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一十二章 言家整肅

第二百一十二章 言家整肅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半晌後,林皓雪沉著臉將獵魂宗使者連同那滅魂咒陣一起收進一個小瓶子,沒有理會這裡面的東西,準備去外面呢。請大家搜索看最全!她的臉是沉著的,她的心也是沉著的,從獵魂宗的這裡,她並沒有得到能夠恢復何以安的最快的辦法,所以心裡不是很痛快,現在她也只能一步一步來,先找全何以安的靈魂碎片,再看如何恢復何以安了。/

可是,何以安現在的狀態,讓她不能不心急啊,靈魂透明的甚至要第一次見到更加虛弱。可惜,現在的這位獵魂宗的使者在獵魂宗的地位實在很低,雖然她可以確定當初何以安的靈魂被分裂與獵魂宗有關,但是眼前的這個傢伙是在是一無所知的,更加不知道何以安其他靈魂碎片的下落。/

所以說,這次,林皓雪幾乎沒有從這個人的口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因此心裡不免有些失望。/

罷了罷了,辦法總是會有的,至少現在找到了何以安的第三塊靈魂碎片啊,雖然需要修復,但總算是一個好消息,將那個瓶子收好。抬起頭,身形微微一動,下一刻,林皓雪已經離開了那個外面看似精緻,實則內里藏污納垢的精巧小樓,到了院子里。/

來到院子里之後,林皓雪立刻吃了一驚,天哪,怎麼這麼多人?/

是的,院子里有很多人,密密麻麻的腦袋都擁擠在小樓前的一片空間,一個個都抬頭看著突然出現的林皓雪,那些人大多都是言家的一些下人,林皓雪卻將視線放在最前面,而為首的,當然是言柏,而在言柏的身後半步,站著的是五個老者,這五個老者其有三個林皓雪認識,正是大長老,二長老和四長老。/

而另外兩個,她並不認識,其一個看起來很老很老,似乎要大長老還老,皮膚皺皺的,一塊塊老人斑明顯地在他的臉呈現,他的腰背佝僂,一副沒精打採的樣子,令人不由得懷疑他會不會下一秒咽氣了。/

另外一個,與其說是老者,倒不如說是年人來的恰當,他的臉有了年紀滄桑,但是那一雙眼睛充滿精明的光芒,之所以說他像是年人,因為那是五個老者間唯一一個沒有鬍鬚的。/

這兩個人,林皓雪雖然不認識,但是卻不難猜出他們的身份,這必然是支持言柏的三長老與五長老了。/

現在,所有人都眼露驚愕之色,看著施施然走出來的林皓雪,不光眼露驚愕,神情僵硬,那嘴巴張的都能塞進一個囫圇雞蛋來。這些人都用不同神情,同樣的震驚看著林皓雪,此刻的林皓雪,當然是還是美的,五官是沒的說,但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少女,衣服領子被撕開的,雪白的衣服帶著大團大團的血跡來,那不僅僅是美麗,而是帶著幾分驚悚來。/

「那是——雪兒姑娘?」人群,忽然有一個人驚呼道,雖然這樣說著,但是語調實在是有著太多的不確定性,是的,面前的這個女子,與雪兒姑娘的相貌是一模一樣,可是那渾身的煞氣,實在是讓人不敢直視啊。雪兒姑娘是多麼溫和高潔的一個人,怎麼會有如此的煞氣呢?所以,又有了些不確定。/

這個人的驚呼,無疑在眾多的人引起了一陣陣漣漪,人們都有些茫然,這到底是不是大公子的那位心尖尖的雪兒姑娘啊,如果是,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心裡懷著疑問,人們不約而同地將目光投向他們的大公子言柏。/

可是,令人失望的是,大公子的神情怎麼也是怪怪的,看起來,臉色微微發紅,而且,他的手貌似在顫抖,他這是在激動,還是憤怒?應該是憤怒吧,自己心愛的女子被欺負了,這副樣子出現在眾人的面前,怎麼能夠不憤怒呢,於是,有些自認為聰明的人都在心底暗暗點頭,垂下頭不敢再看林皓雪,這要是真的惹怒了言大公子,那可真的麻煩了。/

而林皓雪在看到這些人,也只是最初微微驚了一下下,很快恢復了自己的神情,她也只是在剛剛出來的時候停頓了一瞬間,然後,將那些人視若無物,繼續大步向前走去,這些人是怎麼看她的,她不會在意,反正今天過後,雪兒姑娘要消失了。/

不過,林皓雪在經過言柏的瞬間,腳步微微停頓了一下,聲音也壓得底底的,「裡面的,我已經解決了,剩下的,是你的事情了,還是快一點較好。」/

「真的?」言柏聲音微顫,激動地,林皓雪認為,但是只有言柏知道,在聽到林皓雪的這句話,他首先不是狂喜,而是後怕,看她的樣子,這一戰,勝得很險吧?萬一……/

「嗯,」林皓雪微不可見地點點頭,然後,毫不停頓的繼續向前走,她已經走了很遠一大截,言柏依然愣在原地,頓時醒過神來,立刻追去,「等等!」/

「怎麼?」林皓雪停下了腳步,眉頭微微一挑,見到後面的那些人沒有一個跟來,這才放下心來,有些狐疑地看著忙不迭追來的言柏,「你不趕緊趁機處理家事,追我幹什麼?」/

「我,我,」言柏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連著好幾個我,這才壓低聲音脫口而出,「我想知道,你到底是誰?」/

說完的時候似乎覺得自己這樣太過冒昧,於是立刻解釋道,「我知道我這樣很冒昧,但是我們畢竟已經是朋友了啊,而且我欠了你這麼一個大人情,總要還的不是?」/

「你難道還猜不到么?」林皓雪似笑非笑,「我說了,我叫雪兒。」/

「雪兒,林家?」言柏思索了一下,而後他的眼底漸漸浮現一抹瞭然,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