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六十八章 小火出手

第二百六十八章 小火出手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就這樣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手下在片刻之間就被打得七零八落,而且對手還是這樣一個只有五六歲的小孩。一般情況下,首先會震驚,震驚之後,便應該是沮喪,接下來,便會是暴怒出手,為自己的人報仇出氣。

林皓雪以為這個紅衣女子一定會暴起出手,便輕輕向前踏了一步,站在小連的身前,為他擋住了可能會出現的攻擊。

雖然面對她那些手下,林皓雪對小連很放心,但是眼前這個紅衣女子卻不同,她的實力不弱,如果她要突然對小連出手,小連是斷然接不住她的攻擊的,所以,她要保護小連的安全。

然而,讓林皓雪意外的是,紅衣女子並沒有沮喪,更沒有暴怒,非但沒有,反而……

怎麼說呢?她望向小連的目光停了停,忽然,扭頭看向林皓雪,那眼神充盈的是,火熱?沒錯,就是火熱,她盯著眼前這個白衣女子,眼中湧現出一簇簇火苗,那是熱情?是激動?

不會吧?林皓雪不由地暗罵了一聲,敢情她還是個戰鬥狂?

紅衣女子眼底的火熱林皓雪並不陌生,非但不陌生,反而很熟悉。她見過,而且不止一次,以前,她就在不少的對手眼中都看到這樣的光芒,那是得遇對手的欣喜,那是旗鼓相當的激動,那更是,血液中嗜戰的因子在不斷咆哮,那是需要發泄的渴望。

但是,不同的是,林皓雪以前遇到的那些人,都是男子,今天,這還是第一次在一個女子的眼中看到這樣的情緒,一個女子,可以渴望變強,但是,這麼好戰做什麼?她才不想被這樣一個好戰的瘋子給纏上呢。

於是她迅速向後退去,在退去的同時不忘將小連給帶上,口中卻叫道,「小火,上!」

「是!」

林皓雪退的速度很快,她的話說的更快,而小火答應的很快,她的閃身的速度更快,幾乎是片刻之間,她就已經和林皓雪互換了位置,林皓雪已經站在後面了,而小火,卻站在林皓雪原本站立的位置上。

「砰!」在小火站在了那個位置後,第一反應就是出掌。這一掌,沒有落空。與紅衣女子的突然攻擊,結結實實的對撞在一起了,掌心相觸都受到衝力,於是,兩人各自後退了好幾步,才站穩,然後抬起頭來,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火熱與震撼。

「很好!你很不錯!」後退了好幾步,那名紅衣女子已經不再去看林皓雪,而是專註地看眼前的小火,「已經好久沒有這麼痛快地打架了!」

小火沒有接話,也沒有說話,但是她那雙火紅的眼睛在這個時候也晶亮了起來,是一種呈現金色的紅,她眼中的火熱之意絲毫不遜色與剛才那個紅衣女子,作為小火的契約者,林皓雪也感受到小火心底的興奮,她畢竟是靈獸,血液中有些不同於人類的好戰因子。

「師父?他們這是?」小連有些疑惑,拉了拉林皓雪的衣角,低聲問,「他們為什麼要這麼高興呢?」

「她們這是在打架!」林皓雪的目光並沒有離開這兩個人,也漸漸亮了起來,對小連的疑問隨口回答。

「我剛才不也在打架嗎?」小連的疑惑更勝了,他再次問道,「我怎麼沒有覺得高興呢?」

「你啊?」林皓雪收回了目光,低下頭看向小連那雙認真專註的眸子,然後也很認真地回答,「你剛才那不叫打架,那叫打狗。」

這句具有侮辱性的話,被林皓雪的話一本正經地說出來,小連似懂非懂。

「那些沒有自己的主見,以他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人,與狗沒有什麼差別,林皓雪再次認真地道,「所以,小連,你以後哪怕再落魄,也要按照自己的想法而活,知道嗎?」

小連這才點點頭,表示自己理解了,林皓雪抬起頭再次看向紅衣女子和小火,接著說道,「只有旗鼓相當,只有調動自己熱情,那才叫真正的打架!」

林皓雪看向那相對而立的兩個人時,所有人都看著那相對而立的那兩名女子。

那兩個女子論起相貌來都很出色,一高一矮,一者成熟一者青澀,風格可以說完全不像,但是她們兩個都是紅衣勝火,耀眼的紅衣,更像是戰衣,隨風獵獵而起。兩者眼中都是火熱的戰意。兩人對峙中,氣氛冷冽而凝重,有幾分緊張,但是,在別人看來,兩位紅衣女子相對而立的畫面,居然也是出奇地美。

「你好,我叫范詩晴,請賜教!」對著小火,那名紅衣女子神情已經鄭重了很多,嚴肅了很多,先前的那些囂張跋扈氣焰已經消失地無影無蹤了,用這樣的方式表示自己對這位對手的尊重。

「你好!我是小火!」小火的俊俏的小臉上也布滿了嚴肅,學著范詩晴的樣子,對她微微行了一禮,林皓雪眼睛亮了幾分,小火這樣認真肅然的樣子還挺少見道的,看來,她對對方很鄭重。作為靈獸,向來不理會這些理解的,現在她也懂禮了,這一點,讓林皓雪有點欣慰。

「接招,接下來,我可不會留手!」與小火行過禮之後,范詩晴的臉色上覆蓋上了一層冷冽的煞氣,那是面對敵人才會有的煞氣,在臉上浮現出煞氣的同時,她的雙手也舉起,掌心中也湧現出了一股煞氣。

隨著這股能量的緩慢出現,林皓雪覺得周圍的溫度似乎降低了很多,令人感到一陣寒意。

林皓雪的瞳孔一縮,眼睛盯著范詩晴的雙手中漸漸浮現出來的深色的能量,這樣的能量她並不覺得陌生,當日初入地獄,在小連所在的那個院子中,就曾經見過小連的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