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是誰?

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是誰?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黑暗,無窮無盡的黑暗,鋪天蓋地席捲而來,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摸不著,彷彿一切都是空的,一切都是虛無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好像是在空漂浮著,哦,不,好像是在水浮著,水在流動,而她的身體彷彿也在流動,像那流水一樣,意識正在不斷渙散,似乎有一種怪的力量在阻止她思考。/

剛開始,她不知道自己在哪裡,感覺到自己的周圍好像是流水,溫暖而柔軟,她在努力想,自己現在在哪裡?自己想要幹嘛?好像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被她忘記了,她要努力去想,但是一想,腦袋會特別特別疼,好痛苦啊,一旦停止思考,腦袋不疼了,相反,還會不很舒服,嗯,那還是不想好了。/

後來,她不知道自己是誰,她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不知道自己的家人是誰,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牽掛,她一想這些問題,頭會很疼,致命地疼,讓她下意識地迴避這些痛苦,所以,還是不要想好了。/

漸漸地,她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是人,是貓,是蝴蝶,還是一條魚?應該是魚吧,哦,我是一條魚,她想,是魚才會如此自由自在的游來游去,嗯,對的,是魚,這樣想著,她很滿意這個答案,腦袋沒有疼,感覺很舒服。/

到最後,她覺得自己的思維好像要化掉了,像那些流水一樣流走了,嗯,不要想,什麼也不想,這樣很好,她覺得,這樣悄悄地隨波逐流的感覺很好,很好,那這樣吧……/

「醒醒,醒醒,」耳邊有誰在說話,是個男子的,這個聲音很好聽很好聽,她覺得自己很喜歡聽到這個聲音,雖然打擾了她的睡覺,讓她回過神來了,但是她不討厭,所以,她也不怪他,覺得只要他說話,可以原諒他的打擾,可是那個聲音為什麼聽起來那麼緊張焦慮呢?有一點點害怕,還有一點點難過,一想到那個聲音的主人會難過,不知為什麼,她會覺得心裡好痛,好怪哦。/

「初容,你真的要把我忘記嗎?」那個聲音很低沉,很溫柔,彷彿溢滿了濃濃的深情,也彷彿溢滿了濃濃的愁苦。初容,那是誰?是她嗎?可是她不記得了啊。她想說,我沒有把你忘記,可是好對不起啊,她好像真的不記得他是誰。怎麼辦?怎麼辦?想不起來了啊,她有些焦急,她努力去想,想到頭都疼了,還是想不到,這個時候,她幾乎沒有思考分辨的力氣,這樣認為自己是初容了。/

「初容,這一世見到你,我知道,你已經不記得我了,可是,我不急,我知道,總有一天你會想起我的,所以,我能等的,我一點都不心急的。」聲音好溫柔,好像能夠滴出水來,像現在她躺在水的感覺一樣,可是聲音又是充滿希望的,她靜靜地聽著。/

「這一世,你最喜歡的不再是紅衣,而是白衣了。可是,不管是穿紅衣,還是白衣,在我的眼,都是最好看的,我都會喜歡的。好吧,我承認,其實我心急了,你什麼時候,才能恢復記憶啊?」聲音好暖好暖,帶著一點點的委屈,她喜歡聽,好喜歡,並且隨著他的話語,在內心的深處好像出現了女子的形象,那是一個長發飛舞,恣肆狂放的紅衣女子,好像,好像還會半坐半卧間,仰頭喝酒,看起來那麼洒脫,嗯,那個形象她也喜歡。/

「一世,你是那麼驕傲,驕傲到甚至有些囂張,但是,我還是喜歡你了。這一世,你開始有了牽掛,有了負擔,你開始懂得了隱忍,開始為了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一切學會了包容,我真的很開心,你成長了這麼多,真的。可是,我也很心疼,我多麼希望你不要這麼累,希望你能夠像前世一樣,是一個快快樂樂的小公主,繼續囂張下去,我不希望你承受這麼多的痛苦,你知道嗎?」聲音沉沉的,帶著濃濃的痛意,那是對她的心疼,心裡暖暖的,她想說,沒有關係的,真的,我沒有關係的。/

「很多事情,你早忘記了,可是,我卻記得非常清楚。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是你找我的,那時候,你帶著一柄紅色的長劍,剛一見面,用劍尖指著我,眉頭跳得高高的,道,『是你說凌頂這樣名字不適合一個女子的?是你說初容才最適合現在的我?是也不是?』我還沒有來得及回答,你又開口了,『拔劍,你贏了我,我改名。』那個時候,看著你的模樣,我在想,這個世界怎麼會有這樣一個女孩子,即便是囂張跋扈,也會這麼可愛呢?」那個溫柔的聲音陷入了沉思,開始講一個故事,關於她的故事,這個故事很好聽,她喜歡。/

「那次,你當然輸了,可是,你也沒有改名字,你依然堅持自己叫做薛凌頂。當然我其實是知道你的,知道你是南嶼薛家數千年難得一遇的天才,是薛家眾人捧在手心的小公主;知道你也是星嵐宗唯一的首席大弟子,也是星嵐宗最為驕傲的存在,可是天才又怎麼,我其實見多了,只是那個時候,我想錯了。」那個溫柔的聲音繼續娓娓道來。/

「過了一個月,你又來找我了,當然,你還是輸了,你走的時候有些不忿,說,總有一天會打敗我的,我只是一笑了之,沒有放在心,畢竟,這樣的話我也聽多了,更何況,那時候的你只是一個十六歲的小姑娘啊。」溫柔的聲音帶著一點淡淡的笑意。/

「以後我才知道,我是小看你了,小看了你的毅力,也小看了你的天賦,我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麼能吃苦的人,也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麼能堅持的人。你始終沒有能贏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