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零二章 坦陳相待

第二百零二章 坦陳相待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不同於其他人的瞬間消失,在回家的路,林皓雪走的很慢。烏意涵等人已經回到皇宮,但是林皓雪卻還沒有離開陳家的百丈遠,因為,她在等人。/

不過,林皓雪的速度雖然很慢,但是她的腳步卻一直沒有停止,腳下的步伐還在繼續,雖然緩慢,但是頗有韻律,在百無聊賴之下,她甚至開始數自己的步伐,走的悠然自得,她知道,後面的那個人一定會追來的。/

半晌,一個白色的影子終於出現在林皓雪的身後,他與林皓雪相距不到一丈,但是那個白色的人影速度卻不再繼續增加了,他的速度也很慢,幾乎和林皓雪的步伐一致,他也在數著向前走的腳步,一步,兩步,三步……/

數著數著,白衣人抬起頭來,眼神複雜地看著前方林皓雪的背影,誰也不知道他在想著什麼,而抬起的那張俊朗的臉,正是蕭情的臉。此刻,蕭情的臉神情很複雜,他似乎在怕什麼,猶豫什麼。的確,他是再怕,他怕得到一個不想要的答案,如果連眼前的這個人都是邪魔的話,那師父所言的希望還是希望嗎?所以,他有些不敢面對。/

林皓雪知道蕭情在後面,但是她沒有回頭,她依舊走的很慢,依舊步伐很有韻律,依舊在數著自己的腳步,她不知道今天蕭情對自己的敵意從何而來,但是她知道,蕭情肯定會來問自己的,那麼,她只要等著可以了。/

終於,蕭情咬咬牙,加快了腳步,他的神情決然,看他的那個樣子,頗有一些破釜沉舟的味道,他快步跟林皓雪,然後,終於問出了自己不吐不快的那個疑惑,「我想知道,在陳氏祠堂地下室血池的時候,你為什麼能夠吸收那裡的能量?」/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刻意加重了吸收這兩個字,問出這個問題,蕭情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眼前的林皓雪,神情居然有點緊張。/

林皓雪回頭看著蕭情,看著他臉的神情,忽然笑了,不答反問,「這是你敵視我的原因?是因為這個你跟了我那麼久都沒有前來?你在擔心什麼?」/

「我想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那樣的情況,請你告訴我,」蕭情的神情非常嚴肅,看著眼前的林皓雪,一字一句道。/

「這對你很重要?」林皓雪好的問。/

「是的,很重要!」蕭情道,停頓了一下,似乎覺得程度不夠似的,加了一個程度副詞來修飾,語氣也再次加重了,「非常重要!」/

「這個,」林皓雪看著蕭情嚴肅的臉色,忽然心頭一動,一個怪的念頭從心裡出現,「是不是跟你的使命有關?」/

使命?當林皓雪提出這兩個字的時候,蕭情的眉頭微微一挑,顯然是沒有想到林皓雪居然會這麼問,他看著林皓雪,看的很認真,那神情很複雜,似乎是欣慰,但是隱隱約約帶著一些警惕,終於,他還是點了點頭,道,「是的!跟我們的使命有關!」/

他說了我們,這意味著他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組織。看到蕭情的點頭,聽到蕭情的回答,林皓雪的心裡有點怪,是感激,也是歉疚,她很清楚,蕭情能夠承認這一點這意味著什麼,尤其是,他還懷疑著自己,這次的承認,那是冒著多大的風險的,那是對她多大的信任,可是很遺憾,她無法報以他同樣的信任。/

再次看蕭情,林皓雪她的眼睛也同樣寫滿了認真,語言誠懇,她說道,「我承認,我有屬於我的秘密,我沒辦法將我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但是,我可以保證,我,絕對不是你所擔心的那一類人,我知道,你們的使命是讓血魔谷、獵魂宗這樣邪惡的勢力永遠消失,其實,這樣點來看,我和你的目標,其實是一樣的。」/

停頓了一下,林皓雪繼續說,「我可以跟你解釋,今天,我之所以能夠吸收那血池的能量,不是出自我的本意,那是寄居在我身體的一個物體所導致的,同樣,我之所以在祠堂昏迷,也是因為那件物體,它想要侵佔我的身體,禁錮了我的神智,所以我才會昏迷。」/

「原來如此,」聽了林皓雪的這番解釋,蕭情終於鬆了一口氣,他的臉色也緩和了下來,轉而問了一句,「那麼你為什麼不將這它丟掉呢?」/

「丟掉?你以為我不想啊?」林皓雪苦笑一聲,道,「可是,自從接觸了這東西之後,我不敢將其丟棄了,因為,這東西已經復甦,破壞力也驚人,如果隨意丟棄,會導致周圍千里都會寸草不生,這還是程度輕的,可萬一它要是被血魔谷這樣的人得到了,一定會被他們大肆利用,到時候,他們橫行,有誰能夠控制?必然給不少人帶來了滅頂之災,當然,你們的煩惱也會增加不少。」/

「這麼說,你是有壓制著東西的方法對吧?」蕭情瞥了她一眼,問道。/

「是的。」林皓雪回答道,她這樣回答,一方面是為了消除蕭情的疑心,一方面也是對蕭情坦然相待的回報。/

聽到林皓雪的肯定回答,蕭情由衷地笑了,「不管怎麼說,你的這番解釋,我選擇相信。我很慶幸,你不是那些邪惡的存在。如果你真的是的話,那麼,對於我們蕭家而言,可是一個毀滅性的打擊啊。」/

「不止是蕭家吧?」林皓雪也笑,「應該是,你們一起的這個組織才對。」/

不過,剛一提到這個組織,林皓雪忽然想起了一個人,立刻側身向蕭情問道,「蕭兄,我想問你一件事,七月阿姨,和你們是在同一個組織的吧?她是什麼身份?」/

「七月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