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零六章 三年

第三百零六章 三年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既然這樣,那些你想做,卻再也沒有機會做的事情,就讓我來替你做吧!」站在無妄之海的海邊,她輕輕說道,雖然她知道何以安是不可能聽到的,但是她不在乎,況且,這句話其實更多的應該是對自己的說的。

然後,最後看了一眼無妄之海,她回過身,飛快地向宗門中飛奔而去,因為,在宗門中,有一個人,應該知道何以安的相關信息吧。

於是,抱著這樣的心念,薛凌頂一路狂奔,很快就回到了星嵐宗,幾乎沒有絲毫的停頓,更沒有先回自己的地方,她首先向蕭寒煙的院落走去。

蕭寒煙正在練劍呢,看到突然出現的她,先是愣了一瞬,而這種愣神,在看到她難看的臉色,以及她獨自一人的聲音,便什麼都明白了,看了看林皓雪,道,「師父已經離開了吧?」

「你知道?」聽到蕭寒煙的這句話,她的雙眼頓時亮了起來,連聲問道,「既然你知道,那麼,你就知道他的身份對不對?你知道他將會去哪裡對不對?」

「不,我不知道。」有些無奈地看著薛凌頂焦急的神情,蕭寒煙還是苦笑著搖搖頭,話音剛落,他就看到薛凌頂忽然垮下的臉,心裡也是不忍,但是,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你怎麼會不知道呢?那不是你的師父嗎?」薛凌頂低聲道,與其說是詢問蕭寒煙,倒不如說是在喃喃自語。

「其實,將他稱作師父,也只不過是我一廂情願的。」看到了薛凌頂的沮喪,蕭寒煙也不忍,卻不得不解釋道,「我是在外出遊歷的途中遇到他的,他指點了我幾招,讓我實力大增,所以我便稱他為師父,只不過他一直沒有承認過罷了。」

「那你知道他的身份嗎?」薛凌頂還有些不死心,於是再次問道。

「我不知道。」蕭寒煙搖了搖頭,不過卻加了一句,「只不過,又一次我聽到了他提起關於終於的相關是一對,所以我猜測,他應該是從那神秘的中域出來的。」

「中域?」聽到這兩個字,薛凌頂的神情頓時萎靡了下來。中域,那是何等神聖而神秘的存在?尋常人幾乎聽都沒有聽說過,她又怎麼可能進入呢?

聽說,那是神域,那也是絕域。人們根本就連如何進入其中都不知道,更何況是進入了,即便是有偶爾幾個人僥倖進入了其中,卻也是有去無回。久而久之,就再也沒有人敢去那裡了。

雖然有些失望,但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穫,至少知道了一個關於中域的一個消息不是嗎?

告別了蕭寒煙,她回去自己的小院落繼續閉關了。

大自然的神奇之處就在於,即便一個四壁陡峭的山谷中,卻能夠一片美麗的花海,甚至,就連陽光都無法照射下來,這一片花海到底是怎麼形成的?

也許是因為有這樣的好奇心,一個美麗的紅衣少女在山谷的開端停留了一會兒,然後,帶著探究的心情向這山谷中走去。少女看起來雙十年華,五官精緻動人,身材玲瓏有致,一襲紅衣勝火,似乎這就是所謂的絕艷。

這個少女,自然正是薛凌頂,四處滅除血魔谷與獵魂宗,並不斷找尋何以安的薛凌頂。

到現在為止,三年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何以安已經消失了整整三年,這三年間,即便她已經走遍了東西南北四大地域,可是,卻再也沒有遇到何以安,他就這樣消失了,彷彿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當初與何以安朝夕相處時,她一直沒有意識到什麼,直到分別之後,她才終於發現,她很喜歡和何以安朝夕相處的日子,她很喜歡那些與她仗劍天涯的生活,是的,很喜歡,那才是她想要的生活。

其實,自從何以安離開後,她也一直浪跡天涯,但是,這樣的日子總是覺得少了一點什麼,她一直覺得心裡有一塊地方的空的,那個時候,她還不知道,那種感覺,叫寂寞;那種期待,叫相思。

所以,她開始四處尋找何以安,三年的時間,她的腳步踏遍了她所知道的每一寸土地,她走遍了南嶼,東陵,西川以及北漠的每一個角落,可是很遺憾,她終究還是沒有看到何以安的影子,沒有找到他。

看來蕭寒煙說的是真的,何以安,果然不屬於這四域,而是屬於那神秘的中域,這三年來,她不是沒有想過去中域那個地方,可是,即便她想盡辦法,卻還是找尋不到前往中域的路。

但這三年的找尋卻也不是白費,她終究還是找到了一點線索,那就是:進入神秘的中域,必須要經過咒界,關於咒界,她知道的並不多,只是知道,那一個地方也很神秘,不過神秘程度比起中域就差遠了,至少她知道,咒界是在西川與北漠之間。

得到線索之後,她沒有絲毫遲疑,就向咒界的方向走去。

因為習慣了找尋,因為習慣了一次次失望,現在的她漸漸開始淡定了。所以,即便是趕往咒界的途中,她的步履卻還是閑適安淡的。

這一天,她正經過一個山崖,這個山崖陡峭,高聳入雲,但是,山谷中卻四季如春,繁花似錦,這將的環境很美,讓她有些流連忘返,所以行走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漸漸地,向山谷之中走去了。

山谷很美,她的腳步很緩慢。終究有人比她還緩慢。

即便她的腳步非常緩慢,但是走著走著,卻忽然發現這個山谷中居然還有人,而且人數還不少,有十幾個呢,而且,看那些人的樣子,似乎在急切地尋找著什麼,速度不快,至少要比她還緩慢,因為緩慢,所以,非常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