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四十九章 兩難的選

第二百四十九章 兩難的選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皓雪!」就在林皓雪的右已經碰觸到了那個環扣,正要推開那扇大門的時候,忽然,何以安的聲音再一次從她的身後傳來的。林皓雪停下了腳步,回頭,她看到了何以安的那雙複雜的眼睛,那雙眼睛,怎麼說呢?說是凄惶吧,是有點,但又不全是;說是心疼吧,有點,但也不全是。林皓雪忽然心裡一酸,不由地低垂下了眼睛,不敢與那雙眼睛再次接觸。

「皓雪,你真的決定要走了?」聲音聽起來似乎有點小心翼翼,彷彿他想要林皓雪在這裡多留一會兒。

林皓雪點點頭。

「這一步踏進去,一切可就只能靠你自己了。你只能自己來做出選擇。而我,」停頓了好一會兒,何以安終於再次開始說道,「就再也幫不了你什麼了。」

「嗯。我知道的。」林皓雪的聲音底底的,她只是能答應。然後,她回過頭,再次看到了那裡的那個扣環,這次沒有絲毫的停留,推開了那扇大門,然後,踏進了新的大門。直到踏進大門的最後一刻,她都知道,何以安在身後看著她。

在踏進那青銅色的大門之後,一切都好像完全變了一般,她彷彿置身與一片混沌的空間之,在這裡,灰濛濛的一片,只不過,仔細去看,卻能夠發現,這些灰濛濛的色澤全都是由黑色和白色組成,只有純粹的黑與純粹的白,沒有其他的色彩。

就在林皓雪有了這個發現之後,忽然眼前的一切都變了,不再是組成灰濛濛的一片了,眼前的一切,要麼,黑的令人窒息,要麼,亮的令人目眩,正在迅速變化著。

林皓雪下意識地回頭去看,可是她失望了,在她的身後,並沒有何以安的影子,當然,也沒有炫,沒有冰,沒有小火,沒有烈風,在這裡,她是孤獨的,沒有任何一個可能會出現在這裡的夥伴。

停頓了下來,何以安的聲音彷彿還在她的耳邊迴響,「這一步踏進去,一切只能靠你自己,而我,就再也幫不了你了。」再說那話的時候,林皓雪能夠聽到他言語的難過,彷彿,無法幫到林皓雪,對他而言,是一件很難過的事情。

微微搖頭,林皓雪在心裡暗笑了一聲,但是,在抬頭的瞬間,眼眶卻還是濕潤了。她很感激何以安的關切,正因為感激,才會因為他的難過而難過。

沒關係的,那就一個人走吧,林皓雪在心裡默默地告訴自己,相信只要走出這裡,她還是會見到何以安的,也會見到其他的幾個人的,那還有什麼可怕的呢!

在進這裡之前,林皓雪知道這一關的名字就叫做善惡門,來到這裡後,林皓雪看到的卻是一片混沌,到底應該如何來區分這善這惡?然後,她就看到了黑與白,林皓雪依然有些不明白,難道黑就是惡,白就是善?應該不會這麼簡單吧?

林皓雪緩緩閉上了眼睛,大腦開始迅速運轉。她知道關於世界的本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生萬物。這二,就是陰與陽,換而言之,便是這個世界的光與暗,眼前的一切,正好詮釋了這光與暗的關係。可是,無論是光,還是暗,都是組成這個世界的本源,無論如何都不能區分開來的,都不能割裂開來的。

彷彿能夠感受到林皓雪此刻的想法,就在林皓雪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眼前的一切忽然再次發生了變化,這種變化,有點神奇,也有點熟悉,那些原本有些混沌的世界,忽然之間變得涇渭分明了起來。

所有的光亮都向上浮去,所有的黑暗都在下面沉澱,漸漸地,上面,是晶亮的世界,下方,是黑洞洞的世界,這一次,光與暗之間的界限是如此明顯。林皓雪忽然覺得,這裡,和當初在聖殿見到的天路與地獄之路,是何其相似,然而,再相似,卻依然有不同之處。

一條蜿蜒而上的道路,通往那一處晶亮的世界,在那條路的盡頭,是一個白色的影子,看起來,彷彿是一個人的靈魂體,林皓雪一眼就能夠看到,那當然是一個人的靈魂體,因為那不是別人,正是何以安。

靈魂體的何以安正在沖林皓雪微笑,他笑容非常溫柔,然後對著林皓雪招,似乎是在示意她上來,有似乎只是簡單地和她打個招呼,但是林皓雪甚至都能夠聽到他的叫自己的聲音,聲音是熟悉而溫柔的,林皓雪抬起腳步,正要向那個台階上走去,走到何以安的身邊。

忽然,她停住了腳步,隱隱約約聽到一聲低低的痛苦的*之聲,那一聲*低沉而壓抑,但是林皓雪同樣感到非常熟悉,她心頭一驚,回頭的瞬間,就看到了令人心驚的一幕,在通往地底處的那一條漆黑如墨的道路,在道路的盡頭,有一個黑衣人的影子,那個黑衣人看起來年紀並不大,但卻是被囚禁在這裡的。

在他的周圍,似乎有不少的咒符,將他周圍的所有的玄力,所有可會出現的能量波動都壓制地死死的,同時,一道道粗重的鎖鏈鎖住了他的雙臂與雙腿,這樣的枷鎖,使他一點都不能動彈。不僅如此,他的身體是趴伏的,頭頂上還有一個個尖利的東西在一點點掉落下來,然後,戳在他的身體上,每戳一下,她就會低低*一下。

炫!從他偶爾抬起的頭的空隙,林皓雪看到了他的面容,赫然是炫,雖然是一身黑衣,不是慣有的紅衣,但是她可以確定,那就是炫。炫是她的契約靈獸,他們之間簽訂了本命契約,他們是生死與共的戰友,她不能看到自己的生死戰友在這裡受苦而置之不理,他剛才那麼壓抑自己的痛苦,是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