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二百九十七章 紫色光束

第二百九十七章 紫色光束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寵溺?怎麼會?他們以前可是對手,現在也不過是合作者而已,怎麼會有如此詭異的念頭呢?她不由地搖搖頭,將自己的這些莫名的念頭趕出腦海中,決定要專心的趕路。

然而,就在這一刻,她忽然感覺到一股淺淺的暖意從何以安的掌心湧出,然後向自己的手掌心湧來了,這股暖氣在進入自己的身體之後,開始四處遊走,很快就到了自己身體的四肢百骸中,使得她頓時原本的吃力之感消失了,反而覺得自己有了無限的力量。

心裡莫名一動,她卻沒有去看身邊的何以安,而是雙眼緊緊盯著前方,彷彿害怕自己眼睛一移開,就會迷路一般,迅速向前遊動而去。

因為與何以安兩隻手並沒有分開,所以,在她加快步伐的時候,身邊的何以安自然而然地隨著她一起加快了步伐向前方游去。

這次,因為有旗魚帶路,他們並沒有大費周折,除了趕路花費了一些力氣之外,就沒有在花費什麼心思,就已經輕而易舉地找到了龍冢。

龍冢的位置果然在深海的深處,甚至,龍宮所在的位置更加深入海底。

在看到龍冢時,她在送了一口氣的同時,也不由地眼睛一亮,因為,她居然能夠在水中看到如此醒目的亮光來,那是一道亮紫色的光芒,那顏色清亮卻也醒目,令人不能不喜歡這樣的顏色。

不過,那道紫色的光芒遠遠看起來,似乎是霧氣,但是,一想起何以安之前更自己說過的話,她就不難猜出,那是一種奇特的能量,那種對於剛剛出生的幼龍有很大的好處的能量。

而在那些紫色霧氣的正下方,果然擁簇著很多顏色各異、形態各異的龍族,並且似乎在上下浮動,似乎也在不斷盤旋著。看到這一幕,薛凌頂也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她簡直毫不懷疑,這裡,絕對是將這個大陸上所有的龍族都集聚在這裡的。

如果不是趕路的過程中,她知道了無妄之海無邊無際的話,如果她見識短淺一點的話,恐怕會做出眼前這些龍族佔滿了無妄之海大半空間的論斷了。因為,那種視覺的衝擊感實在是太大了。

在這麼多的密密麻麻擁擠不堪的龍族中,他們之所以能夠看到那道亮紫色的光滿來,自然也是因為那道光滿實在太高聳、太具有穿透力了。

看著這裡的一切,即便是任何一個人呢,恐怕都能夠分辨出來,這裡,應該就是龍冢了。

「我們找到地方了!」終於,同樣被眼前那些密密麻麻的龍族給震撼到了的何以安,終於在這時候開口了。而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的雙目狀似無意地瞟了一眼旗峰所在的方向。

薛凌頂聽到何以安的這句話,自然而然地放下了一路以來的些微忸怩,也看向那個方向,那個叫做旗峰的旗魚這個時候也停頓了下來,動作有幾分畏縮不前。但是很快,它就再次開始遊動,速度分明要比剛才更加加快了幾分。

看到那條旗魚的動作,薛凌頂哪裡還能不明白何以安的意思,要是真的讓這個旗峰給那所謂的敖大人給報信了,自己恐怕會有大麻煩吧。

心裡微微一沉,她正要上前去阻攔旗峰的退路,讓他無法報信。卻不料,在他剛剛要動作的時候,何以安的速度居然比她更快,剎那間已經上前去攔在旗峰的身前,然後,抬手……

也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麼,就見那旗峰忽然昏了過去,卻也不再向前遊動,而是漸漸地,緩慢地,向深海的深處落了下去,只一眼,但是薛凌頂卻知道,旗峰並沒有什麼性命之憂。

她與何以安對視了一眼,然後,便默契地向那個龍冢所在的方向緩慢靠近了。

之前在龍宮,看到這些龍族的住所,薛凌頂就憑那些龍宮能夠猜測出,龍族的體積必然不會小,但是,猜測,終究只是猜測。直到親眼見到了這些龍族的真正體積,她才切身體會到,這龍族的體積到底有多大了。

身長百丈,數百丈,都還只是小的,有些龍的軀體,憑藉她的目測,根本就見頭不見尾,見尾不見頭,可見那有多長?

多的數不清楚的巨龍在這裡很集聚著,體積都非常龐大,不免會給人帶來非常強大的壓力,但是,這樣也有好處,那就是,龍與龍之間的空隙也是非常大的,他們兩個可以毫不費力地在這些縫隙之間穿梭。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漸漸地,他們發現,根本就不需要擔心暴露行蹤什麼的,甚至,即便他們兩個人並沒有隱身,也不會被這些巨龍發現的,因為,這些龍族雖然大小不一,形態各異,但是,頭所在的方向卻是一致的,那就是,對著最中間的那道高高聳立的,直入天際的亮紫色的光束,眼神中都是濃濃地敬意,根本就不可能去看腳下還有兩個螻蟻般的人類正在覬覦它們最重要的東西。

因為這些龍族的不注意,也因為他們已經隱藏了行跡,所以,兩人大搖大擺地靠近了龍族不說,也同樣大搖大擺的靠近了那道紫色的光束。

一般說起來,這樣的繚繞的紫氣應該是空中出現才算合理,但是,現在卻是出現在水中,而且是深海之中。按理說,這應該是令人感到詭異的。但是,這道亮紫色的光芒非但不會讓人感覺到詭異,反而會覺得非常和諧。

一直到靠近這光束,她才終於發現這光束的東西的真面目,那遠遠看起來似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