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三十五章 地獄之路

第二百三十五章 地獄之路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莫非,有人還隱藏在這裡?眾人有些懷疑,一個個都向何冠英所指示的方向看過去了,不過沒有人擔憂,因為看何冠英那輕描淡寫的樣子,所有人都知道,這不會是敵人。

隨著何冠英的話音剛落,那個方向就出現了人影,而且還不止一個,首先呆了了一下的林皓雪,因為這兩個人一個身著湛藍衣衫,一個穿著雪白長袍,這兩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剛剛才從玄仙儀式上分開,而且都與林皓雪有交集的何凌雲和勝林。

何凌雲出現後,首先去看的不是他的老爹何冠英,也不是其他人,而是極其迅速地瞥向了林皓雪,但是他很快就移開了視線,低下頭,似乎怕是被是林皓雪看到後會難堪和尷尬。他一直跟在勝林的身後,一句話也不說,向來俊朗甚至有些冷漠的神情,此時卻有些局促不安,看他那神情,應該是將先前何冠英舊事重提的事情都聽到了。

而勝林,臉色一如既往地陰沉,彷彿在在場的所有人都欠了他的錢似的,他在出現後,也只是沖綺煙點了點頭,至於其他人,算是被他徹底無視了,他居然再誰也沒有理會,而是目不斜視地走向了何冠英。

「呵呵,勝大人,您來了。」何冠英笑的非常親切,他像先前迎接蕭真人一樣隆重,起身迎向了勝林,虛扶著他的臂,然後轉身面對所有人的來客,笑的非常開懷,向眾人介紹,「諸位,我現在向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大人,他就是我們烏桓帝國的聖殿的殿主,也就是天路的唯一掌控,勝林勝大人。」

「原來他就是聖殿的殿主啊。」

「原來他竟是天路的掌控者啊?」

聖殿在烏桓帝國的高層卻是神秘而強大的,更何況還有天路這個名字,所以,何冠英的這次介紹毫不意外地引起了人群的嘖嘖稱奇與陣陣驚嘆。

「但是,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何冠英說道這裡的時候,刻意停頓了一下,在所有人都看著他,這才繼續說道,「那就是,聖靈宗的另一位供奉,而且是專門負責輸入人才的,所以,對於如何進入各大宗派,他比我更清楚的。」

「真沒想到,一天之內,我們烏桓帝國居然出現了聖靈宗的兩大供奉,這是烏桓帝國要崛起了嗎?」

「是啊,那可是聖靈宗哎,是南嶼的守護者之一,如果真的能夠進入那會是一件多麼風光的事情啊。」

「……」

勝林的出現,何冠英的介紹,果不其然,再次引起了一陣陣的風波,所有人都刷地抬起頭,目光灼灼地盯向了勝林,如果不是因為人實在太多,就算這些人伏在地上去親吻勝林的鞋子,林皓雪都是相信的。

而林皓雪也抬起頭來,目光複雜地看向了勝林,這就是他為難自己的底牌嗎?這就是他不願意公平對待玄仙儀式的原因嗎?

「咳咳,」被這麼多的人用如此熱切的目光盯著,勝林並不覺得意外,他輕輕咳了幾聲,然後解釋道,「我們都知道,據說,天路是南嶼各大宗派選拔弟子的唯一通道,我想要跟大家說的是,這個傳聞,其實是一個誤區。天路固然能夠將那些被選拔者送往各大宗派的所屬地,但卻不具有唯一性。」

「哦,難道說,還有其他的途徑嗎?」有人問到。

「當然了,除了天路之外,還有另外一條路能夠將年輕弟子送往各大宗派的所屬地。」可能是在享受別人那些熱切的眼光,說到這裡的時候,勝林故意停了一下。

「那是什麼路呢?」自然,熱切的人群多的是人是願意配合,勝林剛一停頓,就有人飛快地問出了這個問題。

「那就是,地—獄—之—路!」地獄之路,這四個字被勝林說的很慢,也被他說的很重,在吐字的時候,還刻意帶了幾分威勢,所以,就這樣簡單的四個字,硬生生被勝林說的殺氣騰騰,鬼氣森森,令不少人都忍不住出了一頭的冷汗。

一時間,大廳安靜了下來,雖然人們都想要通過不同的方式進入到各大宗派,但是,這地獄之路光是聽名字都很邪門,那裡,誰知道還有沒有會活著回來,所以,沒有人會願意去的。

對於自己的這番話引起了這樣的效果,勝林似乎很滿意,但並不關注其他人,而是目光飛快地瞄了林皓雪一眼,迅速收回,雖然這個速度很快,但是,林皓雪還是發現了。她的唇角微微翹起,心底卻生起了冷笑,這時候,她要是再不知道這地獄之路是沖著自己來的,那她可就真的蠢到無可救藥了。

這何家,這聖殿,弄了這麼大的排場,擺明了是想要將自己給送到地獄啊。

只用四個字,就鎮住了全場所有人,雖然地獄之路危險性令人心驚,但也不得不說,這個勝林的實力很強,當然,他的煞氣也很重就是了,剛才沒有他可以的威勢重壓,恐怕還是無法達到這樣的效果的。

環顧了有些低頭沉默的眾人,何冠英呵呵一笑,解圍一般地開口了:

「當然,大家也不要緊張,不是所有的想要進入南嶼各大宗派,都需要進入地獄,更何況,地獄之路的開啟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一點都不會比天路輕鬆。其實,也還有很多的人,是通過其他的方式進入各大宗派的,我們可以選擇其他的方式,比如外出歷練啊什麼的,只不過,外出歷練進入大宗派的幾率要小一些,還需要奇特的緣,這也就只能看運氣了。」

何冠英的這番話固然安撫了眾人,但是也讓眾人心有些失望。

「哦,對了,」何冠英忽然將目光投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