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八十章 做人要低調!

第一百八十章 做人要低調!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不得不說,林皓雪的這一手非常驚人,很多人都被林皓雪的這一手給驚得不知道說什麼才好,目瞪口呆的,瞠目結舌的,這些人中間還包括林皓雪新收的小弟公羊宏勝,也包括與林皓雪一起從泰興城來的喬夢容四人。

但是,這很多人中間,只有一個例外。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主動和林皓雪說話的蕭情。蕭情看了看周圍人一個個被驚到的樣子,再看看神色依舊平靜的林皓雪,意味深長地笑了。

然後,他不再理會那些人驚詫的目光,而是一步一步,越過喬夢人四人,越過公羊宏勝,來到林皓雪的身邊,在他身後的位置站定,頓了頓,這才笑吟吟地說了一句:「薛公子,還繼續嗎?」

還繼續嗎?這是什麼意思?繼續什麼?

那些驚訝的人腦子一時間轉不過彎來,都有點發懵地看看蕭情,在看看林皓雪,有點不明所以。

而在聽到這句話之後,林皓雪忽然回頭了,她瞥了一眼站在自己後面的蕭情,眼底暗芒涌動,在這一刻,她忽然明白了,明白了為什麼之前會覺得蕭情的笑意奇怪。敢情,這個傢伙是知道自己底細的啊,他知道自己能夠勝利,他知道自己下一步會怎麼做,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只是,他是誰?

對於林皓雪探尋一般的目光,蕭情絲毫不以為意,不驚也不懼,神色平穩,依舊笑意盈盈,笑容還是穩穩噹噹的,與林皓雪對視,沒有絲毫的退意。

於是,林皓雪也笑了,笑容明媚照人,熠熠生輝,比蕭情的笑意還要穩,還要沉:「蕭兄,你說,我還繼續什麼?」

「繼續你想繼續的啊?比如,挑戰一下玄靈強者什麼的。」在林皓雪的一笑之下,蕭情微微有些閃神,輕輕後退了一步,說道。

「呵呵,蕭兄想多了,我怎麼會想要繼續呢?更何況還是玄靈強者,」林皓雪的笑容來得快,去的也快,頓時斂去了笑容,神情有點嚴肅,語重心長地勸告道,「蕭兄,做人,還是要低調點的。」

做人,還是要低調一點的!?

「噗通」

「噗通」

……

數道倒地的聲音,果不其然,林皓雪的這句話,像是最後一根壓死駱駝的稻草,將周圍本來就已經飽受蹂躪的小心臟給驚得實在受不了,一個個摔倒在地,有的仰面朝天,有的五體投地,不管什麼姿勢,都在努力看向林皓雪的方向,那眼神,彷彿林皓雪做了什麼令人髮指的事情一般,你這叫低調?

一個新生敢於向仙榜第一人口出狂言,這叫低調?

一個新生就一口氣向玄宗前十挑戰,這叫低調?

剛剛進入校門就能夠將玄宗第一的強者收為小弟,這叫低調?

剛剛進校門就能夠單憑一指之力就將九個靈器給毀掉,將靈器的主人給氣的幾乎吐血而亡,這還叫低調?

你這要是算作低調,那其他的人豈不是要直接被埋在土中了?

「看吧看吧?」公羊宏勝望著眼前那單薄瘦小,卻身姿挺拔的背影,眼底充滿崇拜而驚嘆的光芒,神往地說道,「我的眼光怎麼就這麼好,認得老大簡直太牛了,不光實力驚人,瞧這話說的,多麼坦誠,多麼富有哲理啊!」

「今天的陽光真好!」沈昊努力想要從那一層層厚厚的烏雲後面將陽光給扒拉出來。

「這個,還真有意思。」喬夢容那美麗的妙目首次睜得圓圓的,不知道是要笑呢,還是不要笑的好。

……

當然,這些人的反應林皓雪都不放在心上,她依然是神情嚴肅地的看著面前笑吟吟的蕭情,一副語重心長諄諄教誨的樣子。

在她的注視下,蕭情的唇角抽了三下,眼皮動了四下,臉上的肌肉扭曲了五下,終於,那穩穩的笑意給掛不住了,嘩啦,散了開去,神情有些獃滯,有些傻愣愣的。

哼,讓你給我裝!叫你給我玩神秘!林皓雪心裡暗爽,不過,她的神情依然是嚴肅而淡定的,然後,她淡定地從哪些強裝淡定地人群中間淡定地走過,淡定地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林皓雪走後,很多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即便是武器被毀的邵俊風幾人,也是傻了半晌,非常沉默地在公羊宏勝得意的目光中離開了,居然連一句話都沒有說。

「做人要低調。」從這一天起,這句話在聖帝學院傳的沸沸揚揚,成為聖帝學院第一流行語,這些學員們張口閉口都是這句話,而薛浩這個名字也被聖帝學院所有人都知曉,一時間,他的名頭出現的頻率幾乎能夠比得上何凌雲了。

這個消息傳到聖帝學院中修鍊塔最頂層的那位藍衣青年的耳中的時候,正是第二天的中午,藍衣青年剛剛從一次修鍊中結束,走出來的時候,就看到那個興奮的黑臉小弟,然後,從那黑臉青年忍俊不禁的述說中知道了「做人要低調」的典故

「老大,你不知道,這個新生挺有意思的,他現在的名頭可不小啊。」講完這個故事,黑臉青年不由地評價道。

「是有點意思,他叫什麼名字?」藍衫青年在休息室的一個桌子邊坐下,隨口問道。

「姓薛,叫薛什麼來著?」黝黑青年撓撓頭,訕笑道,「這個,老大,瞧我這記性,我給忘了。嘿嘿!」

「姓薛?」藍衫青年的原本漫不經心的神情微微變了一瞬,去拿桌子上那茶杯的手也停頓了一瞬,但是也只有一瞬,粗心的黝黑青年根本就沒有看到,「他是不是叫薛浩?」

「對對,就是這名字。」聽到藍衫青年的話,黝黑青年立刻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