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五十一章 天地路

第二百五十一章 天地路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沒有啊!怎麼會這樣?」聽了冰的話,林皓雪心裡一驚,一個可怕的念頭出現在她的腦海,這麼說,剛才在那善惡門見到的並不是幻影?那她是真的傷害了他們?那他們到底怎麼樣了?會不會,會不會已經……忽然,她不敢繼續往下想了,立刻回身,沿著原路走回去。w.vodtw/

「你要幹什麼去?」似乎是冰在驚訝地問道。/

「當然是將他們找回來啊?」林皓雪頭也沒有回地回答道,低頭的時候,沒有注意到周圍的人影有了變化,多出來了。/

「你要幹什麼去?」又有人再問,因為心急,因為擔憂,還有一點自責,林皓雪有點不耐煩了,她沒好氣的回答道,「還能幹什麼,找人啊!」/

「找誰?」這個聲音似乎沒有覺察到她的不悅,不怕死地繼續問道。/

「當然是找……」林皓雪正要回答,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了,那個聲音有些不對勁,抬頭一看,頓時停下了腳步,驚喜地道,「你們沒事?」/

「是的,我們沒事!」這個回答的聲音似乎帶著隱隱的笑意,是那麼熟悉,那麼溫和,令人心暖。/

這個說話的人當然是何以安,何以安微笑看著面前的林皓雪,笑容那麼好看,如果可以,他會抬手摸摸林皓雪的腦袋,但是他也心裡很清楚,即便他抬起手來,也無法真的摸到林皓雪的腦袋,所以,他袖的手動了動,卻終究沒有抬起來,低垂的眼眸也暗了暗。/

林皓雪看著何以安,一直看著他,忽然也笑了,她笑的有幾分可愛,幾分舒緩,幾分遺憾,還有幾分決心,如果不是知道何以安的身體是靈魂體,她會衝動跑去,抱住他,像在聖殿對七月那樣。但是她知道,不能,所以,她只是站在原地,只是笑著看他。/

神情有些恍惚,一種很微妙的情緒在心底緩緩蔓延開來,彷彿這一幕曾經經歷過似的,很熟悉。/

在何以安的身邊,自然也有炫的身影,炫從出現開始低著頭,一直沒有說話,只是,他的身體是似乎微微顫了顫。/

「你們,沒事吧?」林皓雪回過神來,聲音變了調,他們都受傷了?/

剛開始見到何以安的時候,她的心情太激動了,所以,沒有注意到,即便是靈魂體,何以安的身體也帶著隱隱的傷痕,當然,站在他們身邊的炫,同樣也帶著傷痕,只不過,起何以安,他身體的傷痕更加的令人觸目驚心,所以在目光接觸到炫的時候,她才發現他們受傷的事。/

這些痕迹如此明顯,而又如此熟悉,正是剛才在那個善惡門的間,她出手所傷,原來,剛才那並不是幻覺,自然也不是幻影,而是一場實實在在的搏殺!這一認知,讓她的心裡有些慌亂,有些心驚,還有些後怕。/

「沒事的。」/

「我們是誰?當然沒事啦。」/

聽到林皓雪言語的擔憂和自責,何以安和炫異口同聲回答,回答後還對她安撫地笑了笑,表示自己真的沒有什麼事。/

林皓雪笑了笑,正要說什麼,忽然她停頓了下來,眼神瞄向前方,那裡,一道白光閃過,那道白光,鋒利而又刺目,嘩啦,彷彿是預兆一般,隨著這道白光的閃過,眼前的風景驀然又發生了新的變化。/

「你不用擔心,我們真的沒事。」望了那道白光一眼,何以安臉色也是變,語氣有些急促,他叮囑道,「只不過,接下來,我們需要時間來恢復實力,你不用擔心,這是一件好事,等我們出來之後,會有新的突破。」/

「嗯,我知道了!」林皓雪當然聽明白了何以安的言外之意,那是接下來的路,何以安不能再對自己進行指點了,林皓雪看著那道白光從天而降,彷彿成為一柄劍,貫通了天與地之間一般,向,破天,向下,入地。/

「還好!這次沒有什麼危險。」何以安也望著那道白光,似乎鬆了一口氣,再次對林皓雪叮囑到,「那麼,接下來,你自己小心點,我們先進入戒指空間了。」/

「嗯。」林皓雪點點頭,答應道,在林皓雪剛剛點頭之後,何以安便帶著炫從林皓雪的眼前消失了,進入了戒指空間,煉化融合這部分新的收穫,她為他們感到開心。/

林皓雪停在原地,盯著那道白光,眼眸明朗,那道白光的顏色漸漸變深,到最後,緩慢地幻化成一條路,是青磚的顏色,那條路一節一節的台階,彷彿是梯子一般,可亦可下,最後,三個淺白色的字跡在那青磚路浮現出。/

「天地路!」/

天地路,相傳可通天徹地之路,這裡,有沒有可能是通向天路呢?林皓雪抬起頭,盯著向的那一個個青石台階。/

「主人,我們接下來怎麼辦?」跟著林皓雪站了半晌,小火幾人終於忍不住了,開口問道,言語之間有一些焦急的意味。/

「接下來,那我們進入吧!」林皓雪道。/

「可是,怎麼走呢?」小火歪著腦袋,有些疑惑地問道,「這兩條路,好像都能夠走進去啊!只是不知道有沒有危險。」/

「都能走么,只怕未必!」林皓雪道,她又回想起何以安的交代,天地路是考驗的是對於地獄的認識。地獄本是在地底下存在的,它怎麼能夠容忍有人想要通過它來天路呢,恐怕,向,才是一條絕路。/

所以,只能是入地,林皓雪看著向下的那條路,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那條路看起來好像越走越窄了一般。/

「我們向下走吧!」林皓雪道,語氣肯定。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