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六十四章 搶人

第二百六十四章 搶人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阿平,你確定這次你們武城縣的天之營成員會很出彩?」這個聲音嬌嬌脆脆的,是那個藍裙女子,藍裙女子長得非常漂亮,從五官到身姿都完美無瑕,她依稀水藍色的裙子,按說,這樣的裙子往往會顯得一個人的氣質很溫柔的。在她的身上,當然,也是溫柔的,只不過,那種溫柔絲毫無法遮掩她那骨子裡乾脆利落的氣質。

她瞟了一眼其他的兩人,道,「在接到你的通知之後,我可是沒有絲毫遲疑就趕來了,但願這次不會讓我失望啊。」

「藍瑩姐,其實我也不是很確定,只是感覺這次武城縣的天之營來了個不同尋常的孩子,」藍裙女子口的阿平,也就是於成珠恭敬以對的那位平大人,在這藍衣女子面前居然有點緊張,他苦惱地道,「看到這個孩子後,想起藍瑩姐的月之宮在尋不同凡響的天才,所以就傳信給你,至於結果,我們還需要再等等看。」

「嗯,」藍瑩很隨意地點點頭,似乎也不是很在乎,便微微放下心來,但是,他的心還沒有落地,便被另外一個人的話給驚到了,再次提到嗓子眼上,「這麼說,你只知道有你藍瑩姐的月之宮在尋找超級天才,不知道太陽殿也在尋找?阿平,這麼做,可不公平哦,如果不是因為阿瑩得到消息時,我正在她的身邊,你可真的要瞞過我了?」

這次說話的是那個綠衣青年,相貌非常俊美的他,此刻似笑非笑地斜睨著阿平,勾起的唇角帶著幾分邪氣,不過這幾分邪氣非但沒有損害他的氣質,相反,卻給他增添了更多的吸引人的魅力。

「不是的,碧林哥,反正你們是在一起的,不是嗎?」阿平哭喪著臉,心裡卻在暗暗嘀咕,你們太陽殿和月之宮都在選拔出類拔萃的天才是沒錯,你們屬於競爭對也沒有錯,可是,整個天之營誰不知道你們經常在一起的,我告訴她,不就是相當於告訴你了嗎?為什麼還要跟我一個小人物計較?

「碧林,你想要說什麼?」看到阿平問難地哭喪著臉的表情,藍瑩不悅地瞪了綠衣男子碧林一眼。

「沒什麼,只不過開個玩笑而已。」見到藍瑩表現出不高興的神情來,碧林立刻改變了態度,瞅了阿平一眼,似笑非笑道,「你也別太緊張了」

說話的時候,還熱情地想要過去拍一下阿平的肩頭來,嚇得阿平立即後退去,這時候,忽然,轟隆一聲,彷彿是爆炸,也彷彿是什麼坍塌的聲音。

等待著的個人立刻都嚴肅了下來,不約而同地向著一樓的大廳看去。

一樓的大廳,原本那個遮掩住一切的光罩都全然消失了,這就意味著試煉營已經崩塌,頓時,樓下的一切都被他們盡數收進眼底。

死屍,遍地都是死屍。但在遍地的死屍間,卻有個人的影子站立著,兩個少女,一個小男孩,他們的背脊挺直,如同標槍一般站立在那間,分外醒目。尤其是那白衣少女,她的一襲白衣勝雪,絲毫沒有被這試煉的鮮血沾染上,顯得異常潔凈。別的不說,就這份氣質,足以讓很多人驚嘆了。

個人的目光都落在林皓雪的身上,他們一直看著,看著她臉上的神情不斷變化,看著她由最初的驚訝憤怒轉變為真正的冷靜和決心,雖然他們不知道她到底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但是在那一剎那間,他們似乎都能夠感受到她身上猛然爆發而出的凜然之氣。

但幾乎是剎那,那股氣勢被她收斂殆盡,最後,他們看著她牽著那個黑衣服的小男孩的,帶著紅衣少女,向大廳之外走去。

「阿平,你說的果然沒有錯。」藍瑩忽然站起身來,眼睛閃現著晶亮的光芒,她說道,「這次,你們武城縣的天之營成員的確很不錯,非常不錯,我喜歡,尤其是那個穿白衣服的女孩!」

語氣帶著濃濃的驚嘆,以及毫不掩飾的讚賞,而且她說話的時候,聲音並沒有刻意壓制,當然,她也沒有刻意放大,是一種能夠勉強被底下的人聽到的程度,但想要聽清楚卻沒有那麼容易的程度,她是故意的,這是她最後對林皓雪人的考驗,當然,也是她臨時起意的。

而就在她話音剛剛落下,那個白衣少女忽然停下來,驀然回頭,目光瞬間精準無誤地盯向了她。那雙眼睛,看起來令人驚艷,卻又銳利如同刀芒,令人有一種不敢直視的錯覺。

怎會如此?她才多大啊?藍瑩暗笑了一聲,忽然縱身一躍,立刻從二樓躍下,落在那些布邊屍體的大廳,落在了林皓雪人的正前面。

而在藍瑩做出這個動作的時候,那個叫做碧林的綠衣男子也沒有絲毫遲疑,幾乎與藍瑩同時,落定在林皓雪的面前,與他們兩個相比,阿平的行動略慢了一籌,但也很快躍下,落在了林皓雪的身前。

「好敏銳的感知力啊!」在落下的時候,藍瑩看著林皓雪,忍不住讚歎了一聲,在她的身邊的另外兩個人都非常贊同地點點頭,表示對林皓雪的認同。

林皓雪靜靜地站在原地,沒有回答這句稱讚,她看著那個從二樓頂層跳下來的人,那個人間有一個很熟悉的面孔,正是被於成珠稱為平大人的那位灰發男子,但是現在,平大人卻在其他兩個人的身後,而且態度很恭敬,那種恭敬,比起當初於成珠對他的恭敬有過之而無不及。顯而易見,這一男一女的身份要遠遠高於平大人。

只是,他們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她卻猜不出來,林皓雪的眼睛微微眯起,沒有說話,只是這樣看著對面的那個人,尤其是那一男一女,總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