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八十七章 聲名鵲起

第二百八十七章 聲名鵲起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這段時間沒有出去過,所以,她以為這個院落是比較偏遠之處的,原來卻不是如此,在她的院落外面,是一塊寬闊的空地,也不知道是做什麼的。但是,但是現在,那塊空地卻站滿了密密麻麻的人,幾乎沒有留下一點空隙。

當她從門裡面出來時,原本站在那裡的人頓時都齊刷刷地看向她,這些人的目光非常複雜,好像是羨慕好像是嫉妒又好像是恨。而且看他們的樣子,在這裡等待絕對不是一天兩天了,應該也有不少的時間了。

「你們這是做什麼?」她先是一愣,然後眉頭卻不由自主的皺了起來,她不知道,她以為的清靜原來根本就是假象,這裡可就一點都不清凈,知道這一點,讓她有些不高興。

然後,她的話問完之後,環顧了四周一眼,那些擠在她院落門口的人都靜靜地站著,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她,但是誰也沒有說話,沒更沒有人回答她。

「到底是怎麼回事?」沒有人會回答她,令她的心情變得更加不好,語氣也有幾分沉重。

正在這個時候,她發現人群向兩邊分開了,在最間空出一個道路來,在那條被空出的道路上,一個身穿白衣藍邊的少女走了出來,那個少女約十歲左右,但是神情倨傲,看樣子是被很多人給寵出來的。可以看出來,周圍人對她很是敬畏。

那個少女的下巴抬得高高的,看她的眼神都是斜著的,睥睨道:

「你就是蕭師叔帶回來的那個孩子?」

蕭師叔?聽到這個稱呼,她便知道,這個少女的身份一定不簡單,她口的蕭師叔,當然是蕭寒煙了,於是,她點點頭,態度自若,即便知道那個女子的身份不一般,她也顯出不卑不亢。

「哼!」見到她點頭之後,那個女子的臉色微微一沉,眼底閃過一絲妒意,語氣嚴厲地斥責道,「你算什麼東西?佔據了宗門最好的靈脈不說,還敢大放厥詞,說什麼我們星嵐宗的所有人都不配做你師父,你這樣將長老們置於何地,將宗主置於何地?將蕭師叔置於何地?」

星嵐宗的所有人都不配做她的師父?聽到這句話,她輕輕蹙眉,口氣倒是挺大的,好像太狂妄了一點,她記得這樣的話,她並沒有說啊。

不,不對,應該說過那麼一回,她忽然想起了當初在家,在前來星嵐宗之前,=,她曾經對蕭寒煙這樣說過,來到星嵐宗,在十五歲之前她不想拜師。雖然那女子有些言過其實,但也不算太離譜,這樣說來,這少女倒沒有冤枉她。

想到這裡,她既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她的眉頭輕輕挑了挑,看了看對面的那個少女,目光漠然。

「怎麼,你敢說這話,卻不敢承認了?膽小鬼!」那少女見到她沒有說話,神情坦然,愈加憤怒,叫嚷道。

「那你想怎麼樣?」她冷冷說道,因為年齡的關係,雖然這個女子個頭要比她高出不少,但是,氣勢卻比不上她,在她冷然的目光下,有些囁囁喏喏,半晌沒有說出什麼話來。

但是,那少女反應過來的時候,看到自己周圍的人都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的這個小女孩,便知道自己剛才露怯的一幕落在這些人的眼了,頓時惱羞成怒,對周圍的其他的人環視了一周,忽然提高的聲音。

「只不過是一個新來的人,連外門弟子都不是,居然敢大放厥詞,將我們星嵐宗的所有人都不放在眼,難道我們不應該來教訓教訓這個狂妄自大的傢伙,讓她知道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嗎?」

「清塵師姐說的是,我們星嵐宗的尊嚴怎麼可以被這般詆毀,這樣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的確該教訓教訓。」

「對,清塵師姐,這人狂妄自大,囂張跋扈的確應該教訓。」

「哼,誰敢將星嵐宗不放在眼裡,就是跟我等過不去,怎能輕饒?」

……

就在那個女子的話剛剛說完之後,就有不少的人爭先恐後地紛紛應和,一個個氣憤填膺,捲袖揮拳,一個個看向那少女的時候態度誠懇,在看向她的時候都怒目而視。

他們紛紛向那少女表忠心,話也說得異常理直氣壯,但似乎忘了,他們眼前的這個人,只是一個五歲的孩子,對付一個孩子,怎麼說也都不值得驕傲。

這是想要群起而攻之了么?她的眉峰挑了挑,眼底露出一道道晶亮的光芒來,眾人的這種表現非但沒有讓她感覺到驚懼,相反,她感覺到的卻是一陣陣興奮。

打架嗎?正好,現在的她正處於瓶頸期,能夠和人打一架,應該對於修鍊有很大的幫助,這是最好不過的了。

她沒有看別人,只是看著眼前的那個少女,因為年齡實在太小,看那少女的時候,她還需要抬起頭來。可即便如此,她的身上卻沒有絲毫的怯意,她揚著頭,問道,「想要教訓我,這我沒有意見,只不過,難道要在這裡教訓我?」

她的語調輕揚,沒有絲毫的怯意,但是,她的這番話在別人的耳,卻顯得囂張。沒有人想到,她居然會這樣回答,即便惹了眾怒,也依然不驚不懼,她所顧慮的,只是地點的不恰當而已。

聽到她的這番話,那位被稱為清塵師姐的少女也一愣,而後,哂然一笑,笑意帶著些嘲弄,彷彿認定了她這是在強撐,道:

「這個好辦!我們星嵐宗的演武場反正也是閑著,地點的問題你不需要顧慮,我們可以去哪裡?」那位少女扭頭瞥向她,「如果你怕了,可以不去。只需要……」

少女的話音未落,就已經被打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