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二十章 我來了

第二百二十章 我來了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指點,副院長這句話很巧妙,他用的是指點一詞,也在無形將何凌雲的地位推動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同樣,薛浩的地位也被貶低了不少。請大家搜索看最全!只不過這一抬一貶實在是太過隱晦了,所以,幾乎沒有人注意到他言辭的深意,而即便有很少的一部分人注意到了這一點,卻也都是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不會說出來。/

畢竟,何凌雲的身份地位都在哪裡擺著呢。/

烏桓帝國第一人與聖帝學院仙榜第一人的這次對決,可以說是萬眾矚目的。在這一刻,根本沒有人想起,在薛浩之前,曾經也有人與何凌雲有過一個玄仙儀式之約,那個人,是林家的二小姐林皓雪。/

即便有人想起了,也只是認為她是沾了薛浩的光,是薛浩向何凌雲發起挑戰的一個原因,冠之以紅顏禍水之名,然後一笑了之,不再理會。/

高台,一襲藍衣的何凌雲終於站起身來,他環顧了一下四周沸騰的人群,笑了笑,笑意洒脫。然後,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下一刻,已經穩穩地站在偌大的擂台,周圍的空間,連一點點波動都沒有,他站在那裡,一點都不違和,彷彿他本來應該站在這裡一般,拂了拂衣袖,淡然的雙目之隱隱藏著睥睨天下的傲氣。/

一瞬間,全場嘩然,人們都很激動,終於再次見到何凌雲要動手了,終於見到了傳聞的何家公子,一時間,人人都極盡讚美之詞來讚揚他們心的神話,將氣氛調到了一個非常熱烈的程度。/

在眾人的讚美聲,只有何凌雲的眉頭微不可見皺了皺,因為,這個時候,薛浩依然沒有出現,也因為,他不喜歡等人。/

人的洞察力都是驚人的,尤其是面前戰的是你崇拜的或敬佩的或喜歡的人的時候,這樣的洞察力尤其驚人,所以,何凌雲那微微皺眉這一動作雖然微小,卻很快被台下的眾多觀眾發現了。同時,他們也都想到了何凌雲不喜歡等人這一習慣,直到這時候,人們才發現了薛浩居然還沒有登場。/

於是,在人群又引起了一場竊竊私語的波動,不過,相與對何凌雲的讚歎,針對薛浩的,卻是極盡鄙夷之言辭。/

「這個薛浩怎麼回事,怎麼還不來?」不滿的語調。/

「不會是逃了吧!」鄙視的語氣。/

「哼,不是為了這個資格出盡了風頭了嗎,這算怎麼回事?」依然是蔑視而嘲諷的語氣。/

「可能是見到何公子的風采,被嚇怕了吧,哈哈——啊!」這人先還是笑著,忽然變了,成為驚呼,這個轉折太過僵硬,顯得非常不自然,非常古怪,自然也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周圍的人順著他的視線看去,看到的是擂台忽然多出來的薛浩。/

一瞬間,人們都覺得驚訝,剛才,什麼動靜都沒有聽到,他到底是怎麼台呢?同樣的事情,何凌雲做出來,那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其他人做出來,可有些怪了。/

只見擂台之,一身白衣的林皓雪翩然站立,她容顏靜好,姿態嫻雅,一瞬間,讓所有人都只是覺得眼前一亮。其實薛浩這個人,有不少人見過,也許是當時他做的事情太過驚人,讓人在驚詫間來不及注意其他。直到這一刻,人們都忽然覺得,這個人居然如此好看,滿身的卓然風華,居然令人目眩。原本這樣的美貌生在任何一個男子的身,都會讓人感覺到浪費的。可是偏偏在他的身,讓人覺得本該如此。/

何凌雲也打量著眼前這個剛剛出現的白衣少年,眼底生出的是男子對男子的美貌與風采的欣賞與讚歎。起次在蘇黎城的酒樓相見,薛浩無疑是長高的不少,氣質與容顏起當日自然更加出彩,令人欣悅。他的目光微微凝了凝,雙手微微拱起,行了一個常見的禮,「薛兄果然來了。」/

殊不知,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台下的人們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了,他們可是一點都沒有見過何凌雲向任何人行禮啊,居然,居然……/

不過林皓雪卻並不知道這一點,即便知道了,大概也不會在意吧,她的目光掠過何凌雲微拱的雙手,落在了他那清秀而稜角分別的臉,落在那筆直而挺拔的身姿,思緒翩然。/

剎那間,她想起了很多:想起了泰興城初醒時聽到的「何家」那兩個字時的心情;想起了林家客廳何家二家主何冠雄的人提出那噁心條件時的憤懣;想起為了那一個三年的約定她拚命越級戰勝何龍,卻讓自己險些長睡不起的情景;想起了魔獸森林的煎熬;想起了仙境之爭的浴血奮戰;想起了蘇黎城酒樓的初見何凌雲是的沮喪;想起了進入暗之仙境後的一幕幕,想起了……/

從她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兩年了,兩年說長不長,說短卻也不算短,在這兩年,她沒有一天不是為了打敗他而努力、而拚命修鍊。這一天,終於到了。那,好好地做這一個了解吧!她笑了,唇角的那抹輕輕揚起讓她一瞬間美的驚心動魄。/

「是的,我來了!」她說。/

我來了!我來,是要打敗你的,我來,是要完成兩年來的執念,我來,也是想要擺脫你帶給我的種種壓力,從此以後,我們各不相欠,我要走向更廣闊的天地。心念這樣一動,林皓雪忽然覺得自己的心境又有了新的突破。於是,她的唇角輕輕揚起。/

那一笑,眾人都有些愣神,何凌雲也有些愣神。/

眾人是沉迷在那一笑驚人的美所帶來的震撼之,而何凌雲,則看到了更多,他從那一笑,看到了釋然,看到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