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九十四章 龍宮

第二百九十四章 龍宮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薛凌頂在說著話的過程,眼角的餘光瞥到了一邊何以安的表情,見他一副笑意盈盈的姿態,閑然淡泊的神情,只不過,那眼神寫滿了對她說的話,彷彿在說,以前怎麼不知道,原來你是這麼能演戲啊。

她的唇角忍不住抽了抽,不去看何以安,而是看著正在仔細打量著自己的那位蟹將軍。

「你真的只是想要看看龍宮?」蟹將軍問道。在薛凌頂說話時,他一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她,彷彿在探究,在猜測她說的話是真是假,他雖然被很多人罵愚笨,但是警惕心終究還是有的。

「當然是真的了!」心裡有些不以為然,但是她的態度表卻非常誠懇,那誠懇的模樣讓別人感覺到不相信她的話都是一種罪過,晶亮的眼底寫滿的神往,「那可是龍族啊,那是何等的高貴的種族,既然我來到這裡了,是不是天意讓我完成這個夙願呢,可惜——」

說著說著,她的語氣漸漸低沉了下來,神色黯淡了幾分,沒有繼續說下去,只給人感覺,她有無限的遺憾。這個過程,她始終沒有祈求蟹將軍什麼,似乎只不過是藉機表達出自己的內心的渴望而已,還是說一半,留一半的。

在她說這般話的時候,何以安始終沒有插嘴,只是一直看著,只不過,他眼底的笑意更濃了,不得不說,這個丫頭的確有表演的天賦,而且張弛有度,分寸把握地很好,如果她一味地去求那位蟹將軍,反倒是暴露了自己的意圖,像現在這樣,反倒更容易讓人相信了。

這蟹將軍本來不是非常聰明之輩,他何以安敢打賭,如果說蟹將軍剛才是半信半疑的,那麼現在,應該相信的八成,目前來說,這八成的信任度,完全夠用了。

「如果真的只是想要遠遠看看龍族的宮殿的話,倒也不是不可以,」果然,在看到薛凌頂的黯然的神色,那位蟹將軍原本懷疑的神色漸漸褪去,它歪著頭,想了好一會兒,終於壯士斷腕般做出了決定,對薛凌頂道,「今天,也算是你們的運氣好,不瞞你們說,你們現在所到之處,正好是深海邊緣,與龍族的宮殿也相去不遠了,只剩下五百里的距離。」

五百里的距離么?這可算是得來全不費功夫?薛凌頂的心裡驀然一跳,一股喜悅的情緒從心底生出,她的臉也不自覺露出幾分喜悅之色來。說真的,她沒有想到,居然會距離他們的目標那麼近。

她的喜悅表露地如此明顯,那一直注意著她的神情的蟹將軍自然也看到了,能夠感覺到蟹將軍那探尋的目光,她並沒有掩飾自己露出的喜悅神情,非但沒有掩,反而將自己的喜悅之情逐漸放大了。

「真的嗎?蟹將軍!」

她的語調微微提起,望向那位蟹將軍的雙目晶亮如星,唇角也掛起了因為開懷而非常明艷的笑容來。不過,笑著笑著,這笑容漸漸卻弱了下去。

她低頭,黯然道,「算了,我知道即便是蟹將軍告知與我,我們依然無法接近的,不管怎麼說,還是要謝謝蟹將軍的告知,即便是沒有資格去見一見龍宮的雄偉氣勢,知道自己曾經距離那麼近,也已經知足了。」

也許是她的這黯然太過真切,也許是她剛才的那一笑太過明艷,總之,蟹將軍對她的防備的警惕已經全然消失了,只剩下志同道合的喜悅和同情。

雖然眼前這是水族一直排外的人族,但是它卻依然安慰道,「雖然無法幫助接近龍宮,但是,想要遠遠看一看龍宮,我還是有辦法的,看到,豈不是要聽到更好?」

一邊說著,一邊漫不經心地掃了一眼站在薛凌頂身側的何以安,然後,將目光再次定格在薛凌頂的身,見到她愈加明亮的眸子,便再次說道,「這樣吧,你們跟著我走,我可以帶你看看這裡的龍宮,只不過,只是遠遠地看著。」

「太好了!」薛凌頂的眼眸明亮,神情喜悅,道,「謝謝蟹將軍,我們一定會感念您的成全之情的。」

「不用客氣!」蟹將軍一邊說著,一邊也掉轉頭,看向一個正東方向,停頓了一下,這才繼續說道,「你說的沒有錯,龍宮的確雄渾壯闊,的確氣勢非凡。」

薛凌頂與何以安對視了一眼,都沒有接話,而是沉默地等待著。

終於,那位蟹將軍揚起了下巴,身體開始不斷向前移動,並且,對他們兩人道,「那,你們跟我來吧!」

「蟹將軍,請留步!」在蟹將軍主動要求帶他們去時,薛凌頂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叫住了它。

「你又怎麼了?」調轉那有些僵硬的脖子,蟹將軍回頭看向何以安兩人,問道,神情有幾分不悅。

「蟹將軍!」薛凌頂自然也察覺到它情緒的變化,卻恍若未見一般,她一步步走前去,神情有幾分嚴肅,「如果您帶我們去了那裡,但是卻被龍族發現了,那麼,會不會對您有很大的影響?」

聽到她的這話,不光是蟹將軍有幾分意外,連原本站在她身側,現在已經被她快步給甩開的何以安,也都有些意外。

何以安神色複雜地看向了薛凌頂,如果說剛才的那些見聞,都是她在演戲的成分,但是現在,她嚴肅的神情和她的雙眸都說明了,她是非常認真的。認識到這一點,何以安眼底的複雜之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欣賞。

是啊,這位蟹將軍是被他們利用的,如果真的要因此受到懲罰,那麼,他的心裡同樣也過意不去。

她現在顧慮的是自己的安危,這一點,蟹將軍顯然沒有想到,它怔了怔,然後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