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零六章 一醉方休

第二百零六章 一醉方休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這兩個理由,夠不夠?言柏的言辭鋒銳,目光如刀,但是那雙眼睛在看著林皓雪的時候,卻微微閃了閃,可見他的神情還是有點略微緊張,林皓雪的回答對他來說很重要。請大家搜索看最全!/

「夠了!」回視言柏,林皓雪的回答簡短異常。/

看著終於鬆了一口氣的言柏,林皓雪在心底默默地嘆氣,其實在你說真話的時候,理由已經夠了,我原本沒有想過不幫你,只不過,我是真的把你當做我的朋友,可是你的行為,讓我心裡很不舒服,我所以為的朋友對我只是試探和利用,讓我情何以堪?我可以理解你的處境,但並不代表我能接受你的態度。我不喜歡被人糊裡糊塗地利用,所以才會這樣說話,也許你是對的,畢竟,你是言家的大公子。也許我是錯了,是我感性了,小家子氣了,罷了罷了,這一次吧,從此以後,昔日並肩的情分,當從來沒有過吧。/

「說說你的打算,我會配合的。」林皓雪有些意興闌珊地問,原來朋友,真的不是強求的,同生共死過卻也未必膽肝相照,林皓雪這一刻想起了沈墨蓮,她與沈墨蓮才算是真正的朋友,只是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我想,」言柏聲音微沉,「你隨我進入言家,找個機會,將那個獵魂宗的傢伙給收拾了。」/

「進入言家?」林皓雪皺眉,「既然你們言家那麼複雜,我想要進入,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的吧?」/

「當然不是很容易,不過我有一個辦法,」言柏忽然臉紅了一下,似乎有點局促,有點難以啟齒,停頓了半晌,他才說道,「是,是——」/

是了半天還是沒有是個所以然來,這讓林皓雪頗為無語,也頗感有趣,什麼話讓他這麼難以啟齒?於是開口,「是什麼?」/

林皓雪也不急,所以問的時候聲音很輕,甚至帶著一點誘哄的味道。/

「是我希望你能男扮女裝以我女人的身份出現在言家這樣不會有人懷疑你的身份也不會有人反對你進入言家了。」在林皓雪的輕聲詢問之下,言柏終於說出了自己計劃,不過這句話說的一氣呵成,石破天驚,說的他差點喘不過氣來了。/

「你是說,讓我男扮女裝陪你去言家?」林皓雪的眼睛瞪了老半天,這才艱難地道,廢話,姑娘我是男扮女裝嗎?那是本色出演好不好?/

「是的,」言柏言辭訥訥,很不好意思地說道,「我知道,以你一個堂堂七尺男兒扮成女子,對你而言是恥大辱,可是那也是沒辦法的辦法啊?只有這樣,才能不動神色地進入言家,只有進入言家,才有接近獵魂宗那位的機會,只有接近那人,才能殺了他,只有殺了他,才能挽回言家,才能拯救芸芸眾生。所以,為了我們的計劃,委屈你了,你當是為了芸芸眾生給犧牲了這麼一回吧……」/

剛開始的時候,言柏還有些不好意思,可是說著說著,言柏居然越說越順暢,到了最後,還理直氣壯了起來,彷彿林皓雪不答應是那些邪惡宗派的同夥,十惡不赦一般。/

林皓雪眼睛瞪啊瞪的,瞪得都快要抽筋了,可是那傢伙還正說到興頭,壓根不看她一眼,讓林皓雪一口老血都快要噴出來,在這口老血噴出來之前,林皓雪終於忍不住爆發了,「你給我閉嘴!」/

林皓雪的這一嗓子,吼的那叫個風雲雷電俱出,天地鬼神皆哭,石破天驚,鬼哭狼嚎,威力可不是一般的大,言柏頓時忘詞了,是被這一嗓子給嚇的。/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身高七尺了?」林皓雪看了看自己還沒長成的嬌小身材,繼續瞪眼,「我長得有那麼魁梧,那麼嚇人嗎?」/

「這個,這個……」言柏頓時再次愣住了,堂堂七尺男兒,這可以用來誇讚任何一個男子,怎麼到薛浩這裡行不通了,難不成,他喜歡嬌小玲瓏型的?不對啊,喜歡歸喜歡,難道他自己也想要這樣?言柏頓時覺得自己的腦細胞不夠用了,他想了又想,終究百思不得其解。可憐的言柏哪裡知道,他眼前這位「堂堂七尺男兒」卻是一個貨真價實,如假包換的女兒身,怎麼能夠用男子的標準來衡量呢?/

「好了好了,先不說這個了,」林皓雪立刻醒悟過來自己失態了,立刻臉色恢復了正常,話題轉換地那叫一個順溜,「對了,你們家族的那個獵魂宗的傢伙,也是在祠堂嗎?」/

「祠堂?」言柏差點跟不林皓雪的節奏,意識過來的時候,忽然冷笑一聲,「入主祠堂,大長老他們倒是想呢,可惜,一直有三長老和五長老堅決反對,所以,才一直沒有得逞,不然的話,我們言家可真的徹徹底底地被毀了。」/

「原來如此!」林皓雪瞭然地點點頭,看來言家的正道勢力還不是太弱啊,忽然想起一件事,「那你們的新任家主是那一派的?」/

「沒有新任家主,」言柏瞥了林皓雪一眼,這才解釋道,「原本前任家主去世後,應該由我來繼位,但是那個時候我受到他們的抓捕,自顧不暇,為求自保,只能遠遁他鄉,自然不能自投羅了。長老會,三長老和五長老堅持要等我回來,大長老他們也覺得沒有家主,反而行事更加方便,所有,言家一直沒有新任家主,由長老會來主持大事。」/

「這麼說,你的大公子身份豈不是相當於家主了?」林皓雪的眼睛亮了亮。/

「可以這麼說,在大多數的言家人的眼,我算是擁有一定的話語權。」言柏回答。/

「那好!」林皓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