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零三章 有客來訪

第二百零三章 有客來訪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帝都天香樓的一樓是大廳,這裡跟二樓以的包間不同,這裡的一切都是針對眾多的普通修鍊之人而設置的,環境寬闊,可以容納很多人,食材雖然蘊含的能量不是最高的,但是味道卻異常鮮美,是普通玄者最愛的味道。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所有,天香樓的一樓幾乎天天都是人滿為患,這一天,這裡同樣有不少玄者在集聚,高聲談論著最近的消息。/

「哎,你聽說了嗎,陳家被滅了呢!」一個很普通玄者跟他同桌的同伴小聲說道,尤其是提到陳家兩個字的時候,聲音更是壓得底底的。但是,不管他的聲音如何地,終究還是被其他的人聽到了,這些聽到這句話的人,一個個雖然看似漫不經心地吃菜,但一個個都豎起了耳朵。/

「是啊,剛剛得到消息,這個陳家居然和邪魔有勾結,還專門抓取一些孩子來練功,正是惡毒至極,他們被滅門,真是活該呢。」那個人的同伴義憤填膺地說道,嗓門也不由地大了起來。/

「我說呢,為什麼帝都總是有一些孩子無緣無故消失,原來是這麼回事啊,這陳家能夠做出這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來,果然該死!真不知道是什麼人,做了這天大的好事,為帝都除了一大害。」聽到這話,鄰桌一位漢子忍不住插話道,更加義憤填膺。/

「這你不知道了吧,是林家做的!」人群又有人響應,隱隱帶著幾分知道秘密的得意。/

「林家?怎麼可能,林家才來到帝都多久,有這膽量這本事?」立刻有人不相信,嗤之以鼻。/

「哼,怎麼不可能?林家本是俠肝義膽之人,十三年前,林家在帝都的名頭,難道你們忘了嗎?除了林家,還有誰願意為我們這些普通人除害?」先前說話的那人立刻不忿了,反駁道。/

「你這是盲目崇拜,林家又怎麼了?再說現在的林家跟當初的林家能嗎?現在即便是林家有這份心,可是,有這個能力嗎?你說是林家,你有什麼證據?我認為,這說不定是何家何凌雲少主出面為民除害的。」這人絲毫不相讓,提起何凌雲的時候,語氣帶著隱隱的傲氣。/

「我知道,是林家,前幾天,還是林家的人帶著從陳家救出的孩子們到處尋找家人呢,林家,可真是好人哪!」這時候,有一個較年長的一些的老玄師道,語氣頗為感慨,似乎還在追憶什麼。/

他的這話一說完,人們都安靜了下來,再也沒有人反駁,即便是那些何家的死忠黨,此刻卻也無話可說,畢竟,帶著孩子尋找家人的的確是林家的人,他們都見過,眼見為實啊。/

「林家真的將陳家滅了?」二樓的一間雅室,一位藍衫的青年將剛才一樓大廳的一番話盡數收進耳,這時候,他單手執杯,輕輕問了一句。/

「這個,很有可能吧,」在藍衫青年的下首,坐著一位身穿黑衣服的青年,撇了撇嘴,有點不確定,道,「即便是林家又如何了?雲哥你看,即便在林家這麼風頭無兩的時候,還是與何家有差距啊,何家,到底是帝都第一大家族啊。」/

「高兄所言極是,」在黑衫青年的對面,有一位年齡略小的青衣青年,他不知道想起了什麼,眼底有幾分陰狠,語氣也是狠狠的,「即便是林家又如何,還不是不我們何家,況且,趕盡殺絕,非君子所為,憑什麼當得起這麼多人的讚譽?」/

「凌風,你在嫉恨?還是在仇恨?你現在的心態很有問題,回家後好好靜思一段時日,調整調整自己的形態,不要理會這些事情。」藍衫青年看了一眼青衣青年,淡淡地道。/

「是,大哥。」藍衫青年清清淡淡地一句話,卻彷彿有著無限威儀,那青衫青年苦著臉,但還是立刻躬身回答,不敢再說什麼。一想起靜思,真無聊啊。/

「我只是在想,如果,真的是林家出手的話,會是誰呢?」教訓了自己的弟弟之後,藍衫青年將手的酒一飲而盡,一邊思忖一邊說道。/

「還能有誰,一定是那個薛浩唄,林家還有誰有這麼張狂?」這個語氣帶著一些不屑,是坐在黑衣青年身側的一名頗有姿色的藍裙女子在說話,她提到林家的時候,居然有幾分淡淡的嫉妒。/

「薛浩?」聽到這個名字,藍衫青年微微一愣,然後露出頗有興味的神情來,「這個薛浩是怎麼回事?他跟林家有什麼關係?」/

「這個啊,我知道,」看到藍衫青年向自己看過來,目光柔和,藍裙女子立刻臉露出喜色,不過似乎意識到自己這樣做,太露端倪,便坐直了身子,正了正色,這才說道,「這個薛浩,據說是林家家主的兒子林星當年收的弟子,收為弟子後林星便消失了,薛浩也是隨之消失,也是最近兩年才到林家,這一次林家回歸的宴會,連林家主的兩個孫女都沒有出現,卻是這個薛浩隨著林家主迎接客人。可見這個薛浩在林家的地位有多高。所以,後來,有傳言。」/

「什麼傳言?」藍衫青年很合適宜地露出一個頗感興趣的神情。/

「傳言說,這個薛浩必然與林家的兩位小姐的一位有私情,所以才對林家如此心。」說到這裡,那名藍衫女子露出一抹嘲弄的語氣,繼續說道,「年紀來看,很可能是林家的那位二小姐林皓雪。」/

「哦?」藍衫青年淡淡哦了一聲,不再說話,他的神色平靜,看不出是喜是怒。/

但是黑衣青年立刻瞪了一眼自己身邊的藍裙女子,即便是已經退婚了,但畢竟是曾經的未婚妻,這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