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三十章 儀式結束

第二百三十章 儀式結束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我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我的意思?難道蕭真人還不明白嗎?」對於蕭真人的刻意發問,白袍人忽然冷笑一聲,譏誚道,「我已經清清楚楚地說過了,只要我一日是烏桓帝國聖殿的殿主,我一日不會同意讓她取代何凌雲進入天路,進入天路的名額只有一個,而且只能是何凌雲,不管他是輸是贏,這一點都不會改變的。」/

話語雖然有嘲弄,有譏誚,但是,白袍男子的神情冷漠,態度卻非常堅決。/

「那勝大人是打算違反規則了?」蕭真人笑意斂了斂,道,「雖然你掌控著烏桓帝國天路的通道,但是,違反規則,你難道不怕那些大宗派們聯合的懲罰嗎?」/

「懲罰又如何?」白袍男子目光先是閃了閃,但是最後還是態度依舊強硬地說道,「不管是什麼懲罰,我勝林領受是了,這一點,不勞煩蕭真人操心了。」/

「難道,你不怕自己被廢掉玄脈,永遠驅逐出幾大宗派?」蕭真人平平靜靜地問,似乎只是好一般。/

「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勞蕭真人費心了!」勝林還是如此強硬,但是,目光並不與蕭真人接觸。/

「勝大人能夠如此堅持,的確是罕見的敢于堅持己見的果敢之人,蕭某佩服!我會注意個大宗派的動向。」蕭真人點點頭,很認真也很平淡地說道,「同為南嶼之人,如果他們有什麼了解不夠的,我想,我是有權利去提醒提醒。同時,也見證見證勝大人的風骨!」蕭真人道。/

他這句話的語氣實在平淡,沒有絲毫威脅的意思,但是這言辭之間,卻已經是真的明明確確的威脅了,威脅之意誰都能聽出來,當然,勝林尤其如此。/

勝林彷彿被這句話給噎了一下,陰沉的臉色扭曲了幾下,但是終究什麼話都沒有說,他目光瞥辛傲藍與何凌雲,與他們的對視只是短短一瞬間,然後身形一閃,從這裡消失了。/

他離開的實在太過迅速,太過出人意料,彷彿是逃開了一般,這樣離開這玄仙儀式之,離開了眾人的視線。/

一時間,倒讓不少的人都有些發怔。但是不得不說,他離開還真的挺好的。別的不說,至少他這一走,這裡的氣氛頓時鬆快了不少。剩下的蕭真人雖然實力不弱,但是整個人都較溫和,一點都不像勝林那樣咄咄逼人,給人壓力,給人厚重的壓迫感,所以隨著他的離開,大多數的人都不由自主得鬆了一口氣,愈加有興味地看向高台。/

高台,辛傲藍的神情複雜地看了林皓雪一眼,然後迅速移開視線,什麼話也沒有說,也許是不好意思說吧,她又側過頭,看著何凌雲,何凌雲一直低著頭,不與她的目光相觸,微微蹙了蹙眉,辛傲藍走過去,扶起受傷頗重的何凌雲,然後在眾人的目光交匯處,撕裂了一片空間,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雖然說辛傲藍作為一個師父,這樣扶著自己的徒弟離開,從禮節來說有些不合理,但是何凌雲實在受傷太重了,剛才勝林那一掌打得可不輕,不光他的身體受傷不輕,連他的精神也有些渙散。當辛傲藍帶著他離開的時候,他似乎依舊沒有回過神來,茫然地看著與蕭真人並肩而立的林皓雪,眼神一直沒有離開過。/

「哈哈,原來你是他的女兒,難怪能夠這麼厲害,不錯,很不錯啊。」和辛傲藍不同,烏空城一直遠遠地在看林皓雪,他的臉沒有難堪,而是欣慰之色。辛傲藍離開了,但是他卻沒有,反而主動找來與林皓雪說話。/

他,還是她?林皓雪一時沒有聽清楚烏空城的話來,只是有些疑惑地望向烏空城。/

「我說的,自然是你的父親,林星了!」烏空城已經走得越來越近,很快站立在林皓雪一丈遠的地方,似乎是發現了林皓雪的疑惑,便開口解釋道。/

「莫非陛下認識家父?」林皓雪立刻詢問,她的聲音微微顫動了起來,關於她的父親,她一直只是知道,但是卻一直所知不多,現在聽到這位烏桓帝國的皇帝陛下的語氣,他是認識自己父親的,林皓雪怎麼能夠不激動?/

「是啊,認識,但又何止是認識啊?」烏空城瞅了瞅林皓雪,眼底蘊含一絲笑意,他自然發現了林皓雪微微顫動的聲音,自然也明白林皓雪激動的心情,於是,微微一笑,很溫和地道。/

「那、那我父親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呢?」林皓雪頓了頓,這才再次問道。當初七月阿姨似乎也是認識父親的,但是七月阿姨似乎對父親有著特殊的感情,她的看法,似乎有失偏頗,更何況,七月阿姨對於父親,基本是隻字不提的。/

「你父親,怎麼說呢?」烏空城似乎在苦笑,他想了半晌,終於開口說道,「他是一個讓人無語,讓人鬱悶到向吐血的人!」/

「無語?鬱悶?」林皓雪愣住了,剛才烏空城對於自己的態度,不難判斷出來應該和她的父親關係不差才是,她以為,這位皇帝陛下一定會誇誇自己父親的。但是說出的這話,這是誇讚嗎?似乎不像啊。/

「是啊,是無語,讓人鬱悶,」烏空城似乎陷入了回憶,唇角還帶著笑意,「他即便什麼也不做,往哪裡一站,足以讓很多人有自殺的衝動!」/

「難道,在陛下的眼,家父是個十惡不赦的惡人?」林皓雪不由地好,猶猶豫豫,吞吞吐吐地問道。/

「不,恰恰相反,他是個好人,很好很好的人!」烏空城臉色嚴肅了,隱隱沖潛藏著幾分敬意,「不然,我們怎麼會成為朋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