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九十一章 恩怨難休

第一百九十一章 恩怨難休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林家殺我陳家玄聖,欺人太甚,這等深仇大恨不能不報,從今日起,陳家與林家勢不兩立,不死不休!」/

從那日林家宴會結束後,陳家傳出這句話來,據說是陳家主的原話,表明了陳家是絕對不會息事寧人的。請大家搜索看最全!現在,距離林家宴會結束已經過去了十天,而這句話,也已經傳遍來整個帝都的每個角角落落。/

即便是大街隨便的一個小孩子,都知道這件事,知道新道帝都的林家與陳家有仇,他們兩從此家勢不兩立,至於間的詳細原委,卻很少有人知道。於是有不少不知情的人,都認為林家的此舉太過跋扈,太過囂張,得罪陳家是自取滅亡。/

只有一小部分人,知道林皓雪殺人的原委,清楚地知道在林家的宴席,陳家暗算林家主在先,後被一名叫做薛浩的少年個當場斬殺,這個叫做薛浩的少年,是林庚那個天才兒子曾經收的底細,現在隱隱然成為林家的主事人。/

而陳家在傳出這個消息之後,並非只是耍耍嘴皮的威風,而是實實在在採取了行動,在說出那句話之後,陳家果然派出了不少人,對林家的人進行截殺,專門針對林家落單的人進行下手,林家畢竟是剛剛來到帝都,雖然舉行了宴會,聲勢浩大,但是畢竟初來乍到,還有很多東西需要採買,這意味著有很多的人需要外出。/

而是這些外出採買的人,總會遇到神秘人群的截殺,說是神秘,不過是因為截殺之人都是寬大的衣袍,遮住了自己的顏面而已,但其實誰都知道,這些所謂的神秘人,除了陳家人之外,還會有誰?/

然而,令所有人都不解的是,面對這麼多的人的圍追堵截,林家的人居然沒有一個傷亡,即便只是一個單獨外出買菜的普通家人,在遇到陳家數十人前來捕殺事,都能夠安然脫身,反倒是陳家的人無一倖免。/

至於到底發生了什麼,卻也無人知曉,只不過,林家的人安然無恙,反倒是陳家的殺手卻越來越少,發生這樣異的事情,讓陳家主心裡驚懼不已,當他發現自己派出去多少人,會損失多少人的時候,臉色別提有多難看了。/

他想不明白,難道林家的人真的個個都是深藏不露?難道當年林家的天才人物林星回來了?不然誰會有這麼大的能量?陳家主陳棠越想越覺得是如此,但他無論如何也不會認為這是有人為林家助力,雖然當初在陳家的宴會蕭家和皇室都對林家表態了,但是他不認為他們真的會為林家出手。/

心裡越想越怕,於是陳家主再也坐不住了,吩咐停止了截殺林家之人,而他本人,則是再次進入了陳氏祠堂的地下室,原本在走向地窖的時候,還有些猶豫,但是在進入地窖之後,忽然腳步也加快了起來,下定了決心為了陳家,要邁出最後一步——獻祭。/

而陳家主不知道的是,此刻,帝都第一酒樓——天香樓,有相對而飲的三人,這三人,兩人白衣,一人青衫。都很年輕,都很英俊,尤其是那個最小的,相貌尤其出眾,這三個人年齡都不大,最大的不超過二十歲,而最小的呢,也還不到十五歲的年紀。/

天香樓,是帝都一滴酒樓,每一天都是客滿,這些來客每一個都是身份不凡的玄者,這些玄者幾乎人人都能夠看到坐在窗邊的那三個人,都能夠隱隱約約感覺到這三人人氣度不凡,然而,不管是誰,哪怕是玄聖,想要仔細去看,卻總是看不清楚這三人的相貌,對方分明沒有任何的遮掩,但是他們是看不清楚對方是什麼模樣,彷彿又一股神秘的能量籠罩著他們,但是,這並不是他們所熟悉的玄力。/

這三人,自然不是別人,正是林皓雪、蕭情和三皇子烏意涵。身周那股朦朧的能量防護罩自然是林皓雪的意念設置的,防止外人聽到他們的交談。/

這一次,卻也是十日以來,他們的第一次聚首,過去的這十日,他們雖然都是各做各的事情,卻沒有任何實際的接觸,但是他們卻能夠心照不宣地合作,這一點,不能讓人不稱。/

「過去的這幾天,多虧了兩位派出人來,才能使我林家之人得以保全,」身著白衣的少年林皓雪,舉起一杯酒,向對面一青一白兩人洒然一笑,道,「薛浩在這裡先干為敬了。」/

說完這句話,林皓雪便毫不猶豫地將杯的酒液一飲而盡,然後向對面兩人舉了舉已經空了的杯子,對面的蕭情的眼睛亮了亮,他可是清楚,這酒,是天香樓的珍,只一杯,飲用之後可以短暫提升一成玄力。/

「薛兄弟這是哪裡的話,陳家的人行事詭異,危害世人,即便沒有薛小兄弟的林家,我們也不會坐視不管的,早晚要出手收拾他們的,可以說,我們現在可是一根繩的螞蚱。」蕭情非常客氣的笑著,立刻拿起自己眼前的那杯酒,也是一飲而盡,喝完之後,還立刻給自己再次倒滿了酒。/

目光戀戀不捨地落在這一杯酒,這一杯酒已經價值萬塊下精石,今日要不是薛浩這個大財主請客,自己還喝不到呢?蕭家雖然說是四大世家之一,要論起玄技玄功什麼的,倒是有很多,偏偏財力還真的不其他的幾家,今天可要多喝一點呢。/

低頭看著酒杯,蕭情還下意識地轉動了幾下,看到其他的兩個人都看著自己,蕭情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移開了放在酒杯的手指。/

「螞蚱?」蕭情的舉動,另外兩人都看到了,林皓雪倒沒有說什麼,但是三皇子烏意涵卻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