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零四章 言家內幕

第二百零四章 言家內幕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找我?還是我的故人?」林皓雪有些疑惑,會是誰呢?當初和林皓雪一起來聖帝學院的喬夢容幾人,前幾天都已經來過林家拜見林庚了,所以,即便是林家的下人,都已經認識這幾個人。請大家搜索看最全!不過這次下人說話的口氣,來人明顯不是喬夢容幾人的任何一個,這倒讓她一時間猜不出來。/

林家的客廳,茶香裊裊。一位俊秀的青衣男子端坐在客座,與前來接客的林禾有一句沒一句地說閑話:/

「這位公子年紀輕輕有如此修為,即便在帝都這樣的地方,一般家族也培養不出這樣的年輕俊傑啊!想必公子出身必然不凡了?」林禾茗了一口香茗,淡然問道。/

「前輩謬讚了,」青衣青年非常客氣地以晚輩之禮回應,「說到年輕俊傑,林家的薛浩薛公子年紀可算是最小,但修為卻扶搖直,在他的面前,誰還敢以俊傑相稱?」/

「公子客氣,」林禾微微一笑,隨即換了個話題,「帝都雖然尚且算是繁華,但是景物卻是平平無,難免會掃了外來遊人的興緻,公子認為呢?」/

「天下景緻自然各有不同,有人喜愛山的偉岸,也有人喜愛水的溫婉,山水怎樣,景緻如何,端看個人愛好而已。」青衣青年回答地依舊溫和有禮。/

「……」/

向來長袖善舞的林禾有意無意提出一些話題,想要試探這位神秘來客的身份,但是,卻都被這看起清秀的青衣青年給若無其事地擋了回去,青衣青年來找林皓雪有隱秘之事,所以,他不希望自己的身份被太多人知道。/

兩人正在說話的時候,林皓雪來到待客的大廳。她看到這個青衣青年的時候,先是微微一愣,而後,笑了,「原來是你,你終於來了!」/

「薛公子認識這位公子?」迎接客人的林禾一邊站起身來,一邊狀似無意地問道。薛公子,這是林皓雪要求的稱呼,在與何凌雲真正的對戰之前,林皓雪不想以林皓雪的名頭出現在任何場合,所以即便是林家的下人,也都當做他是薛浩。/

而聽到林禾的問話,對面那清秀的青衣公子卻目光炯炯地看著林皓雪,微不可見地搖了搖頭。/

「呵呵,林禾叔,我們當然認識,這是我在外遊覽時認識的一個朋友,」林皓雪看到來人不想暴露身份,便也很配合地笑了笑,對林禾道,「我們好久沒有見面了,今日想要把酒言歡一次,麻煩林禾叔為我們備些飯菜吧。」/

「呵呵,好!我這去準備。」林禾應了一聲,便離開了,他當然知道林皓雪這是刻意在支開他,不想要他知道這裡的事情。唉,這位二小姐已經長大了,不但有了驚人的實力,而且,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子,很快,她會離開了吧?當初這位二小姐可是只有見到自己才會心安呢,可是現在,自己已經不再被需要了吧?這樣想著,林禾不由地有些傷感,但他還是加快了腳步,親自去廚房吩咐需要的酒菜。/

林禾離開後,整個巨大的客廳只剩下林皓雪與對面的那個青年,那青衫青年這才抬起頭,很認真地看著林皓雪,「聽你的口氣,你知道我會來?」/

「是的。從第一次駕著魔靈馬車從我們身邊走去的時候,我知道,你會來找我,只是沒有想到,會是現在,」林皓雪笑著,道,「我說對嗎,言大少爺?」/

眼前的這個人不是別人,也正是當初與林皓雪沈墨蓮等人一起參加仙境之爭時,遇到的那個叫做言柏的同伴,而他,同樣也是言家那位一直帶著神秘面具的言家大少爺。/

「原來,你早知道了?」聽到林皓雪的話,言柏也笑了,不過笑意彷彿帶著一些苦澀,「那我又何必瞞著你呢?我以為,你不知道。」/

「是的,我早知道了。」林皓雪看著言柏,有些不明白他為什麼要瞞著自己,「那次你從我的身邊經過的時候,我感受到一種熟悉的氣息,只是當時沒有想到是誰,後來在聖帝學院報名的時候,你讓著我,我知道是你了,雖然那時候,你已經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遮掩了屬於你的氣息。」/

「只是,言兄,我以為,我們畢竟並肩作戰過,算是有過命的交情,可是,你為什麼要躲著我呢?」林皓雪的語氣隱隱有幾分不滿。/

「唉,一言難盡啊。」言柏眼底的苦澀更加濃郁了,「薛兄你有所不知,在外面,我是自由的,我可以是仗劍江湖的言柏。可是一旦回到家裡,我只能是言家大公子,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言家大公子?這不是挺好的嗎?」林皓雪更加怪了,這段時間,她對帝都的一些大家族慣例有了一定的了解,任何一個家族的大公子,也是下一任的家主。言家大公子,這意味著言柏是言家的下一任家主,既然如此,應該是好事才對啊。可是言柏為什麼會這麼不開心呢?/

「那是因為,你對言家並不了解。」言柏嘆了一口氣,說道,言語之有無限的無奈,這樣的言柏,倒讓林皓雪有點陌生了。在她的認知里,言柏應該是一個堅強有魄力的強者,他一向是自信的,什麼時候這麼不自信了?聽他的意思,他之所以這樣,是因為言家這個大公子?/

不過,言柏並沒有一口氣說完言家的特殊,他好像在猶豫,對此林皓雪便也沒有多問。她知道,既然言柏主動來找自己,那必然會自己將什麼說清楚,她不急。/

「你?」猶豫了片刻,言柏再次開口,不過卻不是說言家的情況,而是反問林皓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