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九十六章 昔日仇怨

第一百九十六章 昔日仇怨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站穩後,林皓雪抬起頭,她目光冷靜而凝重,帶著深深的探究,盯著那人唯一露出在外面的那一雙血紅的眼睛,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站在對岸的烏意涵和蕭情原本的緊張,在看到林皓雪脫離了對方的掌控時,頓時消失殆盡,兩人都是鬆了一口氣,因為,他們相信,對林皓雪而言,只要能夠得到身體的自主權,她很有可能反敗為勝。/

「你怎麼會?」那人血紅色的眸子寫滿驚訝,寫滿不解,剛才在那一刻,她分明感受到自己的腦袋一痛,然後,對方逃了出去,腦袋痛,忽然,那人想到了什麼,語氣似是疑惑,「你是咒師?」/

咒師?不知何故,在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林皓雪忽然眼眸晶亮,若有所思的看著眼前被潛藏在寬大斗篷的那個人,那人身材瘦削,個頭也不高,如果不說話的話,沒有人能夠區分出他到底是男是女,如果告訴別人他是女子的話,估計是沒有人會懷疑的。/

看著眼前的這個人,林皓雪的耳邊又想起了當初和海躍叔的對話:/

「那麼來看爺爺的只有陳家主嗎?」/

「大部分只有他,只有一次帶來他的女兒來過。」/

「她女兒?」/

「對,他女兒是個修鍊天才,只是據說小時候,一次意外,臉被傷到了,所以常年蒙面,很少有人看到她的真面目。」/

原來如此,原來是你?林皓雪的臉漸漸籠罩了一層厚厚的寒霜,她看著對方的目光越來越冷冽,漸漸地,湧現了一些類似於仇恨的光芒。那仇恨,居然很深刻。林皓雪的這種轉變,讓對面的人有些驚訝,也讓對岸看熱鬧的人有些驚訝,他們看見過林皓雪的很多面,但是唯獨沒有如此強烈的仇恨氣息。/

「當初,你是下手害了林庚!」在幾人都有些不解的時候,林皓雪緩慢地說出這句話來,這句話,為別人解惑了。/

林庚,對面之人明顯先是一怔,但是很快笑了起來,笑意帶著一些得意,「呵呵呵——,你說的沒錯,林庚的玄脈是我封印的,誰知道那傢伙的玄脈那麼特殊,封印的時候,花費了我不少的功夫呢,不過還好,最後終於成功了,將那些礙眼的傢伙給趕出了帝都。哼,如果不是我受傷在身,當初會殺了他,幹嘛要費這番周章——」/

「閉嘴!」林皓雪絕美的小臉愈加陰沉,眼睛都快要冒出火來,是這個人,是眼前這個傢伙,他當初的舉動將整個林家都給推入絕境。如果不是他封印了爺爺的玄脈,林家何至於被逼離開帝都?要不是他的這個舉動,林家那麼多的玄靈何至於枉死?要不是他,她和姐姐有何至於從小被欺辱到大?/

林家的一切苦難,都是眼前這個傢伙一手造的,她怎能不恨!這個傢伙,該死!/

更何況,這喪盡天良的傢伙,不知道毀了多少家庭,荼毒了多人人的性命,這樣一個噁心至極的傢伙,更是該死。/

「你承認了?很好!那拿命來吧!」林皓雪語調清寒,一柄火紅的大砍刀緩緩在她的手成型,帶著一股股凜然之氣,面對那個藏頭露尾的血魔。/

「林家?你果然是林家的人!姓林的人本該死!」那人看到林皓雪突然出手,沒有絲毫的意外,而是冷笑一聲,語氣居然有著不遜於林皓雪的恨意,「怎麼,聽說林家家主林庚恢復了實力,但卻又受傷了,現在如何?死了沒?」/

他說這話的語氣輕狂,完全不像是能夠以一人之力主宰陳家的興衰背後存在,但是聽到對方這話,林皓雪卻出地冷靜了下來,很明顯,眼前的這個人是在故意激怒自己,自己要是真的被激的失去理智,恐怕對方能夠輕而易舉地對付自己。何必讓對方得逞呢。其實林皓雪還是想錯了,對面這個人對姓林的人,有一種偏執的仇恨!/

冷靜下來的林皓雪緩緩後退,想要將兩人的距離拉到最佳位置,一邊後退一邊將視線掃過那些已經全然昏迷的孩子們,心裡不由地沉重了起來,微微嘆了一口氣,當然這個動作也非常微小,但是,對面那個斗篷人卻看到了,見到林皓雪的悲天憫人的神態,這人頓時一喜,心道,既然她會顧忌這些孩子們,那好辦多了。/

「動手吧!」並沒有退到最佳的位置,林皓雪卻停住了腳步,不再繼續往後退了,因為,在她的身後,正是那些無辜的孩子們。在停住的剎那間,林皓雪的身體微微一動,身形如利劍一般射出,下一刻,手掌火紅的大砍刀已經向那個人砍了過去,這一刀,可以說是力道十足,沒有絲毫的留情。/

「哈哈……」對面那人血紅的眼睛盯著林皓雪的舉動,忽然笑了,只是,這樣笑意很詭異,很陰森,不似人的笑聲,要是真要說這笑聲像什麼的話,恐怕更似鬼的笑聲,可不是嗎,在世人的眼,血魔谷這樣的存在,哪裡算是人,說是鬼,也都只能是惡鬼。/

然而,對面這惡鬼雖惡,實力卻是真真實實擺放在這裡的,在林皓雪的大刀剛剛砍他肩頭的時候,這傢伙的身體一扭一滑,輕鬆地避開了林皓雪的致命一擊,而林皓雪,只是感覺刀彷彿砍到了棉花一般,有力無處出,不得已,狠狠地抽刀回來。/

「即便你能殺光我飼養了許久的血奴,卻也無法傷我分毫,你難道看不出來么?」對面這人桀桀笑著,忽然,身形飛掠而去,撲通一聲,跳入巨大的血池,血池,才是他最大的優勢。/

而在他進入血池的剎那間,整個血池彷彿已經沸騰起來,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