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三十九章 何以

第二百三十九章 何以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林皓雪說話的語氣淡淡地,但是那一笑,卻神采飛揚,讓看到的人都不由地微微一怔,被那抹笑容所懾。林庚也是一怔,這一刻,他忽然想起了兩年前皓雪被差點打死的那件事,昏迷幾天的她醒過來之後,也曾經這樣笑過,那一笑,那時候也讓他心神放鬆了下來。後來,皓雪的玄脈開始覺醒,她開始一步一步走向了烏桓帝國的巔峰階層,她說不用怕,她真的做到了。

這樣一想,林庚的心瞬間再次鬆了下來,他看著眼前這個只有十四歲的孫女,也笑了起來,她說相信她,他就選擇相信她,他願意相信自己的孫女,而且,在他的內心深處,一直有一個隱秘的願望,那就是,希望已經失蹤了十多年的兒子能夠重新回家,「好的,我相信你,只要是皓雪的話,爺爺都相信,爺爺會等你回來的,不管多久。」

「謝謝爺爺。」林皓雪雙拉過爺爺已經有些鬆弛的,心裡再次發酸,但她還是在笑,「爺爺,你要好好保重,好好修鍊哦。你還不知道吧,突破玄仙之後,人是可以青春永駐的,也能夠變年輕的,下次回來,我要看到一個越來越年輕的爺爺呢。」

「好,我會的,皓雪的願望,爺爺會努力實現的,你也要答應爺爺,好好的。」林庚笑的很洒脫,雖然很多人都認為林皓雪會一去不復還,雖然很多人都認為那是絕路,但是他相信,她會回來的,「不過,這次,就要我送送你吧。」

「好!」林皓雪點點頭,答應了。

「說完了嗎?說完了,那就走吧!」勝林一直冷眼看著林庚和林皓雪說話,這時候,見他們聽了下來,便冷聲說了一句。說完這句話,他也不理會其他人的眼光,而是率先踏出大廳的門,走了!

這麼拽?其他人面面相覷,都無奈地聳聳肩,但是最後還是跟上了勝林的腳步,所有人都跟著勝林向聖殿走去。

林皓雪和林庚還有林禾等人走在最後面,速度也不快。一路上,林庚在不斷叮囑,而林皓雪一直乖巧地點頭答應著,就這樣,一直到了聖殿的大門口。

「蕭真人?」林皓雪抬頭看著眼前的蕭真人,詫異了一下,其他的人都已經進入了聖殿,而蕭真人卻沒有,他看著林皓雪,彷彿等了一會兒了,好像有什麼事情要說。

「爺爺,你在那裡等我一會兒,」林皓雪跟爺爺林庚道,然後向蕭真人走去。

「皓雪,這次,我沒有阻止你進入地獄,你會不會怪我?」蕭真人道,剛才一路走來,林皓雪一直跟她的爺爺林庚幾人在一塊兒,他即便有什麼話,也沒有會跟林皓雪說,好不容易到了聖殿的大門口,實在不能再耽擱了,所以,他就直接過來了。

「真人這是什麼話?」林皓雪有些驚異,也有點意外,「選擇進入地獄,這是我的決定,再說,您答應了我,以後會照顧我的家人的,我感激您都還來不及呢,我怎麼可能責怪您呢?」

「你不怪我?那就好,」蕭真人欣慰地笑了,「那麼,接下來的事情,我就不會不好意思跟你說了。」

「真人,有什麼事您就直說吧,不用跟我客氣的。」林皓雪回答道,今天,蕭真人好像有點奇怪啊,他會有什麼事情跟他說呢?應該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吧?

「皓雪,是這樣的。」蕭真人臉色肅然,然後,他的右食指微微曲起,然後,林皓雪瞬間就察覺到自己與蕭真人的周圍出現了一個無形的屏障,能夠將其他所有人的感知到排斥在外,林皓雪便明白了,蕭真人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她說。臉色也嚴肅了起來。「什麼事,您直說無妨。」

「皓雪,我不知道你有沒有感覺到,其實,我幫你,是有目的的。」蕭真人臉上浮現出罕見的難堪,眼神也有點不敢跟林皓雪接觸。

「我知道。」林皓雪笑笑,寬慰他,「這一點,在進入湯池的底層,見到小冰小火之後,我就感覺到了,但是,我知道您對我沒有惡意。這就夠了。」

「你知道?」這下,蕭真人有點訝異了。

「是的,我知道,我知道您幫我,是為了我成長起來後幫您做什麼事情,說起來,我們是互利的,所以,我非但不會怪您,相反,我還會很感激您。」林皓雪說的很真誠。

「你啊,真是個聰明的孩子,也是個大氣的孩子,」蕭真人也不再覺得難堪,臉上的笑容卻也漾開來了,這次,是真真正正的平和與欣賞,沒有虧欠的負疚感,「真不知道你怎麼會有這麼敏銳的感知呢,什麼都瞞不過你,我感覺,你的成就必然會超過前世!」

林皓雪也笑笑,她當然知道自己的感知敏銳,任何一個意念強悍的咒師,都會有敏銳的感知,更何況,林皓雪即便在咒師,意念都是絕無僅有的,怎麼可能感知不敏銳呢?不過,「蕭真人,你說前世,是怎麼回事?」

「那,我問你,你有沒有偶爾腦海會出現一些與現在的的狀況不符的畫面?」蕭真人問。

「好像,真的有過。」林皓雪想起了在陳家祠堂,殺死血魔陳落落之後自己昏迷之際,腦海出現那個叫做初容,或者凌頂的紅衣女子,那一刻,她覺得那紅衣女子就是自己。

「那就對了,那是你前世的記憶。」蕭真人道,「從兩年前,不,準確地說,是從你出生開始,我就開始注意到你了。」

「因為,對我們而言,你是一個很重要的人,一萬年前你離開後,我們花費了很大的代價,才得到關於你這一生的相關信息。」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