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二十三章 我本是她

第二百二十三章 我本是她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在在場的所有人,尤其是台那幾人驚詫的目光,林皓雪從何凌雲設置的領域緩步走了出來,走出來的時候,她的神情依舊是淡定,舉止是自若的,姿態是翩然的,沒有哪怕是一點點的狼狽。請大家搜索看最全!/

原本坐的穩穩噹噹的辛傲藍,忽然從座位忽地站了起來,那臉的神情,已經不足以用驚訝來形容,滿臉都是濃濃的不可置信,低聲喃喃自語,「這怎麼可能?」/

與辛傲藍相,烏空城顯得鎮定了許多,他彷彿早知道這樣的結果一般,神色淡然,沒有絲毫的驚訝,甚至,眉宇之間還有幾分淡淡的欣喜。但是這份淡淡的欣喜在瞥見白袍男子那陰沉的臉色時,頓時消失地無影無蹤了,只餘下隱隱的焦慮與擔憂。/

「原來,你不但有光系玄脈,也有水系玄脈。」看著漫步而出的林皓雪,何凌雲慘然一笑,目光複雜,「也只有這樣,你才有可能破得了我的領域。」/

林皓雪挑挑眉,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何凌雲說的沒有錯,她的確是有光系和水系玄脈,不過,卻不僅僅如此。她靜靜地看著對面的何凌雲,等待他再次站起來,等待他最後的反擊。何凌雲,能夠成為一個國家的精神領袖,當然不會只是實力,同樣也有其他方面的因素,如倔強,如毅力。/

果然,在林皓雪的注視下,何凌雲艱難地爬起身來,雖然剛才的反噬,讓他受傷不輕,但是何凌雲終究是有屬於自己的驕傲,他不能容忍自己狼狽不堪地躺在地,輸的太難看。/

「來吧!」何凌雲臉色雖然蒼白,但是眉宇之間卻依然不減凜然之氣,他盯著林皓雪,目光有一絲瘋狂,「這最後一招,要是你接住了,我便甘願認輸。」/

「好!」林皓雪絲毫不退避,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何凌雲的動作,言辭同樣鏗鏘有力,「我接你這一最後一擊,我絕不迴避,也絕不退讓!我們一招定勝負!」/

「很好!」何凌雲的深深看了林皓雪一眼,然後吸了一口氣,雙手抬起,掌心相對,左手一股精純的白色能量從他的左掌心逸出,右手一股冰藍色的能量從他的右掌心逸出。雙手的手掌相對,兩股能量同樣也相對,然後,逐漸靠近,兩者之間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音,他居然用自己的力量,想要將這樣的兩股玄力給擠壓成一起。/

看著眼前的一幕,林皓雪忽然笑了,這一幕是如此的熟悉,在暗之仙境,她曾經這樣做過,而這正是融靈訣。何以安曾經說過,學習融靈決,她擁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因為她的玄脈最多,融合玄力的空間最大,雖然其他的雙系玄脈或者三系玄脈也能夠修鍊,但是起她這個八系玄脈可差遠了。/

難道融靈決何凌雲也會?/

靜靜地看著何凌雲將光系和水系玄力融合在一起,從而形成了一股新的能量的過程,看著看著,林皓雪微微搖了搖頭,對面何凌雲所用的這種辦法,並不能算是正宗純粹的融靈,只是將能量強行加壓制在同一個地方,從而形成爆發力而已,這樣的方法太過粗糙,她自己只是在初次接觸融靈決的時候才這樣,後來再也沒有,而是根據融靈訣的口訣,根據玄力的特性,研究出如何以最少的力量,得到最大的攻擊力。/

如果說融靈決的第一層有入門、小成、大成、圓滿四個等級,那她現在的融靈決第一層已經是大成了,相較而言,何凌雲卻連入門都很勉強,所用的方法卻也很粗糙,但是不管怎麼說,何凌雲能夠想到這一點,足以說明了他的創造力驚人。/

林皓雪沒有發現辛傲藍在看到何凌雲這個動作時候的擔憂和緊張,沒有看到高台三個人警惕,隨時準備著動手防護的動作。她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對面何凌雲雙手之間,那個冰藍色與亮白色之間相互形成的圓球將成未成的時候,林皓雪也動了。/

林皓雪的速度很快,她抬起雙手,同樣是雙手相對,左手白光,右手冰藍,與何凌雲一模一樣,同樣要將水系玄力與冰系玄力兩兩融合,不過,她的速度非常快,非常純熟,片刻成型,頓時兩者高下立現。/

「爆!」也不知道這是誰率先說出的。/

下一刻,兩個有些相像融合的玄力球宛若宇宙的兩顆彗星相撞,只聽見砰的一聲,剎那間,天旋地轉,飛沙走石,彷彿天地塌陷一般,頓時,除了茫茫塵土,什麼也看不到,所有人都因為這一劇烈的撞擊而形成的波動,陷入了慌亂狀態。/

半晌,沙塵漸漸落定,目前的混沌的環境終於露出幾分清晰來,終於能夠看清楚所有的一切。/

林皓雪用玄力將自己的全身包裹,目光一眨不眨地看著似乎早已經面目全非的擂台,在擂台搜尋何凌雲的蹤跡。/

而台下的眾人,被四個光罩守護,倒也沒有什麼傷亡,那四個守護的光罩,其有一個黑色的光罩,也是消失地最快的一個。林皓雪的目光閃了閃,但是沒有多想,只是,她沒有發現,看台之的白袍男子,在看到那個黑色的光罩出現的時候,目光瞬間變得非常銳利,死死地盯著人群的黑袍少年。/

雖然剛才有片刻的恐慌,但是人們還是第一時間前去看擂台的情形。/

擂台已經轟碎成為一塊平地,不,應該是已經轟出一個巨大的坑來,原來高高聳立的檯子沒有絲毫的蹤跡,塌下的擂台的一側,一個白色衣衫的少年冷冷地站著,彷彿能夠帶來一絲絲清朗的風來,那一刻,他恍若一個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