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九十章 相約除魔

第二百九十章 相約除魔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一起?」他的聲音微微上揚,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在回身的瞬間,她忽然覺得他的那雙眸子非常晶亮,閃爍著一種令人看不清楚的深意來,似乎是喜悅,似乎是意外。

剎那間,她的臉紅了,迅速低下頭,有些慌亂地解釋道,「你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是,以後我和你一起出去剷除血魔谷這樣的邪魔歪道,僅此而已。」

「哦!」他哦了一聲,忽然笑出聲來,只不過他那笑容中,明顯的帶著帶著揶揄的味道,「你說,我誤會什麼?」頓了頓,他又接著道,「莫不是,你希望我誤會?」

沒有聽見,沒有聽見,她告訴自己,於是,她低頭垂眉,不去看他的樣子,不去聽他的取笑,這一刻,是慌亂的,是窘迫的,是手足無措的。

只是,心底卻有一個聲音在不斷響起,你為什麼要慌亂,你為什麼要窘迫?莫非,是被說中的心事?不,這絕對不是!她立刻否定。

但是,想起在來這裡之前,他和她之間除了突破後的戰鬥之外,就連說話都很少,更何況說笑。而現在,他雖然是在取笑她,但是,這又何嘗不是意味著他們的關係發生了某種質的變化?

是啊,應該尷尬的,應該難堪的,可是,在尷尬和難堪的同時,她的心裡卻湧現出一種雀躍之感,很微妙,但的確是雀躍,終於,他們之間開始不再是冷冰冰的刀劍相對了,不是嗎?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為什麼關係有了變化,她會如此高興?難道,這一直是她希望的嗎?這個念頭一轉,她心裡忽然咯噔一下,這怎麼可以?不,不可能!

但是心底卻有另外一個聲音在反駁,為什麼不可能?從小到大,你遇到的強者很少,能夠讓你心服口服的更少,到現在為止,就只有一個他,不是嗎?再說,你已經十九歲的,不再是個孩子,為什麼不可能心動呢?你到底在怕什麼?

生平第一次,她感覺到自己的心亂了。

靜站了好久,才將自己的心緒平復下來,再次抬頭,她的神色已經變了,變得非常冷靜,彷彿剛才的無措只是一種錯覺一般,雙目漠然,看向對面的他。

雙目相對的瞬間,她看到了他眼底並不是戲謔,而是一種非常隱晦的喜悅,似乎,他能夠看到她的內心,而他也是因為明白她的內心而喜悅。這一認知讓她很不開心,於是,她的目光淡然了,甚至可以說是冰冷了。

而他眼底的那一絲喜悅,在與她淡然的目光接觸的時候,驟然消失殆盡了。

彷彿有些失望,那失望讓她心裡一酸,但是目光依然冷硬地看著他,不慌不亂。

良久,他忽然回過身去,望著已經沒有一個活人的村落,一揚手,一簇火苗從他的掌心激射而出,只是小小的一簇,頃刻之間就將整個村落都燃起來。他要將這個村落的所有都付之一炬,包括哪些人的屍身,包括血魔谷留下的痕迹。

「我沒有救出他們,但至少要為他們報仇!」望著底下被點燃的村落,望著那大火熊熊,他的目光中閃著意味難明的光芒來,他的聲音輕輕地,卻帶著一種異常明顯的執著。

他的執著,讓她有些意外,她一直以為,他的實力是強橫的,他的性情是淡泊的。卻不曾想過,原來,他也有這樣的固執的一面,想到他的固執是因為除惡務盡,她心裡對她的好感又增加了幾分。

「你說的沒錯!」站在他的身側,看著熊熊烈火燃燒的村落,她說道,「這個血魔谷,的確太過殘忍,太過血腥,即便沒有今天的這件事情,這樣的一個組織也留不得。不光是要為安平村的人報仇,更是要為天下的人除害!」

聽到的她的話,他點了點,忽然轉過頭來,看著她,展顏一笑。

那是怎麼樣的一笑啊,令人心顫,令人自慚形穢。那一笑,如春花初綻,如秋月凌空,分明是絕艷,卻又非常高潔,在那一笑中,她愣住了,怎麼可以有男子如此美好!

其實,她自己也是美麗的,有不少的人都認為,她的笑容絕代無雙,但是他的一笑,卻與她的美是截然不同的風情,明明充滿了陽剛之氣,卻又充滿了誘惑。

這一笑被她徹底記住了,後來她想,那一刻他的笑,是不是專門為了誘惑她而來的?

「薛凌頂。」她聽見他的聲音在她的耳邊繼續傳來,「我承認,其他的女子,固然應該叫做初容,只有這個名字才是溫和的,但是你不同。」他道。

「也許,世間的女子,也只有你,才能夠當得起凌頂這個名字,也當得起凌頂這兩個字,你的想法就高出別人一籌,如果你無法凌絕頂,恐怕那才叫奇蹟呢。」

她也笑了笑,雖然不明白他為什麼忽然會說出這番話來,一個勁兒地誇讚她,但是,不可否認,在聽到這些話的時候,她的心情是非常愉悅的。

「你呢?」回頭看他,她也展顏一笑,在她笑著的時候,她發現發現他也有一瞬間的愣神,不由地心裡也是一喜,不過,她卻當做沒有看到,而是繼續說道,「說起來,我們也認識有三年,我都不知道你叫什麼?」

「我的名字?」重複著這句話,他長嘆了一聲,望向越來越大的火勢,良久,終於再次開口了,他說道,「長嘆力不足,試問何以安?你就叫我何以安吧!」

何以安?他到現在還不安嗎?聽到他的這句話,她也看向那村落中的熊熊大火,沉默了。她知道他現在的沮喪和追悔,他是在自責自己沒有及時趕到,沒有救出這個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