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八十八章 出手斷掌

第一百八十八章 出手斷掌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蕭家和皇室的雙雙表態,讓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了,林家並不會因為剛剛來到帝都勢單力薄,林家的後面,有蕭家,更有皇室人,於是,人們都紛紛向林庚敬酒,一時間,大廳之賓主盡歡,其樂融融。/

林皓雪瞥了一眼言家的那位少主,那位言家少主一直沉默不語,只是偶爾,會將目光投向自己的身,目光深邃而又意味深長。/

不同於蕭家和皇室的高調錶態,這位言家少主根本沒有說話,但是,人們都知道,他能來在這樣的一個場合出現,這本身是一種姿態,所以,即便他不說話,林家的人也不會說什麼。而林皓雪雖然不知道言家其他的人對林家的態度如何,但是她知道,眼前這個面具青年對於林家絕對沒有惡意。/

林庚臉笑意濃重,笑得他的臉本來有的皺紋更深了,他白色的鬍子一翹一翹的,在場的所有人,即便是一個三歲的孩子,都能夠看出來林家主的心情很好。/

到後來,林庚甚至有些不顧身份地一桌一桌地敬酒去了。這次林皓雪並沒有跟隨,其他的賓客雖然覺得林庚此舉於理不合,但都寬容地一笑,表示自己能夠理解。/

「恭喜恭喜!」/

「多謝多謝!」/

一會兒工夫,大廳到處都是這樣的道賀的聲音以及答謝的聲音。/

「陳家主願意派人賀我林家歸來之喜,老夫在這裡多謝了。」到了陳紹的面前,林庚照例舉起酒杯,對著陳紹笑道,現在,他已經喝了不少的酒,面色紅的有些過分,但口齒卻非常清晰,這表明他還沒有酒醉。/

「林家主客氣!」見到林庚到來,陳紹雖然臉色不郁,但依然起身,對林庚舉杯回禮,兩個人看起來,倒像是多年老友,誰也看不出他們兩家之間是有宿怨的。/

然而在林庚起身,想要向下一個人敬酒的時候,意外出現了:/

忽然,林庚的臉色爆紅,那種紅色顏色非常深重,漸漸變成大紅色,原本林庚喝酒多,面色很紅,很多人都沒有放在心,然而,林庚的麵皮卻漸漸顫抖起來,令人心悸,人們這時候才發現他臉的那種顏色,不再像是酒意,反而像是忽然之間重傷一般。/

「哇!」麵皮顫抖著,林庚的一口鮮血噴出,再也站立不穩,咕咚一聲摔倒在地,倒下的後,便再也沒有動過,連掙扎都沒有,也不知道是昏迷不醒,還是死了。/

剎那間,所有人將目光齊刷刷地投向林庚,以及剛剛被他敬酒的陳紹,眼有不解,但這種不解漸漸變成瞭然,陳家和林家原本有舊怨的,這一點,陳家進入四大家族代替林家的時候,已經一目了然了,更何況,陳紹在進入林家的時候,態度可不是一般的囂張呢。/

林庚的意外應該和只不過這陳家的人也未免太過大膽了吧,在林家的歸來宴席做出這樣的事,他到底是有多自信啊?這下好了,看怎麼收場?/

看著眾人不斷轉變的目光,陳紹的臉色也變了,看看那些看向他的眼神,用膝蓋想也知道這些賓客們想到哪裡去了,但是他卻蒙了,雖然他是有暗做手腳的打算,但是還沒有來得及動手啊,再說,在他們的計劃,即便他們真的得手了,暗毀掉了林庚的玄脈,也絕對不會當場出現問題,必定是數日後才會傳出消息,現在這是怎麼回事?/

林家家主在自己家舉辦的宴席突發意外狀況,這是一個意外,卻也是一個極為勁爆的消息,這是有人當場向林家挑戰呢,只是不知道林家會如何處理。這時候,林家的人迅速將摔倒在地的家主扶了起來,探看了一下鼻息才發現,林家主只是昏迷了,並沒有死。/

「我來看看!」在這極端的靜默,在場身份最為高貴的三皇子站起身來,施施然來到林庚的身側,讓其他的人離開,抬起手,一團亮光出現在他的掌心。這時候,人們才想起來,這位三皇子的地位為什麼這麼高,因為他還是萬里挑一的光系玄脈呢,光系玄脈是專門治癒人的玄力,擁有光系玄脈的三皇子在,林家主自然不會有事,這樣一想,原本有些緊繃的氣氛漸漸鬆快了幾分。/

「家主如何?不會有什麼意外吧?」林禾林木以及林海躍都緊張地盯著三皇子烏意涵,臉寫滿了擔憂和關切,林皓雪的目光也是微微一眯,她自始至終都沒有離開原地,但她的目光卻是冷冽而頗有深意的。/

對於這幾人的問話,三皇子沒有說話,而是將手的白色光團一抖,一束光亮將林庚的身體給緩緩罩住了,半晌,林庚的身體微微顫抖了起來,似乎有一些血紅色的東西從他的身體溢出來,緊緊盯著那淡淡的血紅色霧氣,三皇子這才開口:「林家主這是受詛咒了。」/

「詛咒!」話音一落,眾人都是大吃一驚,一時之間什麼話都說不出來,關於詛咒,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這是只有咒師才能夠有能力去詛咒人,不過詛咒作為咒術的一種,卻顯得太過陰狠,有傷天和,一般的咒師也不屑於用,漸漸地,被咒師公認為禁術。現在林庚被詛咒,豈不是說,他們敵人至少也是咒師?還是咒師人人鄙視的敗類?陳家有這樣的人嗎?/

這時候,沒有人有絲毫懷疑烏意涵的話,因為烏意涵的身份擺在那裡,他是絕對不會騙人的。/

「是,是詛咒?而且,看起來,林家主受到的詛咒已經有些時日了,至少也有十年之久了。」三皇子的語氣肯定,聽到這話,陳紹微微鬆了一口氣,十年前的事情,跟我沒有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