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八十一章 追蹤與反追蹤

第一百八十一章 追蹤與反追蹤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回頭,林皓雪看了看雖然住了七天,卻依然有些陌生的房間,微微笑了,笑容有些耐人尋味的意味,說出去,恐怕不會有人相信,過去這七天,薛浩就在自己的房子,沒有離開過一步。

下一刻,林皓雪忽然抬起腳步,向前跨出一步,就這一步,她便已經跨出了佔地面積非常廣闊的聖帝學院,來到了聖帝學院的大門處,沒有絲毫的停頓,林皓雪便緩步向爺爺傳信所說的那個地方走去。深夜,林皓雪離開了聖帝學院,她的這一舉動幾乎沒有人發覺。但也只是幾乎而已,終究還是落在了有心人的眼中,有幾個一直隱藏在聖帝學院之外的影子,從林皓雪出現之後,就開始迅速移動了起來。

林庚所提到的那個地方,也是就林家十多年前在帝都的舊宅子,對於那個地方,當時年幼的林皓雪自然是沒有任何印象的,她只是根據爺爺在信中提示到的那樣去找,知道那個地方,在帝都的東面,正好和處於帝都西面的聖帝學院是相反的。

已經是深夜了,月亮掛在天空中,林皓雪抬頭看了看當空的月亮,一改往日的急匆匆的腳步,在這樣靜謐而祥和的氛圍中漫步,天空那輪孤月隨著林皓雪的移動而移動,大街的兩旁的樹木在月光的照耀下影影綽綽,為這樣的深夜平添了幾分別樣的風姿,林皓雪覺得,自己喜歡這樣的環境,這樣的環境,讓她的一貫緊張毛躁的心情頓時輕鬆了不少。

走著走著,林皓雪忽然停下了腳步,她抬起頭,彷彿在欣賞天際的那輪圓月,月光下,她的雙眸晶亮異常,也許是月光太亮,竟照得她的眼睛似乎隱隱帶著些許寒芒。林皓雪一直沒有回頭,只是在半晌後,忽然向前踏出一步,這一步,是緩慢的,沒有任何異常的,然而,就在這一步之後,她的身影,從這個黑夜中消失了,無蹤無影,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

「咦,怎麼會不見呢?」在林皓雪消失了一段時間後,終於,在林皓雪原先站立的地方,有數道人影以一種包抄的方式向那個地方圍了過去,有人發出驚訝的聲音。月光下,人的影子是無所遁形的,但是樣子依然成謎,因為這幾道人影都是黑衣蒙面,只留下一雙眼睛,閃爍著有些鬼祟的光芒來。

「大人分明吩咐過的,說這個傢伙有古怪,讓我們務必要摸清楚他的底細,現在怎麼會把人給弄丟了呢?可怎麼辦?」這個聲音很焦急,帶著幾分驚慌,聲音清脆,聽起來是一個孩子的聲音。

「沒事,我們繼續找,他也只不過是一個剛入學的新生而已,能有多大本事,小弟你別慌!」領頭的那個黑衣人也覺察到幾分不安,但是這個時候,他知道自己不能泄氣,便安撫這個第一次出任務的小弟,「別忘了,我們還有這麼多的人呢。」

「大哥,別磨蹭了,趕緊向前去找吧!」又有一個黑衣人催促道,「要是真的把人弄丟了可就麻煩了!」

「三哥說的對,我們還是趕快去找吧!」立刻有人附和,不知怎麼回去,現在他們幾個人都有一種詭異的不安感,想要快速離開這裡,說的找人,不過是個借口而已。

「好的,我們走吧!」為首的那個黑衣人也毫不猶豫的一錘定音,幾人正要挪動腳步,離開原地的時候,忽然,聽到一個詭異的聲音:

「你們,這是要去哪裡?」

這個聲音輕輕淺淺,一點都不難聽,相反,卻非常吸引人,非常好聽,之所以說這個聲音詭異,是因為這聲音來源不明,他們根本就無法辨別出到底是從哪個方向傳出來的,剛才那一刻,他們感覺到那個聲音彷彿就是從四面八方傳來。

幾人面面相覷,頓時被驚得不小,他們能夠被指派出來完成這樣一個任務,實力都是不簡單的,但是,卻無法分辨出對方的聲音來源,這說明了什麼?對方的境界要比他們高出太多,想到這一點之後,他們內心原來的驚一下子都變成了嚇,幾人頓時被嚇得魂飛魄散。

「說!」就在這幾位黑衣人被嚇得不輕,猶疑著要不要立刻逃跑的時候,那個清冷的聲音再次出現,簡單的一個字,卻彷彿飽含著濃濃的怒意,一股驚人的壓力從這個聲音中傳了出來,頓時將幾個實力最弱的人給壓制地直接跪在地上了。

「閣下息怒,我說,我這就說!」被這股壓力給壓制跪在地上的人中間就有最年輕的那位,他向來膽子小,這次也是第一次出任務,聽到這頗具壓力的聲音之後,立刻電聲說道,他一邊這樣說著,一邊還在暗暗安慰自己,不是他膽小,而是這股威壓實在太嚇人了。他確定即便是指派他的那位大人,也絕對不能有這麼大的威壓。這個人的實力既然比大人都要厲害,他就應該識時務者為俊傑。

「你敢說!試試看。」就在他磕頭求饒的時候,領頭的黑衣人冷喝一聲,怒道,他一有怒意,居然頗具威嚴。

「老,老大,」聽到為首黑衣人的呵斥,那個年強的男子幾乎要哭出來了,聲音顫顫抖抖的,「大哥,這個人,這個人……」

他想說,這個人很強,自己幾人不是對方的對手,但是知道自己不能說,要是說出來了,被老大斥責一頓還是輕的,萬一被大人知道,等待他的會是什麼,想都不敢想,所以,他的語氣顫顫,卻什麼也沒有說出來。

「說吧,到底是誰派你們來的?」忽然,那個聲音清晰來起來,方位也清晰起來,正在他們的面前。幾人抬頭望去,看到一個白衣少年翩然而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