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五十九章 小連的成長

第二百五十九章 小連的成長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林皓雪抬起頭,看向那個平大人的身後,在那裡有一個光碟模樣,彷彿傳送陣一般的東西矗立著,那東西的周圍隱隱閃爍著光圈,似乎處於開啟的狀態,林皓雪知道,那應該就是試煉營的入口了,從那個光圈進入,便是真正進入了試煉營。

「平大人!」在林皓雪等人向前邁步之前,於成珠忽然再次開口了,語氣有些隱隱約約的緊張。

「你又怎麼了?」那位平大人回頭,語氣多出了一點不耐煩,那種不耐煩只是針對於成珠的,卻與林皓雪幾人無關。不,應該是有關的,他心裡急切知道林皓雪人的實力,所以才會對拖拖拉拉的於成珠表現出不耐煩。

在說完之後,似乎覺得自己的表現太過不客氣,便咳了一聲,然後聲音和緩了不少,問道,「你還有什麼事情,說吧。」

「平大人,」於成珠自然也覺察到這位平大人的態度些微的轉變,但卻沒有心思細想,問道,「我想知道,這次武城縣天之營名額有幾個?」

「原來你在擔心這個?」平大人的目光和緩,從林皓雪人的身上掃過,眼神有了一些深意,回答道,「這個你不用太過擔心,你們的運氣很好,這次武城縣恰好需要名天之營成員。」

「那就好,那就好!」於成珠聽到是個名額後,下意識地鬆了一口氣,如果是個名額的話,那麼,林皓雪至少會全力保全小連的。

「你也不要高興的太早,」平大人很奇怪地看了看神情放鬆了的於成珠,道,「只不過這個名額,他們能不能得到,這還是一個未知數的。你也知道,個名額意味著什麼?

「我知道,」於成珠的神色微微變了變,然後看著林皓雪幾人,道,「不過,我相信她們。」一邊說著,一邊對林皓雪幾人點點頭,示意她們可以進去了。

林皓雪也沖他點點頭,讓他放心,然後帶著小火與小連,一步一步,很緩慢地走進了那個傳送陣,在他們進入了那個傳送陣後,忽然傳送陣光芒大盛,然後,他們幾人從金碧輝煌的大廳消失了,進入了真正的試煉營。

「你好像對他們很自信?」目光追隨著林皓雪幾人離開的身影,直到她們已經徹底消失,那位平大人才調轉頭,看向於成珠。

「那是自然!」於成珠的語氣非常肯定,林皓雪當然不是一般的人,別的不說,就是那份給自己的禮物,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拿得出來的。

「我可以問問這是為什麼嗎?」平大人的面露疑惑,看著於成珠的眼神帶著迫人寒光。

頭一抬,於成珠與那目光對視,感到一股股寒意從自己的脊背滲出,感覺到沉重的壓力壓在他的肩頭,幾乎忍不出要將自己的心裡話給說出來。然而,想起這話說出後可能造成的後果,對林皓雪的危害,便生生將這股壓力給承受了下來。

他努力擠出一抹笑容來,笑意看起來非常勉強,道,「哪有什麼為什麼?只不過是一種直覺罷了!」

「直覺?」平大人彷彿在斟酌這話的真假,然後,他也笑了,道,「你說的沒錯,我也有這種直覺。」

在他笑起來的同時,於成珠感覺到自己的身上的壓力忽然消失無蹤,方才暗暗鬆了一口氣,還別說,那種壓力果然不是那麼容易承受的啊,看來以後,可要好好提升修為了。

「那我就在這裡等著吧,看看我們的直覺有沒有出錯!」平大人似乎是在自言自語,又好像是對於成珠說的。但是說完這話之後,便在這裡盤膝而坐,也不理會於成珠。

停頓了片刻,見他沒有反應,於成珠終於悄悄地離開了,外面,還有烈風和冰在等著他呢,他答應過林皓雪,那就一定要將烈風和冰送到地之營去。

試煉營,灰濛濛的一片,什麼都看不清楚。

林皓雪只感覺到眼前一片灰濛濛的東西,彷彿是霧氣,卻又不完全是,總之,在隔絕人的視線,在那些灰色的東西間,有些影影綽綽的人影閃動,不用問,她也知道,那些就是其他的試煉者,說白了,就是她們本次必須要殺死的敵人。

這樣的場合,這樣的情景,有幾分熟悉,不,應該說是非常熟悉,這與前世自己參加的訓練驚人地相似,殘酷而嗜血,這裡的一切,彷彿是喚醒了她血液的暴虐的因子,一股決然而狠厲的感覺。

林皓雪知道,從這裡能夠走出去的,就是最後的贏家,這次不知道進來的人有多少,但是活著的,只能是個。別的人如何,林皓雪不想理會,現在,她需要保證的是,小連,小火,還有她自己,她們個一定要活下來,一定要活到最後。

「嗖!」就在林皓雪心神震動的時候,忽然,眼前出現了一個人的身影,這個人的實力一般,但是速度卻飛快,出非常迅速,眨眼間,一柄利刃恍若閃電一般,就向林皓雪身前的小連激射而來,出就是致命一擊。應該是對方看小連的年紀最小,把他當做最好對付的一個人,然而,他卻小瞧了小連身邊的林皓雪。

「哼!」林皓雪冷哼一聲,反應極快地將身前的小連拉開,纖細的指探出,食指和指夾住那柄利刃,微微一用力,咔嚓,對方的那柄用來偷襲的,也不知道是短刀還是短劍的東西頓時碎成兩截。

那人大驚失色,飛速後退,就要逃離林皓雪的身前,然而,已經來不及了,林皓雪掌心勁風一吐,在雄厚玄力的衝擊下,那斷刃瞬間飛回,插入原主人的心臟之處,對面那個偷襲小連的人悄無聲息地倒下了,一條生命,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