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七元咒師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七元咒師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好死不如賴活著?何以安聽到這話,不由地在心裡暗笑,烈風還真有意思,這些烈山狼的智慧並不比人低,想必此刻是發現了林皓雪需要時間,也明白它們活著就是對林皓雪另一種形式的成全,所以大片大片的向自己的種族用力撞去,還真是自殺呢。

只是這樣一來,烈風幾人非但不能繼續殺它們,反而要去救它們,現在它們不求生反而求死,目的反而容易達成多了,這情形雖然詭異,但是卻也讓烈風他們幾個焦頭爛額,狼狽異常。

抬頭看了一會兒,何以安將透明的指尖微微抬起,然後,屈指一彈,隨著指尖的彈起,空氣中彷彿有一種無形的波動從何以安的指尖緩緩漾開,衍射到戰場中心,然後,那剩下的不足十頭的烈山狼仰頭奔跑的姿態被瞬間定格了,不得不活著,再也無法自殺了,因為它們動不了了。

剎那間的變故,正在忙著的烈風三人都有些意外,然後,烈風和冰都驀然扭頭看向神情淡然的何以安,頓時明白了剛才的情形一定是和何以安有關,向來對於何以安沒有什麼概念的兩人,這時候心底都緩緩升騰起驚懼和敬服,能夠瞬間就將這些傢伙定住,雖然何以安只是個靈魂體,但他的實力和境界必然非常可怕才是。

雖然對何以安很敬服,但烈風和冰相對還比較含蓄一些,只是心裡敬服,神色還是平常的,而小火卻不一樣了,只見她的兩隻眼睛都是粉紅色的泡泡,望著何以安的眼神何止是崇拜,簡直是在看神仙。

他們的不同舉動,何以安並沒有多做理會,他在制止了那幾頭烈山狼的瘋狂舉動後,繼續回頭專註地看著林皓雪,突然,他的臉色微微一變。

只見林皓雪頭頂上空懸浮的那些能量漩渦忽然「砰」地一聲,像是眼花炸裂一般,瞬間變成了八種顏色,紅色,綠色,藍色,青色……,而這八種顏色正好對應的是林皓雪身體所擁有的八系玄脈。只不過那些顏色有些凌亂,有些狂暴,好像不是很穩定,這樣的變故,也不知道對林皓雪是好還是壞,何以安不能確定,也不敢妄自動手,所以,只能這樣靜靜的看著,眉頭皺的緊緊的。

就在何以安眉頭輕蹙,憂心不已的時候,忽然,那八種顏色忽然都變淡了,然後嗖一聲全然消失不見了,就那樣彷彿瞬間被什麼吞噬吸收掉一般,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何以安又看向炫,看到炫周身的火焰一般的東西也都消失不見了,彷彿同樣被吞噬掉一般。

然後,在三個靈獸與一個靈魂瞪大眼睛的等待之下,林皓雪和炫同時睜開了眼睛,在眼睛睜開的瞬間,眼中都有異光閃過,林皓雪眼中閃過的是彩色的光芒,炫的眼中閃過的卻是紅色火焰般的光芒。

「主人姐姐,炫老大,你們沒事了?」瞪了好半天,眼睛都快要瞪酸了,確定自己沒有看錯之後,小火終於歡快地跑到他們兩的身邊,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最後湊近兩人問道。

「嗯,我沒事了。」林皓雪笑著沖她點了點頭,然後低頭看向自己的身體,發現居然一點臟污也沒有,搖了搖頭,感覺有點奇怪。

「這一次的洗髓,重點是在於強化你的身體內臟骨骼以及肌肉的強度,你的身體內基本上沒有其他的雜質,沒有污垢也是很正常的,你不要覺得奇怪,」在小火跑過來,之後,何以安也翩然而至,他發現了林皓雪的這個地頭和搖頭的小動作,瞬間就明白了林皓雪的想法,有點好笑地道。

「哦。」林皓雪這才恍然大悟,她點點頭,然後看向炫,問,「那你呢?感覺怎麼樣,還好吧?」

「我,當然沒事了啊?」炫有些彆扭地看了一眼何以安,低聲訥訥回答道,「只是鬱悶,我為什麼只有火系玄脈歸位了呢,要是其他的玄脈都歸位,那這次我可就賺大發了。」

「所有玄脈都歸位?你想的倒美,」何以安冷然看了炫一眼,告誡意味很濃地道,「在你真正獨霸天下之前,還是不要貪心比較好,你以為你的身份很尋常嗎?要是所有的玄脈都歸位,必然會引起天地異變,被一些你想像不到的強大高手給盯上了,到那時候,你會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還會牽連到皓雪。」

「有那麼誇張嗎?」炫有些不服氣的道。

「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事實比我說的還要誇張很多倍,你信還是不信?」何以安的臉色暗了下來,神情也嚴肅了起來。

炫頓時沉默不語了,他不蠢,自然知道何以安說的不是謊話,其實,他只是不忿他用那麼嚴厲的口吻來教訓自己而已。

「好了好了,事情不是還沒有發生嗎?」林皓雪發現這兩者之間的氣場不是很契合,趕緊打圓場道,然後看到了那幾頭被定住的烈山狼,「他們這是怎麼了?」

「主人,是這位大人啊,他好厲害,剛才這些烈山狼要集體自殺,他一下子就將這些東西給定住了。」小火眼冒紅心地道,別提有多興奮了。

原來是他啊,林皓雪看著眼前的何以安,由衷地讚歎道,只要是他的話,什麼她都不會覺得奇怪,彷彿他本來就應該這麼厲害,這是一種潛藏在她骨子裡面的一種無由來的信賴。

只是,定住,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呢?林皓雪看著何以安,心底在恍惚地思考,不知道咒陣能不能達到同樣的效果?

「要進入下一境嗎?」何以安並沒有回答,而是低聲問道,聲音輕輕柔柔的。

「哦,好。」好像被這個聲音蠱惑了,林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