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四十章 蕭真人的叮囑

第二百四十章 蕭真人的叮囑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我這麼跟你說吧,」蕭真人想了想,反問林皓雪道,「血魔谷和獵魂宗你是知道的吧?」

林皓雪點點頭,她知道,她不但知道,而且,還和這些傢伙有不少的接觸,先前陳家和言家兩家,她都消滅了這詭異的傢伙呢。

「現在的血魔谷和獵魂宗,其實只是死灰復燃,灰燼的火焰,能量還是太小了,基本上是不足為慮的。但是在一萬年前,那可不是這個樣子,血魔谷和獵魂宗勢力極大,而且他們的功法有非常邪惡,幾乎危害到了整個星浩大陸,最後,為了所有人的安慰,當時是你和師父聯將這兩個宗派給滅了,當時,付出的代價是你們兩個的性命。」蕭真人道。

「那我們?」林皓雪本來想問,那我們是什麼關係,但是話到嘴邊,卻咽了回去,這還用在問嗎?初次見到何以安的時候,那種非常熟悉的心痛感,每次遇到何以安的時候,那種熟悉的安心,暗之仙境何以安的陪伴,他對她的溫柔,以及那些奇奇怪怪的語言,這些已經足以說明了一切了。即便不問,她也知道。

她明白,當初,何以安為了弟子,為了她,為了所有人,犧牲了自己,現在,她回來了,她就有義務要將何以安救回來,而且,她也想要將他復活。她有這樣的念頭,那麼,當初被何以安救回來的弟子們想要復活他,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幾乎是瞬間,她就理清了一切。

何以安的靈魂就在她的神秘戒指,她會為此努力的,那麼,為什麼蕭真人選擇現在跟自己說這些話呢,選擇在自己要進入地獄之前告訴自己這些往事呢,莫非,地獄,有一些對何以安有利的東西,或者說,是復活他必須要的東西?

「是不是,地獄能夠將他復活?」林皓雪問,她的聲音也不由自主地顫抖了起來,天知道這一刻,她多麼希望能夠得到一個肯定的回答啊。

蕭真人一怔,她看著滿懷期待的林皓雪,神色複雜,語速很緩慢,「我只能說,有這個可能。」

「只要有可能,那就好。」林皓雪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問。「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

「因為,除了我沒有人會告訴你只有地獄才能得到生魂石。」蕭真人回答道。

「他也不會跟我說嗎?」林皓雪問。

「是的,師父是不會告訴你的,因為,地獄太危險了,更因為,想要得到那件東西對你而言,太危險了。」蕭真人道,其實,他的這句話沒有說完,他了解自己的師父,只要涉及到威脅到她的安危,他是絕對不會說的,師父不說,她就不知道,就不會去努力,所以,他就要說。

「好,那你告訴我,我應該怎麼做。」林皓雪問道,這時候,戒指空間內的何以安一直是靜悄悄的,從來沒有出面說過哪怕是一句話。

「當初,二師弟同樣以生命為代價,占卜出一萬年後,師父的復活,而你,是關鍵,我自降修為苟活到如今,也只是為了告訴你如何做。」蕭真人道。

林皓雪沉默,低頭做出聆聽狀,所有人都在為何以安的復活而努力,所以,他一定要活過來,為了他的那些弟子,也為了她。

「具體細節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在地獄,你必須要找到這件東西,生魂石。」蕭真人道。

「只是這樣?那怎麼復活啊?」林皓雪急了,問。

「只要你找到了生魂石,那麼,一切問題都不是問題了。」蕭真人道,「因為,復活師父的辦法,沒有人比師父知道的更清楚更詳細。只是,尋找生魂石,對你而言實在是太過危險了,所以師父才不會願意告訴你。只要你尋找到了生魂石,那接下來,師父自然會告訴你應該怎麼做的。」

「好的,那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努力的,即便是拼盡一切,我也要找到生魂石。」林皓雪很鄭重地說道,似乎是在跟自己保證,似乎是在跟蕭真人保證。

「那就好,現在,你就先將這個帶著吧?」蕭真人一邊說著,一邊將一個通體溫潤的白色玉石遞到林皓雪的時候,林皓雪伸去接,剛一接觸到那塊白玉,就覺得自己整個人生煥發,彷彿有用不完的力氣,然後,她發現自己的指上的肌膚愈加嫩白了,很好奇得問道,「這是什麼啊?」

「這是,生玉,它與生魂石一樣,也是復活師父必須要用的東西,也是我花費了近好幾千年才弄到的。」蕭真人道。

林皓雪驚訝地看著眼前的這個白衣白髮白須的蕭真人,心想,他到底有多大的年齡呢?肯定是超過一萬歲了,年齡那麼大,想想就覺得很驚悚。

「想什麼呢?只有拿著生玉,在地獄才能感應到生魂石的方位,不然你打算怎麼找到?」看到林皓雪驚訝的小臉,蕭真人忍不住伸拍了拍她的腦袋,說道。還別說,心裡很有成就感的,也只有他知道,眼前這個小丫頭看起來年紀小小的,但是呢,身份可很不一般,要是等她恢復了前世的記憶,那麼,自己可就再也沒有會這麼做了,除非他想找虐。

「現在我們走吧,你看他們,似乎都等急了呢?」蕭真人道,然後,他的微微一動,那道無形的屏障頃刻間消失地無影無蹤。

「好!我們走吧。」林皓雪點點頭,將那塊生玉謹慎地收入道神秘的戒指空間,然後,她與蕭真人一起向聖殿的大門走去。

而就在林皓雪剛剛從聖殿的大門口向內走的瞬間,她似乎隱隱約約聽到了一聲輕嘆在她的心底響起,依然很輕,但是林皓雪聽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