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六十六章 破城門

第二百六十六章 破城門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一路上,羅平告訴了林皓雪很多關於地獄的情況,他告訴林皓雪,在地獄,天之營是最頂端的存在,所以,只有天之營的成員才能夠入住地獄尊貴的城市——雍禾城。

千萬年來,誰也說不清楚是因為天之營的緣故,雍禾城才會如此繁華,還是因為雍禾城的緣故,天之營才會如此尊貴,總之,天之營和雍禾城已經依存了千萬年間,至今依然依存著,似乎,也會這樣依存下去。

而雍禾城,又被分為東西兩部分,間由一條貫通南北的長街分開,涇渭分明。東面,由太陽殿的人來掌控,西面,則是由月之宮的人來掌控,他們互不侵犯,雖然常有競爭,但總算還相安無事。

雍禾城,之所以能夠如此聞名,其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傳聞的生魂石就在雍禾城,雖然很多人都不知道生魂石到底在雍禾城的什麼地方,但是居住在雍禾城的人,總會受到生魂石對靈魂的滋養,即便是不知道生魂石,也會受到它的好處的。

然而,被和太陽殿與月之宮並稱為天之營的星之城,則是沒有資格在雍禾城居住,自然,也就沒有資格領受這份優待了,他們遠離了雍禾城,也就是遠離了生魂石。

星之城,是一座城市,是距離雍禾城距離最近的一座城市,嚴格說起來,應該是雍禾城的衛星城。但是星之城居住的人,卻一點都不會受到雍禾城之人的待見,更準確地說,星之城是雍禾城一部分人的放逐之地。

因為被放逐,因為被蔑視,所以,時日漸漸長了,星之城的人就會越來越暴虐,越來越殘酷。如果他們只是地獄最平凡普通的人,如果他們是地之營或者人之營的成員,這種落差也許還能夠接受下來,但是,他們也是踏過屍山血海被選拔出來的,卻被這樣放逐,這樣藐視,當然無法接受。

所以,他們渴望有朝一日,能夠回到雍禾城,而且,以一種絕對強勢的姿態進入,因為有這樣的渴望,有這樣的信念,所以,他們不相信公平,不相信等級,只相信實力,只相信拳頭。那麼,如何能夠證明一個人的實力?最直接的方式,當然是鮮血,所以,在星之城,最多的,就是鮮血。

「就是這裡了。」

直到羅平的低低地聲音傳進林皓雪幾人耳朵里,林皓雪才從神遊狀態回過神來,她抬起頭來,向正前方看去,她看到了一座桀驁不馴的孤城,看到了高大厚重的城牆,也看到了緊緊閉著的木門,微微發怔。

是的,那是一扇木門,雖然足夠高大,雖然足夠厚重,雖然看起來漆黑深邃非同尋常,但終究是木門。木頭不比石塊堅固,不比鋼鐵結實,一般普通的家庭里,大門都是鐵門,更何況一座城市的大門呢?

先前在路上,羅平說了不少關於星之城的事情,所有,林皓雪一直以為星之城的大門應該是石頭的,再不濟,也應該是鐵的,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會是木頭的,怎麼會是一扇木門呢?

她不理解,於是,她將目光轉向了羅平,等待著他的解釋。

「怎麼,你也很吃驚嗎?」羅平不出所料地笑了笑,他用了一個「也」字,就說明了像林皓雪這樣驚訝的人,一定不止一個,果然,他接下來的話也證明了這一點。

「很多人在見到星之城的大門的時候,都會感覺到非常驚訝,他們認為星之城的大門,怎麼也不應該是一扇普通的木門啊,木門啊,那怎麼能夠起到守護的作用呢?」

林皓雪下意識地點了點頭,見到林皓雪點頭的這個動作,羅平的神情卻漸漸嚴肅了起來,他也抬起頭來,看著眼前那個幽深的黑色木門,道,「可是,這扇木門,卻是星之城所有居民們共同的意思。」

「為什麼?」林皓雪在問出這話的瞬間,就立刻明白過來了,「星之城雖然比不上太陽殿和月之宮,但是畢竟是天之營的一個陣營,他們也有自己的驕傲,這裡是他們的生活和修鍊環境,卻不是一座囚籠,根本就不需要太過堅固的大門來防護,對不對?」

「你說的沒有錯。」羅平轉回視線,讚許地看著林皓雪,心道,真不愧是被太陽殿和月之宮共同所看重的人物,不但實力夠強,而且思維也如此敏銳。

「但是,你說的卻不是全部的理由。」羅平接著說道,「星之城的人的確有著自己的驕傲,他們對自己的實力也足夠自信,如果不是因為外界力量的干涉,星之城的人是不會拒絕外人的到來的,只要他們能夠從這個大門堂堂正正地走進去!」

「什麼意思,難道不參加天之營的試煉也可以?」林皓雪的眉頭挑了挑。

「如果星之城的人自己來決定的話,當然可以,」羅平道,「但是很多事情,星之城的人並不能做決定,所以,不參加天之營試煉的人,是不能夠進入星之城的。」

「難道想要進入這個星之城,會很難嗎?」林皓雪問,她似乎有些明白星之城居民的想法,那不是條件放鬆,而是他們相信外人不會有那個能力就這麼進入星之城。

「想要在這個星之城立足,偷溜進入的不算,只有從星之城的大門真大光明的進入才算,只有那樣才能夠得到星之城人們真正的認可。至於想要進入這個城門,到底會不會很難么?」說道這裡的時候,羅平的神情忽然有一些扭曲,似乎在強忍著一種情緒,那是非常想要看熱鬧的情緒,他平復了一下,故作神秘地道,「很快,你們就會知道了。」

然後,他的語速加快了不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