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七十章 我認輸!

第二百七十章 我認輸!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那個說話的人停頓了一下,若有所思得繼續道,「我想,很可能這是一門秘法或是絕學,像范姐的煞氣能夠擬化成巨虎一樣,眼前的這個火狐應該也是能量擬化而成的。請大家搜索看最全!」/

「對。」/

聽了那人的話,周圍的其他人都像是忽然明白過來一般,紛紛點頭應是。是的,他們寧願相信眼前的這個火狐是能量擬化的,也不願意相信,眼前的這個火狐是真實存在的,畢竟,火狐能夠在地獄出現,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只不過,雖然心裡是這樣想的,但是看著眼前的小巧精緻的小小的狐狸,一個個都在心裡暗自嘆服,這個擬化也實在太真實了吧!/

「啪!」/

聲音不大,這是火紅色的狐狸一爪子拍在巨虎腦袋的聲音,聲音居然非常真切,好像落在實物一般。黑色巨虎的腦袋也因為火狐的這一爪子,立刻耷拉了下來,而它的整個身體,也因為火狐的這一爪子,頓時變得虛弱了而不少,有氣無力的。/

黑虎的速度越來越慢,但是火狐卻還是一如既往得快速敏捷。如此,漸漸地,火紅色的小狐狸越來越強大,反觀那隻黑色的巨虎,已經因為能量被剝奪,變得越來越虛弱不堪了,到了最後,簡直像是一個虛幻的喪家犬,哪裡還有最開始的威風呢?/

黑色的煞氣形成的巨虎越來越虛弱,漸漸地,成為了一隻殘虎,而作為黑虎成型的操控著,范詩晴此刻的神情也變得慘白,顯而易見,不管是煞氣也好,還是意念之力,都已經消耗了太多。/

然而,即便如此,她卻依然沒有半分要放棄的意思,她雖然很疲倦,但是,依然努力維持著黑虎的形狀,不願意輕易認輸。可惜,她的速度再快,終究還是不火狐的速度,到了後來,想要堅持下去,也變得越來越困難了。/

「啪!」/

隨著火狐的最後一擊爪子拍擊,那個黑色的巨虎終於承受不住了,終於栽倒在地,構成黑虎身體的所有能量在剎那間便脫離了范詩晴的掌控,化為一道道細線,到了最後,終於這樣煙消雲散了。/

「噗!」在黑虎煙消雲散的同時,范詩晴也一口鮮血噴出,摔倒在地,原本蒼白的臉色此刻變得紙還要白,因為力量已經耗盡了,連變得站穩都顯得很困難,很明顯,這一次的對峙,她輸了。/

「范姐居然輸了?怎麼會?」人群,有人不相信地大聲驚呼道,這個聲嗓門很大,聲音也很粗獷,分明還帶著一些惱怒。不少人都暗暗皺了皺眉,這個嗓門太熟悉了,不用問,也知道是那個被稱為徐哥的粗獷青年。/

「哼,一定是這些人暗使出詭計來暗算范姐的,不然她們怎麼可能會贏呢?」那個粗獷的青年怒吼一聲,忽然回過身來,看著身後的不少人,振臂高呼道,「暗使奸計,暗搗鬼,暗害我們范姐,這樣的人,我們怎麼能夠容忍?我們怎麼能夠允許她們待在星之城呢?兄弟們,我們一起,打死她們!為范姐出氣!」/

粗獷青年認為自己的這番話說得義憤填膺,說得大義凜然,一定會起到振臂一呼,應者雲集的效果的。然而,令他意外的是,沒有人應答。絕大多數人在聽到他的這番話的時候,都撇了撇嘴,沒有動。/

「哼,范姐是我們星之城的代表,居然被這些人給陰謀暗算了?我們難道不應該為她出氣,為她報仇嗎?」粗獷青年眼睛一瞪,聲音又提高的八度。/

在聽到他的這句「范姐是我們星之城的代表」這句話之後,有不少人猶豫了片刻,忽然呼啦啦來到了林皓雪幾人的周圍,再次將林皓雪幾個人給圍了起來,似乎下一刻要動手。/

然而當他們看到不知道何時已經站在林皓雪身側的小火時,臉色頓時都變了,再次嘩啦啦散開,他們圍起來的速度更快,眼底都是驚慌之色。/

在散開的同時,都下意識地回頭向剛才戰鬥的場面看去,果不其然,那隻小小的火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了,像剛才小火消失一樣快捷到讓人措手不及,火狐消失了,而小火又出現了,這意味著什麼,沒有人敢去想。/

雖然在剛才的時候,他們都相信那位粗獷青年的話,相信小火能夠打敗范詩晴,必然不是憑她的真本事,必然有耍手段的嫌疑。/

然而,懷疑終歸只是懷疑,沒有得到證實,所以在這一刻,當他們看到小火的時候,還是恐懼了,還是害怕了,連大名鼎鼎的范姐都能打敗,那想要收拾他們,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當然,不光是小火,在林皓雪的身邊,還站著小連。/

那些先前便隨著范詩晴來的人,也是范詩晴的手下們,目光複雜地看著林皓雪另一邊的小連,誰也沒有動哪怕一步。/

小連可愛的小臉也已經布滿了冷意,冷冷地看著那些大呼小叫,卻一點也不敢前來的人們,漸漸地,唇角揚起來,眉眼也漸漸地彎了起來。他笑了,但是那抹笑意,落在那些人的眼,分外刺眼,因為那是嘲弄的笑,那是諷刺的笑。/

「都在瞎嚷嚷什麼?還不趕緊退下。」清脆而略顯疲憊的聲音響徹在所有人的耳,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人們都向聲音的來源看去。見到范詩晴已經在兩名黑衣青年的攙扶下,漸漸站起身來。畢竟是煞氣消耗太多,她看起來很不精神。/

可是即便如此,在她的身,依然有別人所無法擬的氣勢,她冷冷地盯著那個被稱為徐哥的粗獷青年,眉頭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