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一十一章 滅魂咒陣

第二百一十一章 滅魂咒陣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這次的力量肅殺而磅礴,林皓雪一時間只覺得壓力很大,自己的凈化術雖然對這些力量有一定的剋制作用,但是畢竟只是玄聖的玄技,要是真的對這股力量,還是太吃力了些。/

「凈化!」林皓雪的雙掌再動,一道道雪亮的光線從她的手爆發而出,向對面已經列伍成型的,成千萬的靈魂轟去。/

果然,這次,她的凈化術收效甚微,只是傷到了最前面的幾道靈魂體,基本沒有損害到對方的實力。林皓雪的眉頭也皺了皺眉,有幾分無奈,估計也正是因為這樣,面對林皓雪的光系玄脈,那獵魂宗使者才沒有驚懼,反而冷笑。/

其實對這股壓力林皓雪倒不是沒有辦法,只要她願意,丹田的魔珠分分鐘都能將這些靈魂兵卒給吸收掉,給解決掉,可是,林皓雪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讓魔珠再次得到一些怪的能量,那墨珠的實力萬一增強了,真的要將她的身體給奪走,那可太慘了吧,所以,絕對不能動魔珠,雖然那東西在林皓雪的丹田不斷叫囂著。/

在林皓雪心思不斷轉動的時候,那一股股驚人的力道已經越來越大,片刻間已經將林皓雪逼退了好幾步。/

這一退,可失了勢,一瞬間,林皓雪彷彿覺得自己的身體被一股壓力給壓碎了一般,五臟六腑都在翻滾著,她強忍著身體的疼痛,堅持站住,堅決不再後退。/

「砰!」一聲,下一刻,林皓雪已經承受不住,被這股肅然的勁氣力道給逼得倒飛而出,重重地撞在身後的牆壁。/

「哇」一口鮮血噴射而出,艱難地站起身來,林皓雪不再迎接對手的攻擊,而是轉為防守,或者說,是逃命了。林皓雪已經失了先機,所以,只能暫避鋒芒,獵魂宗使者一擊得手,士氣大振。/

一時間,一方逃的辛苦,一方追的興緻勃勃。/

「砰!」/

「砰!」/

「砰!」/

……/

這是林皓雪不斷倒飛而出撞擊到其他物體的聲音。即便是風系玄力加速,但是面對那種無孔不入的力道勁氣,林皓雪還是被一次又一次地逼得倒飛而出,一次次撞擊到身後的物體,如果不是因為她的洗髓別人多,體質遠非常人能,如果不是因為她已經步入玄仙,恐怕連三次都承受不下來已經灰飛煙滅了。/

即便如此,林皓雪的身體已經到處都是累累傷痕。/

「說,誰給你這麼大的膽子?居然敢進入我的地盤?」獵魂宗使者遠遠看著林皓雪,一邊喝道,想要得到更多這位對手的信息。/

但是這傢伙還挺謹慎的,即便他將林皓雪逼得圍著他轉,即便他此刻穩穩佔據著風,但是他卻始終不接近林皓雪的身體,到了現在,他還記得林皓雪還有一頭實力驚人的靈獸,他是防著自己不被偷襲。/

這個傢伙,真是謹慎到了極點,林皓雪心裡暗暗道,可是,你真的以為自己這樣安全了嗎?做夢吧你?雖然狼狽不堪,但是林皓雪唇角的弧度卻越來越大。那是一種智珠在握的笑。/

「你笑什麼?」見到林皓雪的唇角的弧度,獵魂宗使者頓時心裡一跳,厲喝道,現在他已經佔據了絕對的風,按說應該不懼這個臭丫頭才對啊,可是,為什麼會感覺到不安呢?/

「我笑你膽小如鼠。」林皓雪的身體已經像一個破麻袋一般,原本雪白的衣裙都是點點猩紅,那是她自己的血跡沾染的。但是,這一刻,她的神情是睥睨的,她的眼神是傲然的,她的微笑是嘲諷的。/

「你這是在激將,別以為我會當,」獵魂宗強者對林皓雪的嘲諷不加理睬,反而沾沾自喜,「即便我膽小哪又如何?總之是我贏了,你輸了!」/

說著,他的雙手再次輕輕一動,彷彿做了一個揮手的動作,下一刻,一股驚人的吸力從那個罩在林皓雪頭頂的缽發出,林皓雪忽然覺得腦袋一暈,自己的靈魂開始飄飄然,幾欲離開身體,向那個缽飛去。/

獵魂宗使者,這是在吸魂!如果林皓雪的靈魂真的被她吸走了,那可真的完了。一咬舌尖,一陣陣劇痛傳出,林皓雪的神智頓時清醒過來,這一招好陰險,好危險,難怪他能夠吸收這麼多的靈魂之力。/

抬起頭,感受著周圍人那種微微氣流的波動,林皓雪的眼底微微一亮,聲音很低,「很好,時間到了。」/

下一刻,林皓雪忽然抬起頭,迎著那股吸力,正面抗衡那靈魂軍隊帶給她的壓力,奮力向獵魂宗使者奔去,林皓雪所面對的壓力很大,與其說林皓雪是在奔,倒不如說林皓雪是在爬,對,是跌跌撞撞地爬。/

獵魂宗使者先是一驚,然而,在看到林皓雪那副狼狽的樣子之後,立刻冷笑了一聲,一動不動,站在原地,欣賞著林皓雪掙扎的痛苦模樣,這個女子,毀了他好不容易得來的契合的軀體,他恨她,是想要看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

「滅魂咒陣,收!」林皓雪在心底默念,一邊跑著,一邊雙手艱難地做了一個繁複的動作,當然,這個動作做得很隱秘,做完這個動作後,她終於鬆了一口氣,動作也已經慢下來了。/

「我倒要看看,你在搞什麼鬼?」獵魂宗使者心裡感覺到不安,但是依然冷笑著,身體卻微不可見地向後退去。/

然而,在他向後退的時候,驚駭地發現不管自己退多少步,始終只是在原地踏步,糟糕,他心裡暗叫不好,想要逃離,但是已經來不及了。整個樓閣彷彿在動,才一寸寸縮小,不對,應該是,周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