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三十三章 舊事

第二百三十三章 舊事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當然,偌大的客廳自然還有其他不少人,但是大部分人,林皓雪並不認識,在這裡,林皓雪並沒有看到那位來自聖殿的勝林勝大人。

轉眼看向主座上,林皓雪的目光微微凝了凝,她首先看到的是主座的次位上,那是一個身體略微發福的年男子,這個年男子單從相貌上來看,要是十年前,應該還稱得上英俊,只不過放在現在,就顯得太過牽強了,他的眼底下有深深的青影,面目甚至有些浮腫。他穿著很華麗,或者說,很花哨,可惜,那花哨的衣服下的身體,卻是虛垮垮的,一眼看去,就知道,那是被酒色掏空了的。總之,這個人很難令人生出好感來,即便不用人來介紹,林皓雪也能猜得出,這個人,八成就是何家的那位二家主何冠雄。

而在主座的首位上,坐著的,一個白衣飄飄的俊朗男人,這個男子,怎麼說呢,橫看豎看側看,給人的第一感覺都是吸引人。是的,很吸引人,他的身上有一種特殊的魅力,讓人忍不住想要接近。他的年紀到底有多大,這根本看不出來,說他二十多歲似乎可以,說他十多歲似乎也行。

只不過,林傲雪總是覺得這個人眉宇之居然有幾分熟悉,到底像誰,她卻一時想不起來,她也猜不出這個人的身份。但是,直覺告訴林皓雪,這個人是整個何家待客大廳實力最深不可測、最讓人警惕的人。而他的實力,似乎比那個勝大人還要強上一籌。

「居然是你?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首先出聲的並不是蕭真人,也不是林皓雪,而是走在林皓雪後面的烏空城,他似乎很意外,快步向前走了幾步,正面對著主座上的那位白衣飄飄的俊朗男子,疑惑似乎帶著點凌冽地問道。

「我是前幾天回來的,還沒有來得及去拜訪烏兄,沒有到十多年不見,烏兄風采依舊啊。」白衣男子早就一步走下了座位,原本似是想要迎接蕭真人的,這時候對烏空城迎面攔住了,便停住腳步,開懷笑道。

「我,哪裡比得上何兄的風采呢,當年,我就比不上你們兩,現在自然更是……」烏空城也笑了笑,但是這笑容,怎麼看怎麼苦澀,他又想起當年的人行了,十多年前他比不上他們倆,現在,就更加比不上了。

林皓雪低頭站著,沉默不語,但是烏空城那人的對話她可盡數收進耳,烏兄,何兄,聯想起烏空城跟她說過關於父親的舊事,再看他們現在熟絡的樣子,還有他們的稱呼,哪裡還不明白眼前這個風度翩翩的白衣男子的身份呢?

這個人的身份,應該就是何家的那位多年未曾露面的何家家主何冠英,不過,這十多年來,整個烏桓帝國的人都在傳,傳說何冠英是為了突破玄仙閉關了十多年,現在看來,他哪裡是閉關十多年,而是離開了烏桓帝國十多年才是,至於他為什麼離開,離開去做什麼,又儘力了什麼,林皓雪一時猜不出來,但她不急,相信很快答案就會揭曉的。

「蕭真人,區區家宴,居然都勞煩您的大駕了,何某實在是過意不去啊!」與烏空城簡單的寒暄之後,何冠英立刻將視線轉向了蕭真人,態度很有禮貌,很恭敬。

「何家主言重了,哪裡談得上什麼勞煩不勞煩的,況且,你們特意找她,不就是要勞煩我的大駕嗎?」蕭真人回答道,他的語言似乎有點不太客氣,有點惱怒的味道。

在座的主人都露出理解的神情來,不管怎麼說,這一刻,他是林皓雪的守護者身份,似乎比林皓雪的親爺爺林庚更像是林皓雪的爺爺。他說這句話之後,並沒有理會何冠英,而是徑自走向客座的首位坐下,那裡原本是月坐的位置,現在月讓出來他坐下,自然沒有人會說什麼,而月和蕭情,就都在蕭真人的下首坐了。

對於蕭真人隱隱約約的不客氣,何冠英並不以為意,只是笑了笑,目光有意無意地掠過林皓雪身上,很快就收回,也沒有對她說什麼,而是回到了主座首位上坐下。

與此同時,而林皓雪與烏空城也都各自找了位置坐下,烏空城的位置距離蕭真人很近,而林皓雪,還是坐在爺爺林庚附近的位置上,像一個很普通的孫女一樣,很乖巧很聽話,一直低垂著頭,不過心裡在想著什麼,就沒有人知道了。

坐下來後,她能夠清晰地感受到周圍人大多數人都在或明或暗地打量著她,那一道道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本來就感知敏銳,這樣一來,想要裝作看不見都難,即便不用抬頭,她也能夠感受到那些目光的內容,有嫉妒的,有同情的,有看戲的,有好奇的,也有一些說不清道不明複雜目光。

「各位請吧!」最後一道菜已經上齊了,何冠英首先舉起筷著,做了個請的姿勢。所有人都開動了。

桌子上的菜剛剛好,都是難得一見的高級靈獸肉,林皓雪低著頭,也拿起筷子,不著痕迹地夾起一塊靈獸肉,放進口,慢慢咀嚼,不得不說,廚師的藝很好,這些菜肴烹製得恰到好處,不但飽含玄力,而且味道也很鮮美。

這時候,除了相鄰的兩位小聲交流菜品之外,沒有人多說話,一切看起來似乎都很平靜,但是林皓雪知道,這只是暴風雨前的平靜,也許下一刻,風暴就會捲起來,而自己,會是這場暴風雨的最心,可是那又如何?

「林叔,時間過得真快,皓雪都已經長這麼大了。」酒過巡,菜已經吃到快要接近尾聲了,何冠英的眼神在林皓雪的身上探了幾探,最後,對林庚道。頓時,所有人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