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八十五章 蕭寒煙

第二百八十五章 蕭寒煙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哦,那是什麼事情?」她問,不知何故,她總覺得父親的話說的很奇怪,那語氣,似乎是得意,也似乎是意外,到底是什麼,一時間難以分辨出來。

「你都不知,星嵐宗的一位蕭長老來了。」薛成天看著自己的女兒,驕傲地說道。

「星嵐宗?」她心裡有些疑惑,「就是那南嶼五大宗派之一的星嵐宗?」

「是的。」薛成天還是笑眯眯地看著她,說道,那眼神令她有點赧然,怎麼覺得自己好像是稀世珍寶一般,自己有這麼好嗎?

「看來,星嵐宗不但來人了,而且還是一位長老,分量倒是不小了,只不過,這到底與我有什麼關係?」她疑惑了一下,但是在薛成天那驕傲的眼神,很快就明白了,「莫非是來招收弟子的?」

「是的,你猜的沒有錯,」薛成天的眼底是尚未消散的驕傲,對她說,「其實有有所不知,這位蕭長老白天就來了,因為你在練劍,就沒有打擾你,現在還在府,說是明天無論如何都要見你。」

「那就明天在說吧!」她看了薛成天一眼,沉聲道,阻擋了父親接下來的滔滔不絕,對於父親的驕傲,她更多的是慚愧,但是她還是沒有表露出自己的情緒來。

不得不說,這樣的沉穩,這樣的語氣,對於一個只有四歲的孩子來說,的確是太令人驚訝了些,但是,薛成天已經習慣了自己這個女兒的早慧,便也不以為意。

「爹爹,練了一天的劍來,我有些累了,我想先回去休息。」說著話,她已經站起身來,語氣軟糯,有幾分撒嬌,父親疼她,她要是撒嬌,父親就會順著她。

「好,既然累了,那就好好休息,爹爹送你回去。」薛成天慈愛地看著自己的女兒,也站起身來,一隻拿著她的劍,一隻拉著她的,將她送回到自己的房間後,這才離開。

薛成天離開之後,她在那個房間的床上坐了好一會兒,這才漸漸地平靜了下來。

是了,在別人的眼,她一直是早熟的,早熟到簡直不像一個小孩子,可是,誰知道,這個身體的靈魂本來就不是一個小孩子,而是一個成年人。

她實際年齡是二十二歲,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原本出生一個另一個時空的武術世家,從小就酷愛劍術,後來也如願以償地成為一名特種部隊的軍人。

然而,在一次執行任務的時候,卻意外出事,身體隕落,靈魂,卻來到這個世界。

而剛來這個世界的時候,正好碰上薛初容的母親剛剛生產,卻誕生出一個沒有靈魂的新生嬰兒,而她,緣巧合之下,附身到這個孩子的軀體之上,這個時間剛剛好,就好像,這個嬰兒是專門為她的穿越而準備的一般,所以,她就成了薛初容。

這個世界,她發現居然可以修鍊玄力,而她的玄脈又非常強大,但在選擇兵器的時候,她依然喜愛的是自己前世鍾愛的劍。漸漸地,她的早慧,她的天賦就早早地傳揚了出去,現在引起別人的提親不說,還引來了星嵐宗的人。

星嵐宗,到底去還是不去?她有些猶豫不決,她只想練劍,星嵐宗應該是個好去處,但是自己要是離開了,父親會不會捨不得?還有,那雖然沒有玄脈,卻非常疼她的母親,會不會哭呢?

算了,明天再說吧,於是,她便上床休息了,心思沉定,果然什麼也沒有想,一覺睡到大天亮。

第二天,天剛剛大亮,她起床整理好自己的東西,正要出門繼續修鍊,就有下人來找她了,說是蕭長老在大廳等著見她。

於是,她便跟著下人來到了薛家的大廳。

在薛家的大廳,主客位都有人,主位上,自然她的父親薛成天,而在客位上,卻是一個白衣飄飄的年輕人。

年輕人,她,,沒有看錯,難道這就是蕭長老?當得起長老之名的,難道不應該是一位老者嗎,怎麼會這麼年輕呢?

「初容,你來了!」看到她出現,父親薛成天笑著,指了指自己的身側,對她說道,「你過來,坐在爹爹的身邊。」

她點點頭,沒有絲毫猶豫,不疾不徐地走到父親的身邊,在他身邊那個略矮一點的凳子上坐了下來,目光沒有絲毫的含蓄,直直地望向對面客座上的那位白衣飄飄的男子,卻沒有說話。

嗯,長得挺帥的,氣質屬於溫爾雅型的,看起來還不錯,只不過,好像還有幾分面熟,打量完畢,她便要移開目光,但是,卻不由皺了皺眉,心裡有幾分不悅。

因為,對面的那個男子自從她一進到客廳開始,就一直在目不轉睛地看著她,都過了這麼好一會兒了,卻還沒有移開視線的意思,怎麼會這麼無禮?

「這就是薛家主的愛女?薛府五小姐?」在她正要不客氣地指責對方,那白衣男子卻已經好像察覺到她的心思一般,移開了視線,對她的父親薛成天道。

「是的,蕭長老,這正是小女。」薛成天先是跟對面的男子說,然後對她也介紹道,「初容,這位就是來自星嵐宗的蕭長老。」

「哦,這就是來自星嵐宗的蕭長老?」她不由地瞥了撇嘴,很不客氣地說道,「我一直以為,像星嵐宗這樣的大宗,都是自持身份的人,沒想到,還會這樣盯著一個姑娘家不放。」

「哦,」那蕭長老也不惱,而是微微一笑,眼底儘是興味之色,回道,「我也一直以為,薛家聲名遠揚的五小姐會是一位知書達理之人,沒想到,言辭會如此犀利,是否知書尚且不論,至少達理是談不上的。」

他這樣說著,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