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四十八章 善惡門

第二百四十八章 善惡門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嗖嗖嗖!」這是類似於風的聲音,光是聽起來覺得非常銳利,然後,一種驚人的危機感出現在林皓雪的身,意念之力強悍的優勢再次展現出來,幾乎是下意識的,她的身形微微向一側一閃,躲開那些突如其來的攻擊。/

避開之後才能抽空去看,這時候她才發現,原來剛才攻擊自己的是一種非常怪的鳥,顏色是青色的,身長不足一尺,但是,卻擁有尖利的喙,這隻青鳥的喙同它的羽毛顏色是一樣的,同樣是青色的,翅膀不大,但是飛行起來的速度卻非常快。/

當然,青鳥的出現不止是一個兩個,而是鋪天蓋地席捲而來,至於數量么,經過先前的臨湖妖鱷與烈山狼的經驗,這次的青鳥的數量,應該也是一萬。/

避開之後,林皓雪幾乎停頓都沒有停頓,手握短劍,反身而,在他身邊的幾位靈獸也沒有閑著,自然又是一場拼殺開始了。/

一直到最後的一隻青鳥被殺死之後,彷彿是開啟了什麼開關,咔咔咔,周圍的環境又發生了新的變化。/

紫色,這次是漫天遍野的紫色,周圍彷彿有層層的雷雲,發出滋滋的聲音,這樣的環境令人心顫。不過,在這個環境,並沒有其他的東西攻擊,即便如此,這裡的氣氛依然是沉重到令人窒息,手輕輕一抬,一個防護咒陣再次出現了,而在林皓雪的防護下,其他的人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而林皓雪,也在這次的環境,成功地凝結出了第八個咒印漩渦,帶著雷系屬性的咒印漩渦穩穩地坐落在林皓雪的識海。/

然後,白色,永遠的白色,白色的風,白色的樹木,白色的土地,白色的太陽,這裡的一切,亮得令人目眩,彷彿是在一片雪原,驚人的白色令人的眼睛都睜不開。/

即便看起來這裡並沒有異常,但是誰也不敢掉以輕心,果不其然,一個個非常小的白色的東西潛藏在這炫目的白色,暗偷襲林皓雪幾人。/

然後,一場新的搏殺,不過這次的搏殺不再像之前的那麼明目張胆光明正大,而是一方潛藏,另一方偵查尋找,當然,花費的世界要更多一些了,一直到最後的一個白色的小獸徹底的消失後,周圍的環境,終於再次發生了變化!/

黑色,彷彿永遠處於夜空,沒有任何的光亮,令人窒息,這裡的黑色能量彷彿是在抗拒林皓雪的意念一般,所以,這一次,林皓雪的咒印沒有凝結而成。/

金色,令人炫目的閃閃金光,彷彿置身在一個金碧輝煌的殿堂一般,富麗堂皇到令人心折,窸窸窣窣的聲音很微小,卻沒有避開林皓雪的感知,一條條金色的小蛇出現在林皓雪的視野,佔據著環境的優勢暗偷襲林皓雪等人,於是又是一場搏殺。/

周圍的環境一直在變化,不同的顏色,不同的風景。/

在這個期間,林皓雪的第九枚咒印凝結而成,在第九枚咒印凝結而成的時候,林皓雪感覺到丹田有一種被拓寬的感覺,一股股特的信息出現在林皓雪的腦海,這是融靈訣的第二層正式出現了,這一層的重點是修鍊丹田的,名字叫做擴丹田,林皓雪心裡一喜。/

然而,雖然她現在的實力有了一定的進步,但是,他們還是被困在這真假境,並沒有離開,而且,到底如何才能真正破解這真假境,林皓雪卻沒有任何頭緒,看著眼前的已經轉變成的一片海水的藍色,林皓雪有點犯愁。/

藍色?海水?這是一片碧藍色,這是破濤洶湧的大海!/

水!林皓雪忽然心裡一動,她可沒有忘記剛開始的時候,自己在一片湖水遭遇到臨湖妖鱷的攻擊的,不管是湖水也好,還是海水也好,不都是水嗎?/

這世界的一切變化是有著可遵循的規則的,而這真假境的規則,是水,以水為開端的一次又一次的循環。原來如此,她終於明白了。/

只是,這片水域要是能夠停下來好了,林皓雪這樣想著,手指無意識的動著,她做了一個很怪的動作,然後,這裡的水果然被定住了。/

呃?林皓雪還有點沒有辦法回過神來,原來剛才那一瞬間,她腦海想著何以安的動作所引起的波動,那是咒陣的氣息,她便無意識地布置了一個連她自己都沒有想到的一個咒陣,沒有想到,居然真的將這裡的一切都給定格下來了。/

在定格的瞬間,她發現周圍的環境再次發生了變化,只不過,不再是土地,也不再是其他各種玄脈對應的系別,而是,嘩啦啦,在她的真對面出現了一扇大門,那扇大門是青銅色的,看起來非常古老,也非常高大,帶著一股厚重的古樸的味道來,而在那扇大門的兩面,分別雕刻這一個黑色的龍和一條白色的龍。/

林皓雪知道,自己已經闖過第一關真假境,成功進入了第二關,善惡門了。/

「你居然將這一招學會了?」何以安有些驚訝地看著林皓雪,然後在看到周圍似乎依然還有隱隱的意念波動,終於明白自己並沒有猜錯,林皓雪果然學會了自己的一招,而且用了咒陣將看破的那處環境給定格下來,從而闖過了第一關。看明白之後,何以安欣慰地笑了,笑容還帶著一些驕傲,是啊,她從來都是值得他驕傲的。/

眼前的這個青銅色的大門,大門略微古樸,看起來陳舊,似乎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舊式的大門,但是,林皓雪知道,這道門不會那麼簡單能夠過去的,其必然有一重又一重的機關。/

別的不說,在大門的外面有兩條龍的雕塑,都很不簡單,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