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一十九章 玄仙儀式

第二百一十九章 玄仙儀式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聖帝學院最重要的日子是什麼?拿這樣的一個問題去詢問路人,無論是一個耄耋老人,還是一個三歲孩童,得到的答案都會是一樣的,那是——玄仙儀式。/

的確,玄仙儀式很重要,它是聖帝學院,乃至整個烏桓帝國最為重要的一個日子,它意味這個國家,這個學院有沒有機會繼續存在下去的資格,有沒有突破的機會。/

那麼,玄仙儀式到底是什麼呢,難道僅僅是一個儀式?答案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所謂的玄仙儀式,說白了,其實是一個選拔賽,是通過這樣的一種方式,將烏桓帝國優秀的人才選拔出來,然後,通過一個特定的方式,送往南嶼的個大宗派去。/

南嶼的國家繁多,烏桓帝國只是187個下等國家,一個非常微不足道的國家,在整個南嶼,除了下等國家,還有等國家,等國家,乃至一些頂級的超等大國。而南嶼的那些超級大宗派的子弟們,是從這些國家選拔出來的。/

因為國家是在太多,而烏桓帝國又實在太小,所以,這裡的人才想要從這麼多國家的眾多人才脫穎而出,其難度何其大?/

當然,要是烏桓帝國的人才能夠被那些大宗派看重,並且收為弟子,那麼,超級宗派所給予的賞賜,足以讓烏桓帝國整整提升一個檔次。也是因此,玄仙儀式,很重要,不光是對於烏桓帝國很重要,對於任何一個國家來說,都是很重要,都是一個神聖而*的儀式。/

這一天,風和日麗,天氣很好,而這一天,是聖帝學院,乃至整個烏桓帝國,一個非常重要的日子。因為,這一天,是玄仙儀式開始的日子。整個聖帝學院人滿為患,人們都是興奮的,激動,整個學院的氣氛是歡快的,火熱的。/

在聖帝學院的演武場,被額外開闢出來一片巨大的空間,玄仙儀式在這裡舉行,這裡,足以容納成千萬的人,這是聖帝學院專門為那些外來參觀者特意準備的地方,即便如此,依然人滿為患。/

不過,這一處空間雖然人潮湧動,但是有幾個特定的區域卻人際疏朗,是普通人的禁區,如,那高大而寬闊的擂台,如,那能夠將擂台的一切盡收眼底的貴賓坐席,貴賓座設置在一處高台之,面坐的自然都是一些舉足輕重的人物。/

高台之的人物不多,有隻有四個,最引人眼球的是一個白衣飄飄的年美婦,美婦柔美帶著幾分威嚴,正是聖帝學院的院長辛傲藍。另外一個引人注目的則是一個身著金黃色龍袍的年男子,男子的相貌和氣勢都很威嚴,起辛傲藍還要略勝一籌,這個人,正是烏桓帝國的皇帝陛下烏空城。/

無論是聖帝學院的院長大人,還是烏桓帝國的皇帝陛下,在這個烏桓帝國,都算是身份非常尊貴的頂級人物,任何一個人都有資格坐落在主位。然而今天,辛傲藍也好,烏空城也好,都沒有坐在主位,而且,他們只是在作陪,在他們兩人的間,作者一個神情倨傲的白袍男子,白袍男子很年輕,看起來只有二十**歲,相貌有幾分俊逸,姿態也算翩然,只不過,那傲然的神情很是讓人不喜。/

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是什麼身份,辛傲藍和烏空城都對他客氣而有禮。/

高台最後一個人,也是最下首的,是一位俊俏的藍衣青年,青年身又有利劍出鞘般鋒銳的氣質。而看到他的那一刻,底下的所有年輕人都是一片嘩然,似乎很激動。他是台最年輕的一位,對於院長和皇帝陛下來說,他只能是一個晚輩,但是,作為一個晚輩,卻能夠坐在高台的,這本身是一種殊榮。/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烏桓帝國年輕一代的精神領袖,烏桓帝國的第一天才,名揚整個烏桓帝國的人物——何凌雲,何凌雲的神色淡淡地看著場的一片嘩然。/

此時,台下熙熙攘攘,台卻一片安靜。/

「開始吧!」院長辛傲藍看著已經走了擂台的副院長,沖他點了點頭,示意儀式的正式開始。/

在副院長的主持先,擂台已經有不少的學員們開始參戰,一場場的試不斷舉行,整個演武場,氣氛都異常火熱。/

與演武場的火熱氣氛相,聖帝學院的新生居住的院落,卻是寂靜無聲,幾乎人都去參加這難得一見的盛大儀式去了,只留下一處處非常空曠的房間。/

而在某一處空落的房間里,卻有正在等人的白衣少年,和剛剛趕來的黑衣少年在說話,這兩個人,自然是林皓雪,和專門前來見證林皓雪人生路目標實現的沈墨蓮。/

「這一戰馬到了,你已經為此準備了兩年,我相信你一定會贏得,」沈墨蓮看著依舊一身男裝的林皓雪,好的問道,「這次,你打算林皓雪的身份去,還是以薛浩的身份去?」/

「我么?」林皓雪微微側頭,雖然是男子的裝扮,但是一張臉卻顯露出柔和完美的弧度來,「林皓雪是沒有資格與何凌雲對戰的,所以,在開戰之前,我只能是薛浩。」/

回頭看了看神色好的沈墨蓮,林皓雪笑了,「墨蓮,謝謝你,謝謝你能來,我很高興,你能夠在這樣的場合出現。」/

林皓雪的笑意溫暖,她知道,沈墨蓮來這裡必然受到了很多的阻礙,但是,她只是說謝謝,卻也沒有問,一來,她知道,即便是她問了,沈墨蓮也未必會說,二來,她也明白有些事情不一定要訴諸於口,心裡明白夠了。/

「你客氣了,」沈墨蓮也回給她一個溫暖的微笑,「我們是朋友,所以,這樣的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