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七十六章 對戰陳洛

第二百七十六章 對戰陳洛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那些看熱鬧的人都知道陳洛河的底細,因此,他們一個個都開始同情起林皓雪來,他們認為林皓雪這是要求饒的節奏,認為林皓雪一定會倒霉。/

和那些人一樣,陳洛河在聽到林皓雪說出這句話之後也很得意地笑了。/

「怎麼?你現在開始服軟了?」他的眉峰高高挑起,嘲諷地看著林皓雪,「可是,你以為還來得及吧,在你給范詩晴她們撐腰來反抗我的時候,在你讓人打傷了陳越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你說錯了,我並沒有服軟!」忽然,他的咄咄逼人的言辭被林皓雪給打斷了,林皓雪緊緊盯著陳洛河,道,「沒錯,我是知道星之城的規則,我更知道你剛才所說的這只是第二條規則,而第一條是什麼,你我更清楚,不是嗎?」/

林皓雪的話音落下,陳洛河並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眼神有些怪地看著林皓雪,其他的所有人非常怪地看著林皓雪,多少年來,這第一條幾乎沒有人敢提起,或者說,即便有人敢提起,那人最後都落了個死無全屍下場,現在,她難道……/

「在星之城,」眾目睽睽之下,林皓雪繼續說道,「任何一個人都有資格向四大霸主挑戰,誰勝了,可以取而代之,我說的對嗎?」/

林皓雪在說這番話的時候,神情很平穩,語氣很平和,但是,所有人卻被她所說出來給驚到了,她這是來真的?難道她真的要以一個天之營新成員的身份向這位名震一方的霸主陳洛河挑戰嗎?她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麼寫的嗎?/

「你真的要向我來挑戰?」陳洛河的臉色漸漸地陰沉下來,他的這句話帶著沉重的壓力。顯而易見,林皓雪的這番話,或者說,向他挑戰的這個舉動,讓他的面子受到極大的挑戰,這是他絕不能容忍的。/

「如果我說真的呢?這沒有破壞星之城的規則吧?」在陳洛河可以散發的壓力之下,林皓雪的神情卻非常平靜,當然,她的話語也很平靜,言下之意也很簡單,你不是要講規則嗎?那好,我我跟你講講規則!/

「好,好,好,很好!」陳洛河忽然將自己壓力全都收了起來,哈哈大笑起來,好像很痛快一般,但是誰都知道,這不是真正痛快的笑,而是怒極反笑,他的目光如毒蛇一般盯著林皓雪,道,「真是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東西,你以為只要進入了天之營,可以無法無天了嗎?你以為,只要打敗幾個不了檯面的人,可以放肆了嗎?今天,我告訴你什麼叫做天外有天!」/

「請!」陳洛河的聲音飽含怒意,卻也帶著非常強大的壓力,林皓雪卻只是舉起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再也沒有說話。她的這一個動作非常簡單,也很客氣,但是卻也透露出她的不驚不懼。也是說,即便對面陳洛河,這個星之城的第三霸主,她卻依然能夠做到鎮定自若,不驚不懼。/

看到林皓雪鎮定的樣子,那些等在范府外面看熱鬧的人先是驚詫了片刻,然後,紛紛開始小聲議論了起來。/

「這個白衣少女到底是什麼來頭?居然連陳洛河都不怕!真夠牛的!」/

「你不知道嗎?她是今天剛剛進入星之城的人啊。」/

「是嗎?剛剛進城,敢挑戰陳洛河,她還真不怕死啊。」/

「陳洛河是什麼人?她啊,這下慘了!」/

「不一定,在城門口的時候,我見過她,她沒有出手,只是身邊的一個紅衣小丫頭能夠將范詩晴給打敗,更何況她呢!實力應該也不弱吧!」/

「真的?」/

「誰說在她一定要她身邊的那個紅衣小姑娘強了,也許,那個小姑娘是一直保護她的也說不定呢?」/

「我也這麼覺得。」/

……/

這些人雖然都在紛紛議論,但是除了個別的人之外,其他的,很少有人看好林皓雪,絕大多數人都認為林皓雪鐵定會輸,絕大多數人都認為她的結果一定會很慘。/

是的,會很慘!他們是如此篤定。/

也難怪這些人會這麼想,因為這些人在這個城市裡呆久了,見慣了血腥,見慣了屠殺,見慣了恃強凌弱,見過了所有慘烈的場面,他們的血都開始變冷了。/

所以,恃強凌弱,實力為尊,成為他們的人生信條,他們不會認為恃強凌弱是錯的,相反,反而會以此為榮,他們會看到強者的光環,卻絕對不願意看弱者的眼淚。也正是因為這樣的觀念,才會導致星之城的所有女子都受到囚禁,卻沒有一個人出頭,因為他們覺得這是很正常的。/

旁觀者如此想,陳洛河更是如此以為。/

他望向了林皓雪,英俊的臉露出了一絲冷笑,更確切地說,應該是獰笑,因為很難看,因為很討厭,正是他的笑意破壞了他的英俊,令人覺得格外討厭。/

「很好!」他說道,然後,身體如同一陣颶風,向林皓雪的身體撲了過來,而他的雙手,在飛撲的同時,向林皓雪的脖子掐來,雙手纖細能白,但是,卻如同鬼魅一般,令人毫無防備。/

沒有任何招呼,他這樣撲來了,在靠近的剎那間,林皓雪發現,在他的雙手的手指間,隱隱間露出了不少的黑色的煞氣,配合著他的笑容,即便是在大白天,也帶著一些鬼魅般的氣息來,可見這個陳洛河,還真夠邪門的。/

「哼!」林皓雪一聲冷笑,身體快速向旁邊一閃,頓時避開了陳洛河那鬼魅一般的雙手,而她這一閃避,陳洛河的身體卻因為這一衝的慣性,來不及收勢,頓時向前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