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一十六章 玄靈第一

第二百一十六章 玄靈第一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半晌已經過去,在卓成周被折磨地奄奄一息,慘不忍睹的時候,林皓雪終於停下來了,不再揍人。請大家搜索看最全!當然,她停下來的只是意念之力,在別人看來,她自始至終都沒有動過。/

看著卓成周緩緩地落在自己身前不遠處,身體傷痕纍纍,看起來有點慘,林皓雪的眉頭挑了挑,聲音卻是輕輕的,「你可服氣了?」/

「我,」卓成周的嘴剛張了張,想要說什麼,但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哇」地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顯然是受到了不輕的內傷。努力壓下還要繼續噴出的鮮血,卓成周抬頭看向林皓雪,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居然很努力,很認真地點了點頭,幅度很慢,但很認真,所有人都看出來了。/

「呃。」看到卓成周的點頭的這個動作,林皓雪非但沒有得意,反而楞了一下,說實話,剛開始看到卓成周自己那恨之入骨的樣子,她以為卓成周要與自己死磕到底呢,沒有想到這麼快服氣了,可是,這麼容易,是不是又是什麼詭計呢?/

相與林皓雪的發愣,對於卓成周這個點頭的舉動,周圍那些圍觀者非但沒有驚訝,反而都是認同地點了點頭,眼睛都看向林皓雪,看林皓雪接下來的舉動,不知道她會不會接受,然而林皓雪卻什麼也沒有做,反而是一副愣愣的樣子。/

「咳,咳咳。」看到林皓雪的樣子,卓成周心裡一急,猛咳了幾聲,再次咳出一口鮮血來,這次咳出鮮血後,終於能夠順利的說話了,他盯著林皓雪,「是的,我服了,你接不接受?」/

接不接受?這是什麼跟什麼啊,林皓雪仔細打量著眼前的卓成周的眼睛,並沒有從他的眼底看到恨意和憤怒,只有一些期待和不安,期待?不安?這又是為什麼?林皓雪再次懵了。她揍人的時候,倒是理所當然的,理直氣壯的,可是這揍完人的後果,怎麼覺得這麼詭異呢?對於卓成周眼底的期待,她怎麼覺得有些心虛呢?/

「薛公子!」在林皓雪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人群有一個輕柔的聲音緩緩傳了出來,林皓雪看過去,見到對方是一個非常美麗的碧裙女子,女子的容貌起喬夢容,似乎還是略略有所不及,但是渾身散發著一種非常溫柔的氣質,溫柔到幾乎能夠沉醉一般。簡直太溫柔了。/

都說男人如山,女人如水,眼前的這個碧裙女子,正是最能夠將女人如水這四個字表達地淋漓盡致的人,林皓雪毫不懷疑,這個女子,絕對是水系玄力的強者。/

而在這個女子出現的時候,周圍的圍觀者全都靜了下來,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地看著眼前的這個碧裙女子,半晌後,才有人底底地出了聲,「孟惜兒,是她?」但是,也只有這麼一句,並沒有人應和,然後,再次陷入了沉寂。/

孟惜兒,那是誰?林皓雪不知道,於是她看著對面這個溫柔的碧裙女子,直言相問,「你是誰?」/

「我叫孟惜兒,承蒙幾位朋友相讓,目前暫居玄靈強者第一。」女子笑吟吟地說道,聲音很溫柔,彷彿能夠滴出水來一樣,她看著林皓雪,眼神,似乎有淺淺的探究的味道,還有幾分讚歎。/

「哦。」原來她是玄靈第一。因為玄宗強者第一,是公羊宏勝這樣一個粗獷威猛的男子,所以,林皓雪以為玄靈第一也會是一個強悍的男子,但是沒有想到,居然是一個如此溫柔的女子,輕輕哦了一聲,林皓雪瞥了一眼在自己的身前的卓成周,聲音也淡了幾分,「這麼說,你是來找我試的?」/

「不,薛公子誤會了?」孟惜兒依舊溫婉地一笑,解釋道,「聽聞次薛公子一舉打敗了玄宗前十,這次聽到薛公子叫卓成周出來,我們幾個便知道,薛公子一定會找我們的,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不出來呢?所以,我們自己便出來了。」/

林皓雪眉頭挑了挑,沒有言語,聽她的話,似乎不像是要與自己一戰,那他們出來是為了什麼?/

「剛才看到薛公子與卓成周的一戰,」孟惜兒的美麗的嘴角不由地抽了抽,剛才的情景,說是一戰太客氣了,直接是胖揍啊,不過,她迅速將唇角的弧度彎到最好看,繼續道,「我們幾位便知道,我們絕對不會是薛公子的對手,所以,我們甘願認輸。」/

啥,揍了一個卓成周,將所有的玄靈前十都給擺平了,有這麼簡單的事?林皓雪狐疑地看著對面,見到有八個年輕的男女都出現在了孟惜兒的身邊,這幾位相貌各異,但是,神采卻都很出眾。他們沖林皓雪露出一個和善的微笑,表明了自己的確沒有一戰的意思。/

「那他這是?」林皓雪收回了打量的目光,指了指不遠處似乎微微彎腰向她行禮的卓成周,有些不解地問道。/

聽到這一句話,卓成周那好不容易停下來的咳嗽聲,再次急促地開始了,這一次,咳得肺都要咳出來了一般。這算什麼?敢情自己的表了半天的態,人家沒有弄明白?而聽到這句話,周圍人都震驚了,孟惜兒身邊的幾位都是神情古怪地看看林皓雪,再看看卓成周,甚至有一個女子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聲來了。/

「這個,」孟惜兒溫和柔雅的唇角不由地再次抽了抽,定了定神,她繼續淡定地說道,「薛公子不是收過一個小弟公羊宏勝的嗎,他的意思,其實和那公羊宏勝是一樣的。」/

頓了頓,她又加了一句,「其實,我們也是同樣的意思。」/

原來如此,林皓雪明白了,原來這個卓成周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