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八十六章 初入星嵐宗

第二百八十六章 初入星嵐宗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父親薛成天滿漢期待地看著她,那雙眼睛火熱的期待讓她的心裡有點發酸,她一下子明白了父親的意思,父親是希望她去的,希望她能夠進入星嵐宗。薛家在南嶼固然是大家族,然而,再大的家族都無法與一個宗派相,更何況,星嵐宗還是南嶼的五大宗派之一,其地位與影響力自然不同凡響了。而且,星嵐宗的來者不是一位普通的弟子,而是一位長老的親自拜訪,足以表示出對他這位女兒的重視,怎麼能夠錯過這麼重要的機會呢?她看明白了父親的意思,忽然覺得沮喪,那原本想要為難蕭寒煙的心思忽然沒有了,她有些悶悶地問道,「那麼,星嵐宗的演武場夠大嗎?」這句話的一問出來,言外之意已經非常明顯了,她是願意去星嵐宗的。誰都能夠想到,即便是星嵐宗的演武場再如何小,卻都不是一個家族能夠的的啊。「呃,夠大。」蕭煙先是一愣,然後,忍俊不禁了,顯然是沒有想到,她會這麼問,但是對於這個問題還是非常認真地回答道,「我可以保證,那絕對會薛家的演武場大多了。」「那好吧!」她有氣無力地說道,然後眸子輕揚,再次拋出一個問題來,「是不是一進入星嵐宗要拜別人為師?」「那也不一定,」蕭寒煙似乎很意外她會這麼問,思忖了一下,才繼續回答道,「只有非常優秀的弟子才有資格拜師,而且,能夠受他們為弟子的人,無一不是宗門分量頗高的長輩。」「至於你?」蕭寒煙眼神特的打量著她,帶著些許火熱,然後才慢慢說道,「一旦到了星嵐宗,一定會有不少人搶著收你的徒的,其他的長老也罷了,我估計宗主也會摻和的。」「哦,那如果我不同意呢?」她揚了揚眉頭,看著對面的這個蕭寒煙,語氣有幾分輕狂。「你不願意,別人也沒有什麼辦法。」蕭寒煙頗為意外她會這麼說,然後才繼續解釋道,「宗門絕對不會有人勉強你拜師的。只不過,」他頓了頓,猶豫了一下,似乎想起了另外一個麻煩,眉頭皺了起來,「你如果真的這麼做的話,恐怕會引起別的弟子的不滿,你會被孤立的。」「孤立嗎?」她的唇角揚了揚,語氣有幾分不屑,「那又如何,我最不怕的,是被孤立,那不需要浪費太多的時間了。」一邊說著,驟然抬眸,看向蕭寒煙的眸光晶亮,她說道,「我願意跟你去星嵐宗,只不過,你需要答應我,在我十五歲之前,不會拜任何人為師,可以嗎?」「這是你的真實想法?」蕭寒煙看向她,眉頭挑了挑,語調輕緩,他的眸子明亮,卻看不清楚他眼底真是的情緒,不知道高興還是不高興。「是的!這是我的正是想法。」她點點頭。「那十五歲以後呢?」蕭寒煙問道。「十五歲以後?」她笑了笑,忽然說出一句林蕭寒煙的驚訝,卻充滿傲氣的話來,「在我十五歲之後,只要誰能打敗我,我願意拜他為師。」蕭寒煙愣愣地看著她,連她的父親薛成天也是愣愣地看著她,他們都有些不相信,這句話是眼前這個只有四歲的孩子說的,他們不明白,她何以有如此的自信,為什麼會這麼說?「嗯?」蕭寒煙看了她半晌,忽然笑了,很痛快地回到道,「好!我答應你,在你十五歲之前,可以不拜任何人為師的,至於十五歲之後,由你自己決定。」「那好。」她回答道,然後看向蕭寒煙,「我們什麼時候出發?」蕭寒煙再次被她近驚到了,她是如此痛快,居然沒有絲毫猶豫?然而,那種震驚也只是短暫的一瞬間,然後看向她,正色道,「正好,我這邊的事情已經結束了,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現在帶你走。」「現在么?」她重複著這句話,眉頭不由自主地微微輕蹙,心裡卻不由地想起了母親,如果自己這樣離開了,她會不會捨不得?一定會的,而且還會掉眼淚,想起話別的場面,心裡有些複雜。「當然,如果你不願意的話,可以處理好自己的事情,然後再走,我可以等的。」她的神情落在蕭寒煙的眼,被理解成為了依依不捨。「不用了。」她站了好一會兒,終於緩慢的說道,然後,說完這三個字之後忽然鎮定了下來,她的雙目望向自己的父親薛成天,然後屈膝,對薛成天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父親,我現在離開了,請您向我母親來說說可好?」「你真的現在走嗎?」看著自己的女兒那堅定的目光,薛成天嘆了一口氣,對她說道,「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麼,你去吧?至於你母親,我會好好跟她說的。」「謝謝父親!拜託父親了。」她再次向父親行了一禮,轉過頭的時候,眼有淡淡的熒光浮現出來。是的,她知道自己離開後,母親一定會難過,但是,她還是這樣離開了,這樣的表現,似乎有些冷血。可是,那又怎麼樣呢,她想要變得強大一些,不能太過依戀家庭,可以想家,但不能戀家,一個戀家的人,是註定不能走太遠的。更何況,現在的她,本是一個真正的成年人,而不是一個只有四歲的孩子。「我們走吧!」再次回過頭看蕭寒煙時,她已經神色平靜異常,語氣也很平靜地說道。「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好,我們現在離開!」蕭寒煙看她是真的做好了絕點,便不再多說什麼,而是回頭對薛成天點點頭,帶著她離開了。蕭寒煙是凌空而行的,速度非常快,可是,在離開的時候,她還是能夠感覺到父親的目光在追隨著她。父親是男子,感情本剛硬,都如此表現,那要是母親,不知道會哭成什麼樣子。搖搖頭,將這樣的心思給甩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