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零二章 相看兩厭

第三百零二章 相看兩厭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因為沒有阻礙,所以,兩人很快就再次來到了那個紫色光罩的頂部。

「這是怎麼回事?」看著周圍空蕩蕩的一片,薛凌頂有些愕然,她明明記得眾多的龍族成員都聚集在這裡的啊,可是現在,為什麼一條也沒有,微微發愣過後,她忍不住開口向何以安問道,「那些龍呢?為什麼離開?」

「這個時候龍族盡數離去,原因一點都不難猜,想來應該是去迎接那位了吧!」因為是與薛凌頂兩手相牽一同上來的,所以何以安自然也看到這空蕩蕩的一片,看到了那些原本對自己圍追堵截的龍族居然一條也沒有了,但是。他卻沒有像薛凌頂那樣驚訝。非但沒有疑惑,反而還很淡定很肯定地回答了薛凌頂的問題。

「哦,原來如此!」薛凌頂明白了,便沒有多問,不過心裡卻升起了更大的狐疑。能夠讓龍族全族前去迎接的人物,要麼就是身份非常高貴,要麼就是實力非常強橫,當然,更有可能的是能力非常強的同時身份也非常高貴的。

看樣子,何以安居然與這樣的人有瓜葛,由此可見,他不但實力強橫,而且身份似乎也不是那麼尋常的啊。

「好了,我們趕緊進去吧!」何以安沒有注意薛凌頂臉色那若有所思的神情,而是雙眼緊緊地盯著眼前的紫色光罩頂部,也就是那透明光罩,對薛凌頂說道。

「好!」薛凌頂立刻從深思中回過神來,答應了一聲,然後,便在何以安行動之前,率先跨出一步,向那個光罩的內部走去。

「咦?這麼容易?」預想中的碰撞並沒有出現,想像中的狼狽也沒有出現,她進去了,而且是輕而易舉地進入了這光罩的內部,就好像那裡壓根就沒有什麼屏障一般。太過輕易,這倒是讓薛凌頂有幾分意外。

而且,在她輕鬆地邁進這個光罩的同時,何以安同樣也輕而易舉地進入了這個光罩之中,也沒有遇到絲毫障礙。

頓時,兩人面面相覷,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詫異之色。

「切,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就在這時,薛凌頂聽到了自己心裡一個傲嬌小屁孩的聲音,「有小爺我在這裡,這無妄之海中的哪一個屏障能阻攔地了你?真是的!」

「那他呢?」薛凌頂指了指何以安,下意識的問出了這句話,剛一說出來,便明白緣由了,因為他們兩個人兩手相握,氣息當然會有相通之處,屏障不能阻擋她,自然也不會阻擋何以安。

「這還用問嗎?你看看你們兩的手。」果然,心底中想起了炫傲慢的話語,末了再次加了個評價,「就連這都不明白,真笨!」

又是笨!薛凌頂無奈地搖搖頭,好吧,笨就笨吧!反正現在最重要的又不是討論誰比較笨的問題,而是——

「快點,我們先到海底再說。」薛凌頂剛要看向何以安,詢問接下來應該怎麼說的時候,就聽到他焦急催促的聲音。何以安很少有這樣焦急的時候,於是,她便沒有絲毫遲疑,跟著何以安的速度迅速向海底游去。

因為速度很快,所以,並沒有用多長的時間,兩人就已經到了海底深處。

「現在,將他喚出來吧!」薛凌頂剛剛站穩,還沒有來的及作出更多的反應,何以安就已經開始催促了。

因為知道何以安無論做什麼,都是為了保護炫,所以,薛凌頂便沒有懷疑,而是聽話地,將自己丹田中的小傢伙給叫了出來。

可能是感覺到了何以安鄭重的態度與那肅然的表情,炫這次卻態度很乖,一點都沒有之前半分囂張的氣焰,而是耷拉著腦袋,乖乖地站在薛凌頂的另一邊,說實話,何以安嚴肅起來的樣子,他還是有點怕的。

薛凌頂看看忽然乖巧起來的炫,再看看另一邊的何以安,頓時覺得自己還是什麼話也不要說的好。

只見何以安盯著炫,很專註很認真地看著他,那眼神似乎有猶豫,有掙扎,好像在做什麼艱難的決定一般,自始至終看也沒有去看薛凌頂。

忽然,他閉了閉眼,似乎做出了一個決定,神情有幾分不忍,也有幾分凌冽,放開薛凌頂的手,向前走了幾步,站在炫的身前,左手不知從何處拿出一個小巧精緻的三足鼎,右手卻忽然握成爪的姿勢,向炫的頭頂驀然抓去。

何以安的這舉動來的突兀,炫被嚇到了,他反應靈敏,頓時登登登登後退了好幾步,再次抬頭,看向何以安的神情滿是驚懼。

「你打算做什麼?」看到何以安的如此舉動,薛凌頂也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上前去拉住炫的小手,給他安慰。然後回頭問何以安。

語氣雖然有幾分冷冽,但是這句話,倒也不是質問,而是疑問。她相信何以安不會不利於炫的,但是,他現在的舉動卻是嚇到了炫,她心疼這個小傢伙,語氣便也有點沖。

「我想要抽出他的玄脈並且封存。」何以安淡然的說道,現在他已經平靜了下來,不再有之前的猶豫和掙扎。然而,他說的這句話不光是炫驚慌了,就連薛凌頂也忍不住後退了幾步,用眼睛瞪著何以安。

在這個大陸,所有人都知道,不管是對於靈獸也好,還是對於人類也好,玄脈,都是與生俱來的一種實力,或者說是一種能力。既然是與生俱來的,那就是絕對不能抽取的。一旦玄脈被抽出,那麼,被抽出玄脈的對象,輕則變成白痴或者廢物,重則喪命。

薛凌頂了解何以安,知道他並不是一個心腸狠毒之人,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會被何以安的這句話給驚到了,難道他真的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