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八十七章 各家表態

第一百八十七章 各家表態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老夫沒有想到三皇子居然會光臨此處,歡迎歡迎!」看到年輕而俊朗的青衫男子出現在這裡,林庚意外之也帶著些許的驚喜,客氣地前道。/

「林家主客氣了。」三皇子親切而有禮地笑著,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樣,沒有半分傲意,與當初與林皓雪初見的態度全然不同,在對林庚打過招呼後,目光便緩緩掃過站在林庚身後的林皓雪,語調輕揚,「這位是?」/

「這是犬子昔日所收的弟子。」林庚笑著,重複了那句被解釋了很多遍的話。/

「哦——」三皇子緩緩點點頭,半晌後,再次問道,「聽聞林家主有兩位孫女,皆是貌出眾,兼之潛力驚人,不知能否有緣一見?」/

聽到這句話,林皓雪忽然抬起低垂的頭,看著對面的這個三皇子,心裡咯噔一下,這個三皇子,莫非,對方知道什麼。聽到這話,林庚也是微微一怔,目光斜斜飄過林皓雪,而後才道,「她們前段時間,攜手外出歷練,至今未歸。恐怕暫時無法前來拜見三皇子,倒讓三皇子失望了。」/

林皓雪與林庚的微微失態,自然沒有瞞過三皇子的眼睛,不過,三皇子烏意涵有些意外這個叫薛浩的少年的態度,不過,很快,三皇子便露出瞭然的笑容,林家的女子據說容貌都是絕色,這位長期生活在林家的薛浩,對某一位小姐心有所慕也是說不定的。/

「哦,那也是我沒有這個福氣。」三皇子笑了笑,好像真的有些失望,也沒有發現林皓雪的神情,與林庚一同進入了大廳之。/

三皇子出現之後,後面似乎再沒有什麼人出現,大廳之的賓客,有很多都是昔日受到林家照拂的平凡家族,但是人非常多,原本都是鬧哄哄的,現在三皇子一出現,頓時安靜了,簡直是鴉雀無聲,連一根針掉在地都能夠聽得清楚。/

三皇子作為皇室人,自然要坐在首位,所以言家蕭家以及陳家都只能來作陪,別人倒還罷了,讓了又讓的陳紹臉色卻越來越難看,但是,這個沒辦法,誰讓自己只是一個下人,而不是家主的直系親屬呢?/

看著林庚笑吟吟地招呼客人,看著那個叫做薛浩的小子一直在林庚的身後作陪,酒宴已經開始,陳紹別提有多憤怒了,恨不得立刻行動,但又有些猶豫,現在的來人太多了,自己要如何才能夠完成家主的囑託呢?尤其是那個叫做薛浩的小子,實在是太詭異,太奸詐了,他現在還是想不通,自己的那麼多人居然都隕落在他的手,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宴席開始後,林皓雪默默坐在林庚的身側,所有人都看出來了,林家對這個叫做薛浩的傢伙非常看重。/

忽然,一直低著頭的林皓雪忽然抬起頭來,淺淺地瞄了陳紹一眼,而後再次低下頭,這一眼,讓陳紹不由心裡發怵,彷彿將自己的心思都看的清清楚楚一般,不由暗道,這傢伙真邪門,陳紹便對坐在他右手邊一名黑衫男子微微搖搖頭,示意不要輕舉妄動。/

陳紹暗的動作,宴席似乎沒有誰能夠看到,但是林皓雪卻看到了,她唇角揚起一抹冷笑,今天,不怕你動作,怕你沒有動作。/

「林家主,」酒過三巡,宴會正酣,蕭情忽然笑眯眯地站起身來向林庚敬酒,還是以晚輩禮,態度很恭敬地道,「十三年前,林家離開帝都的時候,家父曾經斷言,總有一天,林家會再次回來的,那個時候,林家一定會今非昔,現在看來,家父所言果然應驗了,晚輩代表蕭家歡迎林家的歸來,還望將來遇到困難,蕭家與林家可以共同進退。」/

說罷,蕭情便將手的酒一飲而盡。/

宴會一片寂靜,人們都有些意外地看看蕭情,再看看林家家主林庚,然後,都沉默地將手的酒一飲而盡,所有人從蕭情的態度看到蕭家對林家的態度,這便意味著,蕭家願意與林家交好,以後,林家要是遇到什麼問題,蕭家是不會袖手旁觀的,林家何時與向來神秘的蕭家搭線的?看來這林家果真是有備而來啊。/

一些原本想要看林家笑話的家族,這個時候,也都低下頭,偃旗息鼓,打消了原本的念頭。/

對於蕭情的這番話,林皓雪並不意外,既然知道蕭家與蕭真人有關,那麼蕭家對於林家示好這是情理之的,林庚拿杯子的手卻是微微停頓了一刻,但是他立刻再次舉起來,笑著對蕭情道,「蕭公子客氣,請代我多謝蕭家主的厚意,林庚卻之不恭。」/

的確卻之不恭,既然有人對自己表示善意,為什麼不接受呢,更何況,林家再次來到帝都,必然會遇到很多的問題,蕭家的示好,的確是一大助力。/

「林家主的善意,晚輩一定會轉告與家父!」蕭情笑了笑,目光在林庚身側的林皓雪身落了落,不再說什麼,而是坐下了,這次他來這裡,本來是給林家助力的,看到那些原本看似平靜實則蠢蠢欲動的人們都安靜了下來,他的目的也達到了。/

「蕭公子所言在理,蕭家主果然也是獨具慧眼,」在蕭情的話語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之際,大廳這個聲音便極為明顯,眾人循聲看去,都是下巴掉了一地,因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坐在廳最高位置的,那位烏桓帝國三皇子——烏意涵。/

看到眾人的目光都投向自己,烏意涵絲毫不以為意,顯然對於這樣的場面很習慣了,他的態度客氣依然有幾分傲然之意,這種傲然並不是有意而為之,而是從骨子裡帶出來的,他笑,聲音再次傳遍大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