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一十七章 長老會議事

第三百一十七章 長老會議事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應該是這樣的!」何亦然點點頭,說道,「不然,那位葛長老不會如此迅速決定要讓我魂飛魄散,他不是濫殺無辜之人,之所以這麼快決定了,也只是在忌憚我的煞氣而已。他們是擔心,有一天我體內的煞氣會爆發,那時候,會給別人、甚至整個咒界帶來災難。」

「那你不怪他么?」薛凌頂小聲問道,有點心疼何亦然。

「不!」何亦然搖搖頭,繼續道,「我不會怪任何人,真要怪的話,也只能怪我的這個身體讓別人不安,即便是將我養大的師父都會選擇放棄我,更何況,他們只是一些外人,素昧平生的陌生人而已。只是——」

只是什麼?何亦然停了下來,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是薛凌頂卻能夠明白他的未盡之言是什麼意思,只是難免會有些難過而已,是啊,任何人被如此排斥,應該都會難過的吧?

「你放心!」薛凌頂抬起手,拍了拍何亦然的肩頭,安慰他道,「只要有我在,你不會是孤身一人的,相信我,我會幫你的,我會想辦法去幫助你的。」

「我知道,」何亦然的語氣沉沉,帶著絲絲的欣慰與暖意,「謝謝你!」

「不客氣,你也不要覺得欠我的,因為,你也能夠幫我很多的事情啊。」薛凌頂洒脫地一笑,說道。突然,她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來,「你說,方才那到底是怎麼回事?那位葛長老是怎麼發現你體內有煞氣的?」

「這個,說起來也沒有什麼,只是你不要擔心。」何亦然對薛凌頂解釋道,「其實,這段時間,我一直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煞氣隱隱有了躁動的跡象,但是被我用玄力和意念之力儘力給壓制住了。只不過,在進入咒界的時候,因為強行動用了意念之力,這導致壓制煞氣的意念之力明顯不夠了,所以在進入咒界之後,還是漸漸顯露出來。我想那位葛長老也是因為這樣的波動,才能夠發現我身懷煞氣的吧?」

「原來如此!」薛凌頂的眉頭緊鎖,有些擔憂地問道,「這麼說來,你的煞氣快要發作了是嗎?」

「嗯,快了,應該在這兩天。」何亦然點點頭,道,而後反問薛凌頂一句,「你知道的,煞氣發作起來會六親不認,你怕不怕?」

「不會。」薛凌頂搖搖頭,神色確實很冷靜,「既然如此,那麼你好好休息,接下來,想要與煞氣相對抗,你還會遭受到很多的苦楚的。」

「嗯,我知道。我會的。」何亦然點了點頭,很聽話的閉目開始養神了,薛凌頂說的沒有錯,接下來,他需要耗費的精力會是前所未有的,那個過程,也會很艱難。

在何亦然開始閉目養神之後,薛凌頂也沉默了下來,她心裡非常清楚,接下來不光是何亦然,恐怕她也有一場硬仗要打。這次的煞氣的發作,何亦然要是能夠扛下來還好,要是萬一抗不下來了,還需要她來出手,到時候,她需要消耗的時間和精力絕對不會何亦然更小。

兩人都陷入了休息與蓄力的過程,一時間,小小的咒屋一片安靜。

不管是薛凌頂也好,還是何亦然也好,他們都在為接下來可能出現的煞氣爆發而積蓄力量,殊不知,在他們所不知道的某個地方,已經有不少咒界的大人物,因為他們兩個人開始舉行了一場空前鄭重的會議。

咒界有很多的院落平房,唯一的不是平房的建築物是那高高矗立的咒塔。咒塔看似非常高,高不見頂,但是,生活在咒界的人都知道,這個咒塔其實高達九十九層,因為是極數,所以咒塔只有九十九層,並沒有第一百層。

當然,關於九十九層的這個消息,很多人都只是聽說,他們也只能聽說了,因為根本沒有人能夠進第三十三層以的地方,如何來證明真假呢?

當然,也正是因為沒有人去過,三十三層以顯得神聖而神秘了,所以咒界很多人都在努力,想要登第三十四層。原本在薛凌頂兩人在外面見到的那些行色匆匆的人,是努力想要登三十四層的人。

此刻,在咒塔的第三十三層靠右邊的一間偌大的房子里,有數十人聚集在一起,這些人看起來年歲都不小,和之前薛凌頂見到的葛長老年齡差不多,甚至有些看起來要葛長老更加年長一些,他們是咒界長老會的成員。

現在,這裡的數十位老者都是臉色凝重地坐在各自的位置,目光卻很一直地盯著葛長老的身,說起來,葛長老的位置其實是等偏下的,但是現在的情況,反倒像他是在所有人的心一般。

「老葛,」坐在最位置的三位老者一個開口了,他的神色也是同樣的凝重,「你仔細說清楚,今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是,大長老。」那位葛長老在這個人的面前,態度卻非常恭敬,和外面其他的咒師對他那種恭敬的態度簡直是如出一轍。

恭敬地應了之後,葛長老邊將何亦然和薛凌頂先後出現的事情一一道來,果然如同何亦然所猜測的那樣,葛長老的確發現了何亦然身體的特殊性,發現了他體內的煞氣。

「遇到這樣的人,你為什麼不地處決呢?還將他留下來?」當葛長老說到發現何亦然身體煞氣的時候,有一位略微年輕一點的男子立刻站起身來,男子情緒激動地說道,「難道,你忘記了三年前進來的那些人了嗎?他們給我們咒界幾乎帶來了毀滅性的打擊,要不是大人及時出現,我們——,你怎麼還不吸取教訓?還縱容他們?」

這位男子的話頓時讓整個房間的所有的人都沉默了下來,他們原