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一十五章 葛長老

第三百一十五章 葛長老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既然如此,那你還等什麼?」怒瞪了一眼何亦然,薛凌頂繼續道,「不要告訴我,你這是在故意逗我的?」

「嗯,你說對了!我就是這個意思。」何亦然非常誠實地點點頭,但是,在薛凌頂將要發怒之前,快速地繼續說道,「不過,雖然我無法破解這個咒陣,但是與空間有關的東西,我卻能夠試試看找到其中的破綻,在我找這個破綻的時候,不能被打擾,也要保證心情的安寧,要是心情不平靜了,可能就會失敗!」

什麼叫心情不平靜?即便何亦然沒有說,薛凌頂也能夠明白他的意思,憤怒、生氣、委屈、悲哀等都叫做心情不平靜,要是被指責了,當然會憤怒生氣了。

薛凌頂原本要發作的,但是,卻被何亦然的這話給堵了回去,不得不暗自感嘆,看來有求於人就是這點不好,至少不能盡情進行發泄了。雖然她很想問一下,得意算不算心情平靜,但是為了能夠快速接近那個咒塔,薛凌頂終究還是選擇忽視了何亦然唇角那明顯的翹起,裝作沒有看見他得意的表情。

不得不說,何亦然對空間的感知的確很強大,只見他的緩緩閉上了雙眼,然後,伸出雙手,對著面前的虛空指指點點,他所指的那些地方,即便薛凌頂睜大了眼睛,卻依然感覺不出什麼奇特來。

但是,在他的就這樣輕輕一指之下,薛凌頂卻能夠感覺到周圍的玄力已經發生了某種變化,漸漸地出現了一陣陣的波動,玄力的濃度發生了某種變化,而且還在有規律地繼續著。

「好了!」薛凌頂還在努力研究這些發生了變化的玄力波動規律時,忽然聽到何亦然的聲音已經傳進耳中。

「這就好了?」薛凌頂將信將疑地看著已經拍了拍手,停止了繼續動作,向她看過來的何亦然。

「當然是的!」何亦然斜眼瞅著她,可以做出一副被小視了的憤怒模樣,「你居然不相信?你這是在懷疑我的能力?」

「好吧!我信還不行嗎?」無奈的咧了咧嘴,薛凌頂決定不在與他爭論這個懷疑與相信的問題,手一揮,大踏步向前,瀟洒地說道,「我們走吧!」

「好的。」何亦然道,他立刻恢復了薛凌頂小跟班的角色,很溫順乖巧,剛才的不甘與憤怒消失的無影無蹤,與先前對薛凌頂戲弄的時候判若兩人,讓人很難將這不同舉動的他看做一個人。

薛凌頂頓了頓,無奈地抽了抽嘴角,好吧,她算是明白了,這個小傢伙簡直就是變臉如翻書,於是自安慰道,不生氣,不與之計較,與一個小孩子,有什麼好計較的?

這一次,他們向咒塔走去的時候,果然不再像之前那樣,看似近在咫尺,實則遠在天邊。這次並沒有花費多少時間,他們兩人就來到了咒塔之下。

哇,人好多!

雖然剛剛進來時,他們就已經看到了很多的人在這裡忙忙碌碌,行色匆匆,人數看起來一點都不少。然而,在真正接近這裡的時候,他們才知道,自己還是看走眼了,這裡的人何止是一點都不少,那簡直是非常多好不好?

這些人都穿著黑白相間的衣服,一個個神色面色凝重,有的要進入咒塔,有的則是剛剛走出咒塔。準備進入咒塔的人神色肅然,態度虔誠,而剛剛走出咒塔的人則是神色各異,有的若有所思,有的欣喜若狂,有的則是面色鬱郁,等等,不一而足。

薛凌頂與何亦然站在一邊,看著那些從咒塔中進進出出的咒師們,沒有驚動他們,只是這樣看著。

然而,很長時間過去了,依然沒有人來理會他們,甚至,那些人看都沒有看他們,只是步履匆匆,神色各異,都在做自己的事情,彷彿什麼事情都與自己無關一般專註異常。

剛才薛凌頂與何亦然兩個人還被那些原著居民們所懼怕,可到了咒塔之下,卻被如此顯而易見地無視了。

「這是怎麼回事?」半晌,何亦然終於忍不住開口了,他這話是對薛凌頂說的,當然,他也只能對薛凌頂說,因為,其他的人根本就不會注意到她們兩人。

「似乎,這些咒師們都很忙?」薛凌頂瞅著那些人,猶猶豫豫地說道。

「這個我也能夠看出來的啊!」何亦然強忍住翻白眼的衝動,繼續道,「你覺得,他們這是在忙什麼?」

「這個?」薛凌頂撓了撓腦袋,想了一會兒,這才說道,「這應該是與咒師的考核有關吧?」

說完之後,她又想

istyle=『color:#4876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istyle=『color:#4876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了想,終究還是不甚確定,繼續道,「要不,我們去問一問?」

「當然可以!」何亦然這次回答的那叫個斬釘截鐵,理直氣壯,氣吞山河,「不過,還是你去問問看吧,我相信你會安然無恙地問出結果來的。」

「這個,還是再等等吧!」薛凌頂心虛地壓低了聲音,開什麼玩笑,看這些人那個專註勁兒,要是真的打擾了他們,恐怕立刻就會被群毆吧?為了不被暴揍,她覺得還是忍一忍比較好,好奇心雖然很重要,但是比起挨揍,還是略遜一籌的。

沒想到,他們這一等,就等了一整天,一直等到了天色漸暗,卻依然沒有人來理會他們。

「算了,我還是去問問吧!」終於知道他們要是再這樣站下去,恐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