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一十章 他,我救定了

第三百一十章 他,我救定了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當薛凌頂的那句話說出來之後,頓時,人群中炸了開來,所有的人都眾口一詞地開始指責薛凌頂,言辭激烈,他們都是山嶽宗的人,在他們的眼中,這位福長老,可是高高在上之人,卻被一個根本就沒有資格來拒絕的人給拒絕了,他們怎麼能不激動,怎麼能不憤怒,怎麼能不同仇敵愾呢?

那位綠衣老者福長老見此情景,也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微微皺了皺眉頭,張了張嘴,似乎想要阻止這些激動的人群,但是,不知什麼原因,猶豫了一下,卻還是沒有說話。

站在山嶽宗宗主另一側的灰衣老者一直目光低垂,沒有開口說話,別人也看不到他的表情,他與綠衣服福長老境界相仿,福長老能夠察覺出薛凌頂的實力,他自然也能夠察覺到,但是,他卻沒有開口阻止那些群情激奮的弟子們,誰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當然,激動的弟子們,薛凌頂發現了,卻沒有理會,同樣,那神色各異的兩位長老,林皓雪也發現了,但是她同樣沒有理會,她的目光始終只是落在那位中年男子的身上。想要從他的身上看出幾分端倪來,可惜,她還是失望了,因為,中年宗主和灰衣花長老一樣,同樣雙目低垂,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來。

唇角撇了撇,幾乎不用怎麼想,她就知道了這三個傢伙的心思,他們放任其他弟子對她的指責,就已經是另一種意義上的表態了,他們是無論如何都不願意放他們走的。

幾乎是下意識地,她看了一眼身邊的何悅城,何悅城只說了那一個「我」字之後,就再也沒有說出哪怕一句話,但是這一刻,薛凌頂卻看到他雖然強自鎮定,但是卻已經微微顫抖的身軀,那不是恐懼,而是心寒。

就在這剎那間,薛凌頂便決定要帶他走,只為了他這一瞬間舉世皆敵的孤立無援,只為了他的倔強與堅持。任何人都不知道,在她的內心深處,始終認為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是孤立無援的。她與他,可以說是同命相憐的,既然如此,為什麼不出手幫他呢?

她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看向何悅城的目光多了兩分溫度,「你願意跟我走嗎?」她問。

聽到這句話,何悅城驀然抬起頭來看向她,那雙眼睛晶亮無比,是激動,是不可置信,還有一些莫名的傷感。雖然一句話也沒有說,但是,薛凌頂讀懂了那雙眼睛中所蘊含的深意,那是意外,卻還有幾分不敢。

「我當然是一萬個樂意的,」何悅城道,但是,很快,他的語氣又沉重了下來,「可是——」

「這沒有什麼可是的,」薛凌頂打斷了他的話,再次看向對面聲音漸漸地低下來的山嶽宗的弟子們,看向那三位山嶽中的主事者,眼底的深處卻是幾抹鄙夷之色,「你也看到了,你的宗門中人,似乎並沒有怎麼把你放在心上。不,他們是不會放過你的,你覺得自己還能夠繼續待下去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何悅城的語氣多了幾分焦急,「我只是擔心,我會給你帶來麻煩的。」

「不會!」薛凌頂回答的更加斬釘截鐵,語氣輕挑,神采飛揚,「相信我,沒有任何人能夠找我的麻煩!」

相信我,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夠找我的麻煩,何悅城抬頭看著眼前這個絕美紅衣女子的側臉,看著她眉宇之間飛揚起來的神采,頓時說不出話來,這句話,如此狂妄,如此囂張,但是被她說出來,他就是相信了,莫名地相信,沒有任何理由。

薛凌頂不知道,她的這句話,給眼前的這個少年,造成了多大的影響,甚至很多年以後,都始終是他永遠堅信的信仰,即便她已經消失了,即便她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他卻始終貫徹執行著,並且做出了很多的延伸,諸如:她喜歡的,就是她的,不是也是,沒有任何人能夠拿她的東西;她所說的,都是對的,沒有任何人能夠反駁她……

此刻,薛凌頂卻看著對面的山嶽宗的宗主,道,「這人我帶走了!」

這不是詢問,而是肯定,雖然聽起來語氣輕輕,但是態度卻異常囂張霸道,顯然並沒有將這些人的態度放在心上。

毫無意外的,薛凌頂的這話,再次引起了山嶽宗中弟子們的不悅與奮力反駁:

……

「哪裡來的妖女,如此膽大妄為,居然敢帶走我們山嶽宗的弟子!」

「什麼弟子,早已經被山嶽宗除名了好吧,他現在就是一個妖怪!」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

「哼,說不定是那妖女的勾引下,他才變成現在這個鬼樣子!」

……

憤怒之中的弟子們,說話越來越過分,越來越不堪,原本薛凌頂還是沒怎麼放在心上,,但是聽著聽著,薛凌頂的神情忽然變得難看了起來,臉上也多出了幾分怒意。不管她有多厲害,不管她實力有多強,但她終究是一個女子。任何一個女子在聽到這樣過分的言辭,想要不生氣,那是不可能的。

「不是的,不許你們這麼說我悅城哥哥!」在對面,那位中年宗主的女兒一直在為自己的師兄辯駁,可是,她畢竟只有一個人,即便竭盡全力,聲音也很快淹沒在一片嘈雜聲中了,漸漸微不可聞。

「聒噪!」薛凌頂忽然怒了,她驀然抬手,右手中指與拇指輕輕一彈,一道道微不可見的空間漣漪漸漸散開去,向那些口出污言之人包裹而去。這個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