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二十八章 言文柏之死

第二百二十八章 言文柏之死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也許是沒有想到蕭真人居然會為林皓雪而來,也許是想到了蕭真人為林皓雪而來,卻沒有想到他居然會如此直白,總之,白袍男子一時間什麼話也說不出來,烈日炎炎,驕陽當空,但是台上台下的所有人都靜悄悄的,氣氛一下子冷了下來。

「很抱歉,我不能答應。」半晌,白袍男子道,他的聲音冷了下來,他的表情也冷了下來,似乎忽然失去了虛與委蛇的興緻,這拒絕居然要比蕭真人提出要求更加直白。

蕭真人笑了笑,沒有言語,抬起做了個請繼續的動作。

「蕭真人,我承認你很強,我現在不是你的對,你想要帶走她,我自然是無法阻攔的,有你在,我自然不能再說什麼,但是,你想要讓我允許她進入天路,卻是萬萬不能,只要我一日是烏桓帝國聖殿的聖主,只要我一日掌管著烏桓帝國天路的入口,我就絕對不會同意。」

「哦,勝大人言辭如此肯定,卻是何故?」蕭真人的笑意頓時淺了幾分,看向白袍男子的眼神也冷了幾分。

「何故?」白袍男子勝大人冷笑一聲,臉色陰沉,「蕭真人剛才什麼都看到了吧,何必揣著明白裝糊塗,蕭真人所要找之人,恰好是我必殺之人!這個理由夠不夠?」

「哦——」聽到白袍男子的這句話,蕭真人反倒不惱了,而是長長地哦了一聲,眼光的餘光瞄向了被白袍男子控制的沈墨蓮,「那她呢?也是你的必殺之人嗎?」

「未必是必殺,但卻是必抓,難道,就連她的事情,蕭真人也要管?她可不是你需要找的人!」白袍男子的聲音愈加冷冽,言辭帶著淡淡的譏誚。

他的心情很不好,剛才那一瞬間,林皓雪的表現讓他升起了幾分驚懼,意識到這個人要麼不惹,要麼就要除之而後快,但是,蕭真人的出現,卻打亂了他的計劃,他知道林皓雪是殺不了,本來就已經很鬱悶了,但蕭真人居然想要理會沈墨蓮的事,這怎能讓他不惱怒,他對蕭真人有幾分忌憚之情,但僅僅是忌憚幾分。比起蕭真人,他相信自己的背後勢力更加強大。

「可惜了!」蕭真人似乎沒有聽到白袍男子勝大人的惱怒,只是這樣淡淡說了一句,似乎一點都不急,也不關心沈墨蓮的死活,只是有點遺憾而已。

難道蕭真人不會理會墨蓮?聽到兩人的對話,林皓雪忽然心裡一急,想要說什麼,卻與蕭真人那意有所指的目光阻止了,蕭真人淺淺地瞥向自己身前的一處虛空,沖她示意不要衝動。見到蕭真人這樣,林皓雪的心便也安下來,知道蕭真人有自己的想法,此刻不需要她擔憂,便沒有說話,就這樣靜靜地站在一邊。

蕭真人言辭淡淡,林皓雪不驚不懼,白袍男子倒是有點納悶了,他有點猜不到蕭真人是真的不在乎沈墨蓮,還是裝作不在乎?即便,是真的不在乎,那麼林皓雪呢?他見識過林皓雪和沈墨蓮非常要好的關係,她們兩個,誰也不會丟下誰不管的,他以為,蕭真人既然是想要平安帶走林皓雪,那便不會不管沈墨蓮,然而,蕭真人似乎並沒有。

是真還是假?試試不就知道了?心裡冷笑一聲,白袍男子勝大人忽然指一曲,卡在了沈墨蓮的咽喉,只要微微一動,沈墨蓮的喉嚨就會被他捏碎一般,嘲弄,「你看看,這就是你捨命相救的朋友,現在,怎麼一點都不顧及你的生死?」

沈墨蓮扭頭不去看他,眼角的餘光瞥見林皓雪卻低下了頭,看著腳下的那一塊土地,沒有言語,也沒有動作,白袍男子冷笑著,但還是鬆了一口氣,放下了曲起的指。

忽然,一個青色的身影拔地而起,居然距離白袍男子很近,這個影子來的突然,也不知道剛才他是用什麼辦法隱蔽了自己的行跡,反正台上幾人誰都沒有發現他的存在。這個青影拔地而起後,沒有絲毫猶豫,而是不管不顧直接向白袍男子的左撞去,而正是沈墨蓮所在的位置。

「砰!」聲音不大,但沈墨蓮卻因為青色影子的這一撞,被撞飛了出去,向高空飛去,越飛越高,越飛越高……

「哧啦!」似乎是空間被撕裂的聲音,一隻非常迅速、隱蔽的從空間裂縫伸出,一把將沈墨蓮抓住,然後就在下一刻,沈墨蓮的整個身體也被拉進了那處裂縫,消失在這片空間,了無蹤跡。

「找死!」眼睜睜看著原本已經被抓在的人居然就這樣消失了。白袍男子怒極,他能夠感受到剛才帶走沈墨蓮的人實力一點都不比他弱,何況眼前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蕭真人,想要追擊,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驚怒之下的白袍男子,瞬間就將目光就鎖定在突然出現的青色影子上,他一把將那位來撞向自己的身體的青色影子抓在,然後不由分說地高高舉起,重重摔在地上,這一下沒有絲毫的留,只是短短的剎那間,在所有人都沒有看清楚到底是誰的青色影子就已經被摔的*迸裂,面目全非,死到不能再死了。

這樣一來,所有人都看不清楚這個剛剛死去的青影到底是誰了。

噹噹當,一陣陣金屬撞擊地面的脆響,在白袍男子的一摔的力道餘威之下,一個青色面具擦過地面,在距離林皓雪只有兩米遠的時候,停了下來,面具上的顏色,花紋都清清楚楚地呈現在林皓雪的面前。

林皓雪忽然心頭一痛,彷彿被誰用尖錐鑽著戳著一般,刺骨的疼痛,她的身軀晃了晃,幾乎就要昏過去,但她依舊命令自己鎮定,讓自己去看著眼前的那個幾乎碎成渣的青色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