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二十七章 蕭真人到

第二百二十七章 蕭真人到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不過是一死而已,我又何必有如此多的顧慮?」悲涼到了極致,反而是平靜,長笑過後,林皓雪忽然平靜了下來,她抬起眼眸,看著對面的白袍男子,聲音淡淡地,彷彿剛才那一刻的絕望根本就不是她一般,她的目光澄澈,「是的,我是有牽掛,我是擔憂我的家人,所以不會輕易就死。可是這並不代表我會怕死,如果因為你們的咄咄逼人,因為你們的設計而心境蒙塵,以後的修鍊道路上再也無法寸進,只能窩囊地活著,那麼,我還拿什麼來保護我的家人?我還拿什麼來守護我所珍視的一起,倒不如,現在就一拼,所以,我不會恐懼,不會害怕,不會讓你們威脅,那麼是死!」

林皓雪的真番話說的平靜而又鏗鏘有力,對面的白袍人忽然有幾分愣神,她的目光有些複雜地看著林皓雪,那神情似乎是意外,卻又不僅僅是意外。

而就在說完這番話之後,林皓雪忽然覺得自己的心裡通暢了,很舒服。的確,她是有很多要守護的東西,她是不能輕易去死,但是這一切都不是她貪生怕死的理由,如果無法救回因為自己而深陷敵營的朋友,如果不能以一刻平靜的心來面對此刻的危,那麼她還有什麼資格談守護家人,守護朋友,與其那麼窩囊,倒不如此刻一拼,她寧願在這裡死。

「唉!」就在林皓雪心思理清的瞬間,在她的心底有一個人的輕嘆之聲,似乎是無奈,似乎是欣慰,「這個人很危險,需要我幫你嗎?」

林皓雪清清楚楚地聽到心底的那個聲音,心裡忽然一酸,幾乎要再次落淚了。每次在她遇到困境的時候,就會聽到這個聲音,這是何以安的聲音,但是她還是堅決地拒絕了。

當初,何以安曾經告訴過林皓雪,如果到了帝都,他就不能出來了,所以,林皓雪知道,這裡,必然有何以安所恐懼的東西,很大的可能就是那些超越玄仙的強者,比如,眼前這個白袍男子。

「好,很好,既然是你自己找死,那就休怪我下不留情了。」很快收斂了眼底的複雜之色,白袍男子恢復了神情,他冷笑,下一刻,雙一抬,一股非常驚人的玄力波動向林皓雪周圍噴發而來,引起了一陣陣玄力風暴,而林皓雪就在這處玄力風暴的最心。

這股玄力風暴,超出了林皓雪的預估,頓時,她的身體彷彿一塊碎布一般,隨著瘋狂的玄力的旋轉而飄了起來,而漂浮到了半空,林皓雪感覺到自己的全身沒有一點點的力量,或者說,這一刻,即便她有力量,也沒有辦法使出來。

看到林皓雪的境況危,林皓雪的幾位靈獸著急了,拚命想要出來,但是被林皓雪給死死壓制住了。唯一在外面的只有炫,他的小臉布滿了寒霜,長槍一抖,長槍攜帶著他整個身體,就這樣向白袍男子撲將過來。

然而,面對白袍男子實在太厲害了,即便是炫的全力一擊,也無法將他傷到分毫,相反,即便面對白袍男子的隨一擊,炫也沒有絲毫的還之力,幾乎是剎那間,白袍男子的袖風一揮,炫的身體便恍若被龍捲風吹起來一般,高高的在半空,誰也不知道,他會落在那個地方,要是那樣的話,必然會受傷不輕。

在情況危急之下,林皓雪的心念一動,一道紅光一閃,下一刻,炫就從半空消失了毫無疑問,他是被林皓雪收進了戒指空間,安然無恙。

林皓雪不由地有幾分慶幸,幸好她和炫之間是契約關係,意念共通,幸好,她的意念之力並沒有受到控制。

意念之力!念頭一轉,林皓雪頓時一喜,對啊,她都差點忘記了,除了是一位玄仙,她還是一個咒師呢。此刻她的雙無法結印,但是並不代表自己的意念之力沒有用武之地,如此一來,即便是受到控制,她也未必沒有反抗的會。這樣想著,她的意念之力瞬間噴發,沒有絲毫的停滯,一股股無形的波動蠶食著白衣人的玄力,這是她的意念之力,飽含吞噬功能的意念之力。

在林皓雪的全力反擊下,那股操控著林皓雪的玄力越來越弱,很快,就要徹底消失。

「嗯?」這時候,白袍男子忽然眉頭一挑,眼底的亮光微微一閃,道,「難怪有人再叮囑,一定要阻攔你進入各大宗派,否則後患無窮,原來你不但是玄仙,而且還是品級不低的咒師,你這樣的人留下來,的確是危害不淺。那今日——」

白袍男子的聲音忽然停止了,而他在說話的時候,眼底的寒光凌冽,令林皓雪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顫,就在剛才那一瞬間,她從白袍男子的眼,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殺意。

先前的白袍人其實並沒有什麼殺意,只不過是通過不斷捉弄林皓雪,來展示自己的實力,從而獲得高高在上掌控他人的優越感,但是,能夠看得出來,並沒有想過要殺了林皓雪,可是現在,在得知林皓雪的潛力之後,情況已經變了,他想要殺了林皓雪,以絕後患。

在心底的寒意閃過的一剎那,正好是那白袍男子的玄力被意念之力吞噬殆盡之時,抓住那剎那間的會,林皓雪身形向前一滾,看似自取滅亡,實際上卻是正好滾到了白袍男子的身後,脫離了白袍人的掌控,而且落入了那人攻擊的一個死角,獲得了一瞬間的喘息之。

白袍男子的後面,正是辛傲藍和烏空城,這兩個人眼神微微一閃,看了對方一眼,終究都沒有動,他們兩個既沒有對林皓雪出,卻也沒有幫助林皓雪。

「哼,反應倒快,我倒要看看你這次要如何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