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三十四章 五大宗

第二百三十四章 五大宗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在萬眾矚目之下,何冠英微微一笑,繼續說道,「雖然後來,兩個孩子之間出現了一點誤會,皓雪也因此受了些委屈,便有了玄仙儀式的這番爭執,當然,這一點小小的爭執卻也博得了眾人一笑,但一笑而過也罷了,不必再提。說到底,這不過是孩子之間的小小誤會,誤會解除了,也罷了,更何況對於這件事情,我和星都一無所知,所以這當不了真的。」

引起了整個烏桓帝國的轟動,引起了多少人的關注,而且,還是在玄仙儀式這樣一個神聖的場合試了,這還叫做誤會,那麼,什麼才不是誤會?看何冠英的樣子,果然想要舊事重提。眾人恍然之下,看看林皓雪,再看看何冠英,覺得匪夷所思,覺得荒唐,但是,這荒唐的提議被何冠英這樣一個身份不凡的人提出來,似乎又變得理所當然了。

「是不是,林叔!」在眾人形形*的目光心,何冠英絲毫不以為意,他泰然自若地看向林庚,笑問。

此刻,林庚已經將自己的手攥得緊緊的,他心裡憤怒依然達到了極點,見過不要臉的,沒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你們何家還能夠再無恥一點嗎,當初提出退婚的是你們,現在說不作數的又是你們,憑什麼一切都是你們何家來說,到底將我們當做什麼了?

雖然憤怒道了極點,但是林皓雪低垂著眼眸,沒有說話,因為何冠英並沒有對自己說話,因為何冠英的身份實力都在這裡,她不能不顧及,所以,她選擇沉默,但是沉默並不代表贊同,更不代表默認,這一點,林皓雪不焦急,她知道自己的爺爺會替自己回答的。

「何家主此言差矣,這件事情既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做出了了解,便不能不當真,不然,我們兩家豈不是成了言而無信之輩,」林庚赫然抬起頭來,盯著何冠英,他稱呼何冠英為何家主,而且並沒有以長輩自居,這聲何家主雖然客氣有禮,但是卻也拉開了兩人乃至兩家之間的距離,停頓了下來,他的心情依然平靜了,繼續說道。

「更何況,兩個孩子都已經不再是什麼都不知曉的小孩子了,他們的實力,他們的閱歷都足以讓他們為自己的事情做主。他們知道自己在乎什麼,也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既然退婚這件事是他們所願,又在眾目睽睽的見證之下進行了試,不能不作數,不然,徒惹旁人恥笑的,所以我認為,還是這樣揭過去較好。」

「呵呵,林叔所言甚是,說起來,都是我考慮不周了,提出這樣的話也太過唐突。不過,我想林叔是不會介意的,是吧。」所有人都以為何冠英要繼續說服林庚,但是,令人怪的是,何冠英並沒有多做堅持,而是這樣淡淡揭過了,令人不由感覺,他似乎並不是很在意林庚如何回答,而且也不是很在意結果,他只是這麼一問而已,只是需要這麼一問而已,這一發問,只是一個引子罷了。

何冠英不再這個話題糾纏,林皓雪非但沒有感覺到鬆一口氣,相反,她的心情愈加沉重了起來,她能夠感覺到,今天,事情是不會這樣輕易結束的,何冠英的重頭戲還沒有來的,而那重頭戲,只要一被提出來,自己會再無還手之力。

在座的其他人看到何冠英已經將關注點從林家的人的身移開時,一個個都不由自主地開始向何冠英套近乎。

「何家主,您已經有十年未曾露面了,這段時間您去哪裡了呢?」

「何家主,您今日一出現,將我等遠遠地甩在後面,是有什麼訣竅嗎?」

「何家主,我想厚著臉皮請教一下,這段時間,您經歷了什麼?是如何做到修為進展如此神速的?可不可以告知一二?」

……

剛才那個話題已經告一段落了,人群不斷有人開口何冠英問道,這些人的言語之間很客氣,很尊重,還帶著一點的討好的意思。

「諸位抬舉了,」何冠英朗聲大笑,笑意似乎很爽朗,但是又頗為自得,他笑到一陣陣無形的氣勢從他的身散發而出,大廳的所有人都能夠感受到一股壓力重重地壓在肩,心裡不由發顫之時,他的笑聲才停下來,目光略過那些發問的人,「有什麼不可以說的呢?過去這十多年的經歷,我挺願意跟大家分享分享的。」

「當年,星離開後,我也感受到在烏桓帝國待下去,前路會漫長而黑暗,這裡會將我們的修為限制的死死的,讓我們猶如井底之蛙一般,只能看到頭頂的一片,還以為那是世界的全部。」何冠英說的很隨意,但是不少人臉都有些發燙,的確,他們是這些井底之蛙。連林皓雪,也不得不認同何冠英的說法。

「所以,我便離開了烏桓帝國,甚至離開了187個下等國家的範疇,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我經歷了很多,當然,因為實力的緣故,很多次險些死去,最後都幸運地活下來了。不過也正是這樣,機遇往往與危機並存,有一次重傷之時,卻認識了一位神秘的高人,在他的幫助下,我的修為進展飛快,短期內接連突破多次。後來,我知道他是聖靈宗的一位長老,在他的引薦下,我便進入了聖靈宗,到現在為止,做到了聖靈宗的供奉。」

何冠英的這幾句話很簡短,甚至是輕描淡寫的,但是很多的人都從這段話聽出了當時的重重危機,聽出了那些九死一生的掙扎,一個個對何冠英都心生起了敬服和畏懼。

「那,聖靈宗是什麼地方呢?」終於,人群有人弱弱地問道,人們都同時看向了何冠英,期待著他的回答,雖然剛才他們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