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零五章 分離

第三百零五章 分離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我還能幹什麼?」何以安說著,看了一眼薛凌頂,語氣莫名,帶著一點淡淡無奈,雖然那一眼很快轉移了,但是薛凌頂非常確定自己沒有『弄』錯。剛才,何以安的目光,剎那間變得溫柔似水,那眼神,纏綿悱惻,似乎,她是他非常重要的人一樣。

不尋常,很不尋常,薛凌頂頓時明白了,何以安這是想要誤導對方,於是,便很配合瞪了一眼何以安,仿若不願別人看見一般嬌羞低頭。

果然,那青衣男子的目光還真的向她看了過來。雖然剛才何以安的眼神很快,但那一瞬間眼底的溫柔那人還是發現了,他可以確定,那溫柔半點做不了假。於是,他將傲慢的目光投向何以安身邊的薛凌頂身,那目光很放肆,好像打量貨物一般打量著她,這樣的無視與輕蔑,這讓薛凌頂非常鬱悶。

終於打量夠了,那青衣青年這才移開了視線,看向何以安,「這是你的戀人?」

他的語氣濃郁的嘲諷,「雖然長得還不錯,潛力也還過的去,不過,這實力嘛,可——」

青衣青年可以拖長了語調,卻不繼續往下說,明擺著是故意的,故意來挑起何以安的怒火。

「哼,我的眼光,總要好過你!」何以安冷哼了一聲,不悅地說道,「至少,在我的眼,她是獨一無二的,著夠了!」

「哦!獨一無二嗎?」輕聲哦了一聲,那青衣人再次打量薛凌頂,這一次,他的目光凌冽而具有穿透力,薛凌頂忍不住一陣陣惡寒,那種感覺真的很不好,好像自己從頭到腳都被看透了一般。

「原來如此!」打量了半晌,青衣青年這才說道,「怪不得我那眼高於頂的小師弟能夠看得這樣一個實力平平的丫頭,原來她是全系玄脈啊!」

一邊說著,他邪邪笑了一聲,眼神卻『露』出淡淡的妒意,「看來,小師弟果然是天命所歸之人,這樣的運氣都有!全系玄脈都能夠遇到!」

何以安沒有接話,但是,卻站在她的身前,阻擋出那個青衣青年放肆的視線來,語氣有些不善,「你看夠了嗎?」

「哦,看夠了!夠了。」青衣青年似笑非笑地道,「的確稀罕,那你好好保護著吧,全系玄脈呢,我將域可給翻了個遍都沒有找到,居然能夠被你遇到。可是,你可要藏好了,小心別被別人給撬走了!哈哈——」

語罷,便放肆地笑了起來,那笑聲,聽起來讓人心裡很不舒服。

「我自會保護,這個不勞你費心!」何以安臉『色』『陰』沉了幾分,說道。

那青衣青年斜睨著薛凌頂一眼,似乎正要對她說什麼。正在這時候,忽然有一個身著綠衣服的年輕人急匆匆地跑了來,附在那青衣人的耳邊,低聲說著什麼。

也不知道那人到底說了些什麼,卻見何以安的師兄臉『色』越來越『陰』沉,到最後,忽然怒氣橫生,一甩袖子,努道,「居然如此!」

說罷,便甩開步子大步向前走去,走出了幾步後,忽然停頓了下來,沒有回頭,卻是對何以安說的,「師弟,在外面玩太久可不好,玩夠了,記得回去啊!師父會擔心你的。」

那個師父被他特意重重讀了一下,聽到這句話,何以安的臉『色』驀然一變,抬頭看向那人的背影,目光閃現出一陣陣的複雜的怒光,似乎是悲傷,更是憤怒,如果目光能夠殺人的話,恐怕那人早已經被千刀萬剮了。

然而,那人卻彷彿很愉快,腳步輕快地離開了這裡,那人離開了很久了,何以安卻依然看著那人的背影,一動也不動,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我們走吧!」一直站在何以安的身側,薛凌頂終於輕輕地拉了拉何以安的手,輕聲說道,她的聲音也是空前的溫和,非常的溫暖。

「好,我們走!這走!」半晌,何以安終於從那種呆愣的狀態恢復了過來,回頭看向薛凌頂,目光也分外柔和,這樣的目光,倒讓薛凌頂一時有點手足無措,忙低下頭了。

何以安笑了笑,卻攜著她的手離開了原地。

兩人相偕離開了無妄之海向外走去,卻不知道,在他們離開之後,背後原本早該離開的青衣青年不知何時再次站在了那個位置,分毫不差,彷彿從來沒有離開過。

「閣主,為什麼要放他離開?好不容易遇到了,這樣的機會可遇而不可求啊,」在他的身側,剛剛出現過的綠意男子輕聲問道,語氣有幾分不甘。

「你以為,我會放過他?」青衣男子回頭看身邊的人,語氣冷然,目光冷冽。

「閣主!」那綠意人有些茫然地叫了一聲,有些不明所以。

「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放過他,而且——」頓了頓,青衣男子沒有繼續向下說,而是回頭問道,「怎麼樣,真的被他們給藏匿了,還是找到蹤跡了?」

「龍族的敖族長死活不承認!」綠衣人恭敬地低聲稟告,「但是,這無妄之海也不是鐵板一塊,終究還是被撬開了一角。

「那好,我們去看看吧!」青衣人說著,大踏步離開,這一次,算是真的離開了。

剛才發生的這一切,早已經離開的何以安與薛凌頂自然毫不知情。

這個時候,他們已經離開了無妄之海,到了海岸。往出走時,因為沒有遇到阻力,也因為不再是偷偷溜了,原本薛凌頂一直以為他們會走慢一點,誰知道,何以安的速度非但沒有慢下來,反而加快了很多,彷彿有什麼在後面拚命追趕一樣。

雖然心裡好,但本著對何以安的信任,她並沒有多問什麼,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