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二十二章 破領域而出

第二百二十二章 破領域而出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擂台,何凌雲只是靜靜盯著她,不說話,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林皓雪同樣不言不語,但是心裡頭卻隱隱約約有一種危機的感覺,她雖然說拭目以待,但是卻也不敢掉以輕心,兩兩人對峙著,不言也不語。

然而,高台之的幾人,在看到何凌雲靜下來的時候,卻有著不同的反應,辛傲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不再警惕,而是走向了自己原本的位置坐下了,看她那神情,似乎對何凌雲非常自信。

「他這是,」烏空城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她的身邊,不甚確定地低聲詢問,「難道他要用那一招了嗎?」

辛傲藍點點頭,「看他的樣子,似乎是要用那一招了,雖然他領悟了時間不爽很長,但威力卻不小,對他而言,的確是個殺手鐧,次與他過招,在這一招,連我都狼狽不堪呢。」

說道自己的這個得意弟子,辛傲藍的話不覺地多了幾分,有點自豪,可能是想起的當時對戰的場景,她一邊說著,一邊搖頭失笑,抬眼看了一眼擂台,由衷贊道,「不過,能夠逼得雲兒將這一招都使出來,這個薛浩,也很不簡單了。」

「只是不簡單?你確定,他一定會輸?」烏空城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淡淡地瞥了一眼林皓雪,然後說了這麼一句。

「難道你認為他還有機會贏?」辛傲藍怪地看了看烏空城一眼,問道。而烏空城卻沒有再說話,他沒有告訴辛傲藍,他是覺得這個少年會贏,不是有機會,而是一定會,想當初,那個人沒有輸過,無論多強的對手,都沒有輸過,只是……

想起那個朋友,烏空城的神情有點恍惚,到現在為止,他都一直不知道當初他為什麼要離開,在他的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隱隱覺得,他的失蹤很可能與他那個神秘絕美的妻子有關。

擂台,林皓雪忽然感到一股了冷意,抬頭看了看,頭頂的太陽照得正好啊,但是,她卻感覺到很冷,這很不尋常。她是修鍊之人,已經經過洗髓,身體的強橫程度遠遠超過了一般人。一般寒冷的溫度,對她根本構不成什麼威脅,甚至,連感覺到感覺不到。可是現在,她居然到了打寒顫的地步,還是在驕陽當空的時候,這怎麼能夠不詭異呢?

這是他的攻擊么?林皓雪的雙眼眯了眯,看著對面的何凌雲,果然,何凌雲原本隱藏在後面的雙手此刻已經放置在身前,左手詭異給高高舉起,掌心向下,做出覆蓋的樣子來,似乎有隱隱的白光從他的手心逸出,而右手,則平平放置著,掌心是清新的冰藍色。

即便不知他在做什麼,但一點都不難猜出,這是何凌雲很強的一次攻擊。兵來將擋好了,林皓雪運轉著火系玄力,努力讓自己不要感覺到那麼冷。她不知何凌雲這一次攻擊到底是什麼,也無法早早做出判斷進而應對,現在,她只能選擇以不變應萬變。

「聖光普照,萬里冰封!領域,成!」忽然,何凌雲緩緩開口,態度虔誠地說出這樣的一句話來,而在這句話出口的同時,他的兩手間已經形成一個怪的光圈來,下一刻,他將這個光罩向林皓雪全身落下來。

「這是,領域?」在聽到何凌雲的這句話的時候,林皓雪的臉色一變,喃喃低語,迅速向後退去。領域,她是知道的,這是突破仙王之後才有資格領悟的一種能力,能夠將人困在自己所創造的領域裡,被困之人要如何,幾乎都在創造領域之人的一念之間。

林皓雪雖然在幾天前堪堪突破的仙王,但是,因為時間緊迫,她根本沒有來得及領悟屬於自己的領域,對領域的認識不夠,在這個時候,她如何能夠避開呢?更何況對方來勢兇猛,想要避開,已經不可能了,她根本來不及做什麼,下一刻,已經被罩進對方的領域之。

領域之內,似乎又是一處空間,與林皓雪的神秘戒指的空間有一點相似,但是這裡卻很單調,這裡,只有兩種東西,是光和冰,除了這光和冰,她看不到任何其他的東西。

光是冷的,而冰是亮的。與神秘的戒指空間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是,這裡環境也好,能量也好,總之,一切對她沒有絲毫的善意,她能夠感受到這裡面一種隱隱的意念,那是困住她,攻擊她。

這樣的感覺林皓雪一點也不意外,想像也是,現在這領域是何凌雲的,而何凌雲卻是她現在的對手,怎麼可能對她有善意?

觸目之處,都是冰藍色和白色,很單調,也很冷,周身的冷意似乎加重了,林皓雪正要將自己的火系玄力運轉起來,從而抵抗這股刺骨的寒意呢,忽然,在她心底想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領域之內,要順勢而為,不能對抗。」

「何以安,你醒過來了?」聽到這個聲音,林皓雪驚喜不已,立刻問道。自從來到帝都之後,何以安從來沒有出現過,連那日在言府得到何以安的第三塊靈魂碎片後,他都沒有出現,當時,她進入了戒指空間特意找尋過他,可是,好幾天,都沒有見到何以安的蹤影,不得已,她只能將那靈魂碎片放在空間,等他自己來找。

現在聽何以安的聲音,似乎很精神的,應該已經融合了第三塊靈魂碎片吧。

「嗯,我醒過來了,謝謝你,皓雪。」何以安的聲音很溫和,帶著幾分淺淡的暖意。

「哦,你醒來了那好。」林皓雪很快從何以安醒過來的驚喜回過神來,想起了現在的困境,於是問道,「剛才你說不能對抗,既然不能對抗領域,那麼,我現在應該怎麼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