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八十五章 入祠救人

第一百八十五章 入祠救人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怎麼了,你?」站在林皓雪身側的蕭情眼疾手快,迅速扶住了林皓雪,然而,這一扶之下,蕭情便感受到自己一股來歷不明的攻擊向自己攻擊而來,那種攻擊並不是身體上的,而是對於意念的攻擊,剎那間,彷彿被什麼東西給入侵他的識海,憤怒、嫉妒等負面情緒頓時從心裡冒出來,頓時一甩手,將林皓雪給狠狠甩了出去。

「怎麼回事?」鐵立群和韋銳志這時候都發現蕭情的不對勁。

「沒事,」林皓雪的身體晃了幾晃,終於站穩了,她瞥了一眼眼睛瞬間有些血紅的蕭情,對鐵立群兩人解釋道,「這個祠堂有古怪,能夠侵蝕人的神智,剛才探查祠堂內部的時候意念進入,就已經被那古怪的力量給侵蝕了,他在扶我的時候,也受到同樣的傷害,所以才會如此反常。」

「原來如此!」鐵立群和韋銳志點點頭,便沒有靠近林皓雪,這時候,蕭情漸漸的眼睛已經清明了不少,他看著林皓雪,眼神中卻有一點迷茫。

「可是,裡面那就是三皇子啊!我們……」看了看林皓雪,再看了看蕭情,韋銳志略微有點踟躇,那副樣子,絲毫沒有一點作為玄仙強者的威嚴,和一個普通的強者沒有什麼區別。林皓雪有些訝異,他怎麼會對這位三皇子如此看重,她看向鐵立群,但是鐵立群卻只是嘆了一口氣,沒有絲毫的意外。

「三哥!」猶豫了猶豫,韋銳志終於抬首,目光灼灼,語氣急切中帶著一些固執,「不論如何,我要進去將三皇子救出來!」

他一說完這句話,立刻就向祠堂的大門撲去,他的速度極快,下一瞬就將掌心放置在那巨大的鐵門上,猛然向前一推。「小心!」林皓雪的一句阻止這時候才說完整,鐵立群的手也剛剛擦過韋銳志衣袖,並沒有來得及抓住。

「呲呲呲呲呲!」好像是觸電的電流聲,韋銳志的身體微微一顫動,五官也漸漸扭曲起來了,身體顫抖而歪斜了,啪一聲倒在地上了,鐵立群趕緊扶住他的身體,拉他離開了那座鐵門。

在鐵立群的攙扶下,半晌,韋銳志方才站穩了下來,扭曲的五官也漸漸恢復了平常。即便已經站穩了身形,韋銳志的眼底依然有著幾分餘悸,再也不敢靠近祠堂的大門。

林皓雪的眼睛微微一眯,剛才那一瞬間,就在韋銳志的手掌與祠堂的大門相觸的那一刻,她察覺到一股隱隱約約的黑色霧氣從鐵門上溢出來了,那黑色的霧氣跟詭異而邪魅,似乎專門克制人的玄力的,這祠堂果然有古怪。

在林皓雪低頭思索的片刻,鐵立群和韋銳志都看向她,剛才是林皓雪說了這個地方有古怪的,然而,對於他們的目光,林皓雪沒有理會,而是看向一直沉默不語的蕭情。

蕭情也一直看著她,眼神沉靜,是林皓雪不曾見過的肅然,兩人的目光相觸了的時候,蕭情微微點了點頭,當然,他點頭的時候幅度很小,不仔細看,是無法察覺到這個舉動的,但是,即便是如此,林皓雪也從他的這個舉動中明白了他的意思,蕭情是同意了她的想法。

「好,這裡的確有問題,但我有辦法克制,所以,讓我來試試吧!」林皓雪微微一笑,對著鐵立群和韋銳志道。見林皓雪主動開口,鐵立群和韋銳志頓時心裡一喜,張了張口,想要說什麼,終究什麼話也沒有說,而是點了點頭。

緩緩閉上眼睛,林皓雪的意念開始運轉起來,一直以來,她都在壓制著黑色珠子,防止它作亂,這還是她第一次主動催動這個黑色的珠子,因為進入這詭異的地方,只有選擇以暴制暴,至少,這個詭異祠堂的煞氣遠遠比不上黑色珠子。

在林皓雪的刻意催動之下,一股極為淺淡的黑色霧氣出現在林皓雪的身體周遭,這股黑色的霧氣極為淺淡,但任何人都能夠感覺到,這股霧氣上面蘊含著極為濃重的煞氣,這股煞氣明顯要比陳氏祠堂大門上的黑色霧氣更加濃烈。

看到林皓雪的身體周圍的黑氣,其他幾人的目光都是微微一顫,不約而同地垂下頭,不知道心裡在想著什麼。

再次抬眼,林皓雪的手已經碰觸在那扇大門之上,頓時,幾人的目光都緊緊盯在林皓雪的身上,眼睛一眨也不眨,不知道這個白衣少年會不會也和韋銳志一樣,被這個煞氣給傷害到。然而,眾人多擔憂的一幕並沒有出現,林皓雪自然而然地推開了那扇大門,似乎在她這裡,那扇大門跟最普通的大門沒有什麼差別。

吱呀一聲,門被推開了,在林皓雪將大門推開的瞬間,韋銳志和鐵立群都看到了跪坐在蒲團上的青衫青年,頓時相視一笑,目光中都是流露出來的狂喜之色,沒有絲毫的猶豫,快步要向陳氏祠堂走去。

「等等!」林皓雪扶著大門,似乎有些疲憊,但還是抬手阻止了他們兩人的腳步,「裡面的煞氣更加重,你們不能進去!」

「那怎麼辦?」韋銳志很焦急地問。

「那麻煩這位公子了。」鐵立群很客氣地道。

林皓雪笑笑,不再說什麼,一步一步,緩慢地進入面前的祠堂,留下其餘幾個人面面相覷。

祠堂裡面的陳設跟在外面看到的沒有什麼差別,依然是那樣的普通,然而,看到和感受到是完全不一樣的,看起來普普通通的一個祠堂,在進入的時候,林皓雪感受到陰森森的冷意,修鍊之人對於尋常的寒冷也酷熱都有一定的抗拒力,按說不應該感覺到冷啊,但是在這裡,卻如此刺骨,如此明顯。

抱了抱雙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