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一十三章 靈獸歸來

第二百一十三章 靈獸歸來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蕭大少,我要去郊外接幾個朋友,不陪你閑聊了,你請自便。」想了想,林皓雪終究沒有多問蕭情任何事情,而是腳底抹油溜之大吉了。她自然是覺察到了蕭情的異樣,但是她只能不予理會。/

「這麼快?」蕭情有點瞠目結舌,看著林皓雪離去的背影,神情複雜,喃喃低語道,「師父,她真的像你說的那麼重要嗎?」/

如果可以,他希望她一點都不重要,這樣,她是不是能輕鬆一些,這樣,他是不是能保護她了呢?想起她居然一個人進入言府對付那位,想起剛剛那絕世的容顏,蕭情的心裡,忽然覺得堵得慌。他知道她的身份,知道她是女子,但是依然沒有想到她居然如此之美,美到讓人心酸,美到讓人無力,美到讓他絕望。/

真的有那麼重要嗎?已經離開的林皓雪自然不知道蕭情此刻糾結,她已經向著郊外走去,剛才固然是真的想要躲避蕭情,但是去郊外接朋友倒也不算全是假話。在剛剛走出言府的時候,她有感受到神識之間有人說話。是烈風小火他們的聲音,她讓他們在帝都的郊區等著,因為,一個靈獸要是出現在強者如雲的帝都,那會很危險的,尤其是玄仙級的靈獸。/

她要去外面接烈風豹他們,林皓雪走的很快。一位非常美的女子,一身血衣,衣服還有一些被撕裂的痕迹,走在大街,想要不引起別人的注意,那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向外走的時候,林皓雪終究還是引起了一陣陣的轟動。/

「天啊,這大概是天的神仙了吧?」有人道,由衷地驚嘆。/

「你眼睛有問題吧,神仙哪有這麼凶的,我看是惡魔還差不多。」有人沒有好氣的反駁,不過這聲音聽起來怎麼酸溜溜的,嗯,聽這聲線高,聲音脆,是女的,應該還是個漂亮的女的。/

「呸,什麼惡魔,有這麼好看的惡魔嗎?」先前的那人立刻斥責道。/

「也許是仙,也許是魔,總之不似咱這凡塵俗人,今日得見,也是開眼的很哪——」這語調,拉的長長,估計八成是搖著摺扇的酸儒人。/

「這一身煞氣,罕見,難得。」語言精準,短促,應該是修殺伐之道的強者。/

……/

這些聲音一點點傳進林皓雪的耳朵里,但是林皓雪似乎並沒有聽到,繼續一點點往前走,初始,人們雖然圍著林皓雪,跟著林皓雪,議論著林皓雪,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來與林皓雪答話。/

然而,漸漸的,人們似乎不甘於只是議論,觀看,人越來越多,終於,有大膽之人忍不住前跟林皓雪答話,「嗯,這位,姑娘,在下柳家的柳齊,未知姑娘芳名?」/

林皓雪停下來,抬眼看眼前的這個年輕人,藍衣,相貌俊朗,手持摺扇,看著林皓雪的眼有驚艷,試探,還有隱隱的興奮與火熱。看起來,雖然不喜歡,但也不是那麼討厭,林皓雪忽然起了玩心,笑了。藍衣年輕人看著她,見她的目光清寒,不由地心裡有一點點發怵,這目光,特嚇人。然而下一刻,她忽然笑了。/

這一笑,緩緩地在那張絕美的小臉暈染開來,潤潤的,亮亮的,恍若百花齊放,恍若日月同輝,不,這些都出現,恐怕也不足以形容她此刻的容顏。所有人,都只是覺得自己的腦袋暈暈的,眼,只有眼前這個女子的笑顏。/

耳邊似乎想起了翠珠落玉盤的聲音,清脆帶著點婉柔,「我叫,雪兒。」/

我叫雪兒/

雪兒/

人們都覺得腦袋有點發懵,心底里喃喃重複著這個名字,果然好名字,雖然簡單,但也只有這樣的一個女子,才能當得起如此簡單卻又孤絕無雙的名字啊。/

半晌,這些人才回過神來,眼前哪裡還要那個叫做雪兒的絕美女子啊,有的,只是圍在一起的眾人的面面相覷而已。/

「天啊,我不是做夢吧?我好像見到仙女了?」半晌,一個最底層的漢子忽然喊道,說話的時候,他還揉了揉眼睛,仔細看了看前面,依然什麼也沒有,便又有些不確定了。/

「我也看到了。」這人的話立刻得到了響應。/

「對,我也是。」/

「我也是。」/

「哼!我不但看見了,」那位柳家的公子柳齊搖著摺扇,語氣不乏得意之色,慢吞吞地道,「我還跟仙女說話了呢?」/

柳齊的這句話,果然得到了幾乎所有人羨慕的目光,不少人都有些後悔自己當時的膽小,不然的話,跟仙女搭話的不是自己了嗎?/

於是,這一天,一個叫做「雪兒」的天女,在帝都曇花一現的傳聞迅速傳遍了帝都的大街小巷,乃至於各個侯門士族家的後院。/

這時候,林皓雪已經到了郊外的接應點,她只是覺得好玩,在說了那句話之後,藏入了空間之,看著眾人傻愣愣的樣子偷偷笑了,看在不論那一世,都說美色誤人,看來果然如此,沒有例外。/

「嗯?主人,你在笑什麼?」一個聽起來有些粗獷的聲音傳進了林皓雪的耳朵里,這個聲音有點沙啞,帶著濃濃的好。/

「哼,主人想笑笑,哪裡需要你來過問了?多事的酒鬼!」一個清脆悅耳,嬌俏可人的小丫頭的聲音,很沒好氣地斥責,針對性非常的強。/

「小火,你少說一兩句吧。」清冷好聽的男子的聲音,聽起來都覺得清涼,卻不覺酷寒,很舒服。/

「冰哥哥,我是看不慣他那樣子,你看,主人都沒有說什麼,」嬌俏女子似乎是不悅得撅起了嘴,這是在撒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